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湾壹仔高层懒叻得罪发行商 我负责善后饭都食唔落

不够壹个月,台湾壹周刊,就要诞生。但是壹周刊内部,新请回来的台湾本土高层,就接连给我麻烦。

由香港去台湾,由揾地方,落脚在台北市傍的新店市;到找人见人请人,做到冇停口又冇停手及脚,𠮶脑要做决定,更加不能停。这段时间,名中医张灿勋,把完我手上的脉象,对我说,小强你身体大件事。手脚人攰,辛苦就要懂得停。但是脑攰辛苦,就不懂停。所以好多决策者管理层,放假就去学炒𩠌,去马会看赛马。将工作思考,放在一旁。你的脉象,话我知。你的脑及心,不懂休息啊。

当时,真是不能停。真是安完外,整完内部,竟然又被叫我去台湾打拼的壹周刊给我人麻烦,真是令我既费解,又头痛。刚上任不久的台湾壹周刊总经理,大名叫坎肥。这位坎肥仁兄,传闻黎先生,从台湾轩尼诗XO拔兰地,高薪挖掘,加盟到台湾壹传媒,作为壹周刊总经理。经他新请的发行总监,大名叫温神,通知约我一起去7仔,与7仔书报销售物流谢总经理开会。原本我们公司高层,与他们7仔同仁,关系不错。但是去到开会,竟然见坎肥哥,一坐下,说话不多句,一开口,就无端端去开波,闹晒所有开会7仔中小超高层与会者!

上到7仔会议室,坎肥哥坐下,黑面不开口。但是当坎肥哥,一打开嘴巴,坎肥哥就好像,壹周刊爆政商名人猛料新闻,同样咁震惊。开口第一个字,坎肥哥就拍抬:“点解我们壹周刊,做什么封面故事,还没出版,就要将封面故事,预先通知你们,7仔连锁店?”

谢老师就答咀,“你们壹周刊,还没出版,就宣传到、全台湾,任何地方,都有壹周刊的狗仔队。全台湾电视报纸,及坊间人人讲到,好似你们,壹周刊将相机镜头,放在政商名人,及明星的床下底,偷窥影相来报导。他们个个政商,影视名人,都开声又举手,话要杀死,你们壹周刊的狗仔队。令我们售卖者,担心陪你们壹周刊,给告到法院,我们可以怎样办?”

坎肥哥闹完7仔,及所有与会者,答都不答谢总经理,坎肥哥起身就走。我就眼光光,口呆呆,动都不敢动,心里给头上冷气机的一服寒煞风,直吹入心坎里面。当时感觉,这次壹周刊出版,真是给坎肥哥弄到前路坎坷啊。直至我们,的总经理李佩玲开声说,“玩完喇老板,走得喇。”我才在梦中醒过来,起身向谢老师, 深深叩头鞠躬道歉,如今忘记,当时说了几多,对不起。

回公司期间,坐在车内,望住车窗外,发呆地想。下车步入公司又想,放工吃晚饭又想。真是当时,吃陈水扁最喜爱的台湾国宝级,明福菜馆佛跳墙,都不知其味。路上回宿舍又想,上床瞓觉都要想。全台湾万多间,连锁销售点。7仔连锁店,五仟多间,占超逾过半。他们7仔不卖壹周刊,我就死得。给李佩玲电话,帮忙查查,谢老师前生今世的背景。早上回到公司,李佩玪走埋我的办公桌子坐下,说“谢老师早年做学校老师,他的少年老死同学,做了7仔开荒牛的行政总裁,找他一起,到7仔打江山。所以谢老师说不卖壹周刊,他的老死同学,一定支持他。再者,他们大老板。统一财阀老友多,不卖壹周刊,就当送个人情,给政商影视名人礼物。再加上,卖不卖得,都未知?所以今次7仔,应该九成九,不卖壹周刊。全台湾有一半,零售店不卖壹周刊。壹周刊,真是,雁起行飞而拆翼啊。小强老板,这件事,咁大件事。怎解决啊,小强大老板?”

我再想起,黎老板在壹传媒的高层亲人曾说,去台湾做出版,一定要搞掂7仔,不是就死梗。想起心内就发麻,再而全身发软,瘫痪在椅子上。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