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无绳滑水潮人爱玩 争生意请新手驾船险象环生

新手驾驶滑水船日薪700元,但乏经验罔顾安全。

无绳滑水(Wakesurf)近年在港兴起,由于其体能要求比传统花式滑水(Wakeboard)为低,吸引不少年轻人试玩。但行内人踢爆,有人为抢生意,聘请兼职新手驾驶滑水船,惟新手缺乏操控船只经验,驾驶时既要为玩家造浪,又要兼顾海面情况,引致海面险象环生,更危及于附近进行水上活动的玩家。由于无绳滑水船成本高,部分业界以舷外引擎快艇取代,增加玩家落水时受伤的机会。除了新手驾船的问题,有无绳滑水玩家为追求拍照“打卡”的效果,滑水过程不穿着救生衣,忽略活动危险性。

新手驾船险象生。

夏日将至,“游船河”活动向来深受港人热爱,西贡、大埔及港岛海湾每逢假日,均有大批游艇载人出海,进行各式水上活动,当中以无绳滑水近年最受欢迎。其卖点在于体力消耗较传统花式滑水小,玩家更可利用自身平衡力,在毋须捉紧绳索下滑水。不少水上活动公司有见及此,纷纷提供无绳滑水服务吸客,但有业界透露,无绳滑水的移动速度虽然较传统滑水慢,惟船员只要配套稍有不足,玩家随时置身险境,乐极生悲。

游艇业界现时如要同时提供滑水、水上电自行车等水上活动,需要额外人手应付。资深滑水教练陈先生(化名)指出,有部分不良业界为省成本,会以平价聘请兼职新手揸船,“七百元一日就有人做。”

他解释,无绳滑水要求船家“造浪”,令玩家可以在平稳的海浪,利用滑浪板平衡身体,最终达至无绳滑水。因此,船家需具备一定船只操控能力,惟兼职新手操作生疏,轻则影响玩家体验,重则对附近船只带来危险,“这些新手顾得后面的浪,就理不到前面的海面情况,如果地方大,附近的船家觉得‘不对路’,都可以尽早避开,但遇上假日船多,就有机会出事。”

至于如何分辨兼职新手,陈先生认为可循船家所用船只看出端倪。他解释,过去传统花式滑水使用舷外引擎快艇,引擎设于船尾,但考虑到无绳滑水的安全性,避免玩家失平衡时撞到引擎受伤的机会,业界一般改用引擎置放于船身内的滑水专用船,不过,后者马力较大,船价亦远较前者贵。不良业界为省成本,于是冒险使用舷外引擎快艇,“滑水专用船价钱过百万,船主不会随便交给没经验的新手操作。”

从事出租游艇业务十多年的Saikung Sky负责人石基业指出,近年西贡多个海湾充斥马力大的船只飞驰,当中很多人驾驶船只经验欠奉,“见过不少新手好虾碌,‘落锚’数次仍不断错位,固定不到位置。”海上游览业联会主席黄恩明亦称,不少海上意外由新手造成,例如部分人因不懂地形而撞向海边石头,甚至是触礁。

新手船家愈来愈多,业界认为有必要增加考牌难度,确保船家具有一定能力。在西贡专营出租游艇的负责人Hugo认为,海事处批出游乐船只操作人及格证明书时,只要考生通过笔试、口试及模拟驾驶操作评估,但不设驾驶船只的考核,“基本上有温书、背书叻的人都考到笔试,所以很多人就算有牌,都不懂得揸船及泊船。”黄恩明认同,船舶考核的门槛低,即使近一两年新增模拟驾驶操作评估,但只能考核考生的基本驾船技巧,以及在撞船等模拟场景的操作。

考获游乐船牌照的人数增多,海上交通随之愈趋繁忙。石基业表示,西贡大蛇湾、南风湾较风平浪静,成为游乐船的停泊热点,“假日通常都有二三十只游艇停泊,数量不少。”他续说,曾有公司一口气包租一百架游艇,驶至远离西贡市区的海滩,“一百架船在同一海湾,无可能同时安排客人坐快艇、玩其他水上活动,只好逐批送他们出去。”

除了新手揸船的问题,石基业也发现,不少无绳滑水玩家为追求拍照“打卡”效果,只穿上个人泳衣而不穿着救生衣,船家为满足客人需求,都会只眼开只眼闭,“虽然无绳滑水的速度,不及传统花式滑水快,但不穿着救生衣的话,失足掉进海里仍有一定危险性。”

水上活动意外近年愈来愈多,根据警方资料,相关数字由一四年的二十宗,增至去年三十一宗。事实上,海事处近年已实施不同措施应对,最近更建议修改航速限制区法例,额外增加八个航速限制区,四个位于西贡,四个位于大埔,令限制区增至三十个,并要求进入范围的船只在指定时间内,最高许可航速为五节(即时速九点二六公里)。

西贡游艇协会创会会长张溢良表示,航速限制区设于海湾,附近有沙滩或鱼排,船只快速驶过,易生危险。但他指出,水上活动的种类愈来愈多,监管法例难以追上,因此有必要增加考核,确保船家有足够能力,应付日益繁忙的海面。

业界指,船舶自动识别系统(AIS)虽可记录航速、航向等,但碍于不获政府资助,大部分游艇及小型船只仍未安装。

南丫海难发生后,海事处要求载客一百人以上的客船,必须安装AIS设备,故提供全额资助,惟游艇及小型船只则无资助。香港渔业联盟助理主席姜绍辉指出,安装AIS未必能防止海上意外发生,但其位置、航向及航速等记录,可让船只掌握各种资讯,“起码意外发生后,AIS可追踪事发过程,发挥类似飞机‘黑盒’的作用。”

但安装AIS系统的费用由数千至数万元不等,对不获资助的出租游艇及小型船只,构成一定负担。海上游览业联会主席黄恩明坦言,虽然安装AIS费用有平有贵,但始终会增加营运成本,故大部分游艇及小型船只仍未安装,“除非政府有补贴,否则行家会继续靠肉眼观察海上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