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到蓬佩奥手上的“逃犯条例礼物包”

香港的逃犯条例修订,搞得沸沸扬扬。 立法会的法案委员会始终开不成会, 政府唯有直接把法案交立法会大会审议。 究竟逃犯条例是否洪水猛兽,又为何变成了国际议题?

反对派把逃犯条例说成内地可以把所有香港人送返大陆的利器, 但只要稍为分析一下,就知道反对派的讲法, 与事实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整件事情的起源可远溯至1997年, 港英政府在政权移交之前,把法律本地化, 当中就包括了逃犯引渡的法律安排。不过, 由于英国及中国未有引渡协议,便只处理和英国有协议的国家, 但提到可以使用当时修订的逃犯条例, 作为将来和包括大陆在内的那些与香港没有协议的地区的移交逃犯蓝 本。

但回归后香港政府事务繁多,很多并非紧急但有一定敏感性的法律, 例如逃犯条例的修订,都被拖延下去。 直至港人陈同佳在台湾涉嫌杀害女友逃回香港, 但香港台湾没有引渡协议,移交逃犯的问题才再受注意。

政府因而提出修例,主要有两重目的,第一是解决陈同佳案, 第二是解决这个悬而未决的移交逃犯问题。就第一重的目的, 由于政府政府只能够控告陈同佳较轻的罪名, 而他已被拘禁了一段日子,很快就会释放, 因此政府有一个紧急的立法需要。 

多方面的讯息都显示, 主要是特区政府为了解决本地的问题而主动提出修法, 内地只是乐观其成而已,事情并非“阿爷落单”。不过, 修例草案提出之后,反对派不断将其政治化。固然, 香港商界对草案也有点忧虑,因为有不少曾在内地经商的人, 做过一些踩界事情,害怕内地追究, 因此也有部份商界人士反对政府修例。政府后来再进一步让步, 除了收窄移交罪行范围外,亦规定判刑三个年以下的罪行, 也不会移交,基本上释除了公众的大部分忧虑

虽然如此,反对派还是不断把事件政治化甚至国际化。 究竟反对派是真的担忧内地会借逃犯条例要求港府拘捕和遣返他们, 还是因为今年11月有区议会选举和明年9月有立法会选举, 想借反对逃犯条例重振声威?如果是前者的“真担忧”, 香港的反对派人物多数不能回内地,根本没有在内地犯罪, 内地根本不能要求移交,这就是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讲的“ 港人港罪港审”原则,内地根本不能要求移交。 再者移交逃犯需要获得本地法庭的批准, 大家看法庭判决占领香港主要街道达79天的主谋也只是16个月监 禁,甚至缓刑,我就不相信香港法庭会把政治犯移交内地。

如果是后者,反对派就是“真玩嘢”,他们的行为很易理解, 除了在本地散播恐惧外,还不断走到美国游说,这就相当符合剧本。 反对派最近去美国见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蓬佩奥以反中闻名, 他到处抹黑“中国制造2025”和“一带一路”, 美国这样一名政府高层,居然肯拨出15分钟会见香港这些在他眼中 微不足道的地区政客,理由只有一个,这是送上门的礼物包---一 件可以攻击中国的武器,特别是中美正在打大贸易战之际, 实是上天的恩赐。

在中美贸易战打得如火如荼的环境下,反对派投向美国, 中央只能够将大门关上,力撑特区政府推动通过逃犯条例。 或许最后情况就如当天反对派全力反对高铁一地两检那样, 他们曾拍片话丧尸公安会走出高铁站拉人,但一地两检实施后, 结果却风平浪静。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