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说好的一切自由开放都是假的

过去我们一直以为是开放的东西,原来不真的。在毫不紧急的情况下,美国总统普特朗普却在5月15日签署行政命令,以“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为由,指有外国敌对势力对美国的通讯系统构成国家安全的威胁,禁止美国公司与中国的华为做生意,既不可以买华为的产品,也不可以卖商品或服务予华为。

谷歌随即宣布停止与华为手机的业务往来,意味着华为不能再使用更新版的手机安卓系统。换言之,当谷歌更新版本后,华为手机不但用不到Google Play应用程式商店,Gmail电邮软件、YouTube网上视频应用、Google Map地图和Google Chrome浏览器等其他的谷歌应用软件,将不能够在华为手机上使用。过去谷歌不断推送逼人用的东西,华为手机用户将不能用。

2007年智能手机刚起步的时候,苹果发展自己的iOS手机操作系统,而谷歌则发展安卓(Android)系统,但由于谷歌自己做手机不成功,便把安卓开放给其他的智能手机制造商使用,与苹果的iOS系统竞争。谷歌透过安卓系统的应用软件商店分成,开发了一门相当赚钱的生意。

当大家都相信了安卓系统是一个开放系统的时候,突然在美国总统宣布的一个子虚乌有的紧急状态下,就可以指令谷歌把一家手机制造商排除出去安卓系统之外。所谓自由市场原则,原来是假的,所谓开放的软件系统,也是假的。在特朗普一句“America first”,在美国国家的利益前提下,美国提出那怕是不成理由的理由,就可以禁止别人使用原本开放的东西,否定自由贸易,扼杀商业竞争。

这还不止,美国更禁止英特尔、高通、博通等芯片制造商供应零部件给华为。去年,华为一共采购了1700亿美元的零部件,当中从高通、美光、英特尔购买的芯片和智能手机处理器就达到110亿美元。同样地,美国总统一句“国家安全”,这些公司就不能再向华为供货,目的就是要卡压华为的手机和5G电信设备的生意和发展。当美国可以这样直接地运用行政手段、赤裸裸地打压商业竞争对手的时候,美国向来推崇备至的自由市场和自由贸易理念,变成一个大笑话。这些原则,原来只是对美国有利时才会用。

华为手机不能够再使用谷歌的手机软件,势必影响到华为手机的欧洲市场,因为欧洲人已习惯使用谷歌的Gmail、Chrome和Youtube。不过比较幸运的是,由于中国向来禁止使用谷歌上述的手机应用程式,内地人都没有使用的习惯,华为手机在国内市场反而不会受到冲击。回想当日中国政府禁止谷歌的应用程式在中国使用,当时也被批评为封闭市场,现在看来,或许中国下禁令是出于政治原因,但幸好有这些禁令,令到中国用户不惯用谷歌的产品,华为才不至于连中国市场也被人扼杀。

华为对此也并非毫无准备,很早以前已成立芯片子公司---海思半导体,美国政府的禁令一出,海思半导体的总裁何庭波便向员工发信,说美国在作毫无依据的情况下封杀华为,做出了最疯狂的决定,令海思的后备方案,一夜之间变成正规方案。

至于手机的操作系统,华为也做了两手准备,华为原来早于2012年,已开发了自己的操作系统。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曾表示,“华为已准备了自己的操作系统。如果不能够使用谷歌和微软的操作系统,华为便会启动B计划。”据闻华为自行开发的操作系统名为“鸿蒙”,是Linus 操作系统的优化版。而应急方案则是用仍然开源的安卓系统变奏版。

无论如何,美国的禁令将会对华为的业务造成一定的冲击。特朗普近日更表示,他在给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信中已经讲明,中美连成的任何协议,都要对美方比较有利,不可以五五对分。

我们从没见过会有一个国家在与别国谈判时,会公然表示只接受单方面对自己有利的协议。美国现时在做的,已等同对别国宣战后的战争行为。在近乎战争的状况下,香港人也只能够在中国和美国两者之间,拣选择其中一方了。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