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港人港罪港审”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逃犯条例争议未息,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日前在北京会见香港福建社团联会的时候,详细解释了有关移交逃犯的法律问题,并提出“港人港罪港审”的概念,甚有新意。

张晓明指出,透过逃犯条例移交内审讯的,有三种人。第一种是在内地涉嫌犯罪、逃到香港的内地人;第二种是在香港涉嫌犯罪的香港人,他们只接受香港法律的审判,不会移交内地,港人根本不用担心。第三种是涉嫌在内地犯罪,逃回香港的香港人,从法律角度而言,应该移交。而逃犯条例目前保留的37项罪行,根本没有涉及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出版自由、学术研究自由等范围,对于工商界,只针对严重的经济和金融犯罪。至于在香港涉嫌犯罪的港人(上述第二种人),只会以香港的法律审判,不会移交内地,香港人完全不用担心。他认为目前香港社会的担忧和恐惧,都是基于反对派的造谣和煽动,诸如“人人都可能被移交”的说法,稍懂法律的人,都会知道根本就是谎言。

移交逃犯这样复杂的法律问题,一般人都不会深究,只是道听途说,人云亦云。反对派将之宣传为“所有香港人都可能是逃犯”,会将市民“送中”,搞到人心惶惶,甚至有人以为将来在香港骂共产党,都可能被移交去大陆。反对派然后提出“港人港审”的概念,说港人犯罪,应该在香港审理,乍听之下,亦好像顺理成章。

今次张晓明便借反对派的“港人港审”概念,提出“港人港罪港审” 的新讲法,只略略修改了对方的提法,就澄清了很复杂的法律问题,亦释除了香港人的疑虑。“港人港罪港审”的讲法有几重意思:

第一是让公众聚焦在“港罪”两字上面,点明港罪港审,港人在香港犯了罪,只会在香港审理,不会移交内地,即使在港触犯政治罪行,由于是在香港犯法,也不会移交内地。当加上了“港罪”两字,基本上99.9%的港人都会排除在移交内地的范围之外,剩下的只会是那些在内地触犯了刑期超过三年的罪行、逃回香港的港人。

第二是政客大多只犯港罪。香港的反对派政客,除了当中较温和的人,绝大部份都拿不到回乡证,就算他们参与立法会搞的内地访问团,也只能拿到一次性的通行证。他们连内地也回不了,就算想回内地触犯内地的法律也办不到,要犯罪,也只能够犯“港罪”,也不可能会被移交内地。

第三是提出了“属地原则”的问题。香港所行的普通法有属地原则,即当地法庭只能够处理在当地触犯的罪行,不能够审讯在外地触犯的罪行。这也是港人陈同佳在台湾涉嫌杀害女友后逃回香港,香港法庭亦无权处理这案件的原因。反对派提出的所谓“港人港审”,就是假若有港人在内地犯法,就算是杀人放火,都应该在香港审理,不应该交由内地法庭处理。首先,内地不会接受这种侵扰其司法管辖权的安排。其次即使内地接受这种安排,由于异地审讯,取证极度困难。在香港审理在内地犯法的港人,在客观上等于不审理,疑犯很容易会因为证据不足而脱罪。“港人港审”根本违反了普通法的“属地原则”。假设“港人港审”的法律通过,在通过法例之前所犯下的罪行,由于违反普通法原则,不可能有追溯权,而港人陈同佳是在此前之犯的法,本地法庭也无法审理,等如放生了陈同佳。张晓明提出“港人港罪港审”这一着相当高明,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简单加两个字,既解释了很复杂的法律问题,也释除了港人没有必要的忧虑。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