*

upload_article_image

揭秘:1974年毛泽东因何事骂哭江青?


毛泽东和江青(资料图)

本文原载于《同舟共进》2012年第5期,原题为“江青为何焚烧自己的得意之作?”

总理精心布置5号楼

1972年2月21日上午11时,美国总统尼克逊访问中国。中美之间关闭了几十年的大门打开了。

其实,早在1971年7月9日,基辛格就秘密来到北京,为尼克逊访问中国打前站。基辛格来时,准备安排他住在钓鱼台国宾馆5号楼。周总理对5号楼内房间里的摆设和招待一一给予指示。他对参与接待的负责干部说:我们欢迎人家来,就得热情,否则就太不礼貌,但也不要强加于人。他要求接待人员脑子里要有这样的意识--一切言行举止都从有利于这次中美高级会晤气氛出发。

当时钓鱼台国宾馆各楼楼道和房间里陈设的工艺品,染有很浓的“文化大革命”色彩,像墙上挂的宣传画,以及有红卫兵形象的瓷塑等,都被更有鉴赏价值的文物、国画所取代。楼内摆放的报刊,也作了一番挑选。基辛格住的房间里放进了由国宾馆赠送的大花篮。

我方尽管作了精心安排,还是发生了意外。一天下午,基辛格的助手、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东亚事务助理约翰·H·霍尔德里奇拿着一叠新华社英文新闻稿找到接待组负责联系的人员,他指著封面上的毛主席语录,问这是怎么回事?

联络人员一看,那段语录摘的是:“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倒美帝国主义及其一切走狗!”霍尔德里奇说:“这是从我们个人的住房里搜集到的,我们希望这些新闻稿是被错误地放到了房间里。”美方人员误认为这是中方怀有什么用意特意这样做的。

这件事后来向毛主席做了汇报。毛主席听了以后,不但没有批评,反而哈哈大笑,对在场的人员说:你们告诉他们,那是放空炮。他们不是也整天在喊要消灭共产主义吗?这就是空对空吧。

当毛主席会见尼克逊时,美国人又提起“放空炮”的事。毛主席说:“大概我这种人放空炮的时候多,无非是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倒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各国反动派、建设社会主义这一套。”尼克逊笑着指指自己:“就是(打倒)像我这样的人。”毛主席说:“就个人来说,你可能不在打倒之列,可能他(指基辛格)也不在内。都打倒了,我们就没有朋友了嘛。”

毛主席说要挂几幅古画

对于5号楼出现的意外,毛主席虽然没有批评我方工作人员工作上的疏忽,但对此事还是认真对待的。1972年美国总统来华前一天,毛主席对周总理说:“在美国总统所住的楼房内(钓鱼台国宾馆18号楼)挂上几幅清朝的古画。”周总理按照清朝的不同年代,选了36幅国画,写了一个单子,交给了毛主席的管理员吴连登。吴连登拿着那个单子找到了国家文物局局长王冶秋,请他查找,找全以后送给总理选择。周总理在其中又精心选择了13幅丹青大师的国画,悬挂在18号楼内。

1974年10月间,江青突然要新华社摄影师杜修贤为她放大其摄影作品。杜修贤等人按照影展规格放大了78张不同尺寸的照片。将照片送给江青时,杜修贤等人才知道放大这些照片是为了取代18号楼清代的国画。江青看到照片后,颇为兴奋,她说:“这些牡丹、月季、海棠…还有这个石榴换上去。11月5日以后,有两个国家总统要来访问中国,要抓紧时间换上去。”她用挑选的13张花卉照片取代了国画,挂在18号楼的主厅里。但这些照片只挂了3天就不见了。等人们发现时,13张国画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大家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江青被批“夜郎自大”

原来,周总理看到江青换上她的摄影作品后,不好说什么,就对王海蓉、唐闻生讲了,请她们在方便的时候报告毛主席。一天,她们借汇报接待外宾工作情况时向毛主席讲了江青更换照片的事。当时,毛主席什么话都没说。等她俩走后,毛把江青叫到中南海游泳池。因主席很久没有主动召见,江青去了以后表现得很高兴,还以为有重要的事情跟她讲呢。正高兴着呢,毛主席发出了质问:“你在钓鱼台搞了一些什么名堂?你有什么权利可以摘下国画,挂上你自己的作品?夜郎自大,这样要不得!你回去立即统统给我摘下来!”

江青听了毛主席严厉的指责,大哭起来,走出主席办公室时还在哭。回到钓鱼台,江青忍痛割爱,很不情愿地把她的摄影作品从18号楼的主厅内摘了下来,又叫工作人员搬到她住的10号楼的天井里,堆放在一起进行焚烧。烈火熊熊,火星四溅,她在一旁监视著焚烧完毕,望着一堆灰烬,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焚烧现场。

江青酷爱摄影艺术,她善于学习,肯钻研,能吃苦。她曾拜过著名的老摄影家吴印咸,上海新闻界的元老许大刚,新华社摄影部主任、摄影界享有盛名的石少华为摄影老师。她拜师学艺很是执著。石少华对她的个性早有耳闻,便以工作太忙为由婉言谢绝了江青的邀请。后来,她将此事报告了毛主席,由毛主席出面将石少华请到了中南海菊香书屋,说:“石少华同志,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收她做学生吧!江青身体不好,有病,不能从事紧张的工作,你收她,一可以调剂调剂她的生活,二也可以学一点儿东西。”毛主席对家属子女一向要求很严,很少给他(她)们提供特殊要求。可以看得出来,毛主席是支持江青学摄影的。

江青从她的老师那里学到了不少知识和技术,加上她自己的勤学苦练,摄影技术很有长进。后来,她称自己是半个摄影专家,这并不过分。我看过她上千张照片小样及上百张她自己裁剪后请新华社放大的照片,的确不错,很值得欣赏。但是,她把自己的作品挂到招待外国元首的庄重场所是不合适的。话又说回来,如果江青知道18号楼内挂上的国画是毛主席的主意,周总理执行的,还敢随便摘下来换上自己的作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