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諾曼第戰役被遺忘華裔英雄 飛機起火千尺降傘力戰遭炸傷

不只是一戰,二戰也有華人身影,而且是在重要戰役-諾曼第登陸戰-出擊。今年諾曼第75周年紀念,也不要遺忘他們。向你們致敬!

2019年是盟軍登陸諾曼第75周年 (Getty 圖片)

諾曼第登陸行動,為二戰盟軍在歐洲西線戰場發起的一場大規模攻勢。接近三百萬士兵渡過英吉利海峽前往法國諾曼第。諾曼第戰役,是目前為止世界最大一次海上登陸作戰,也令二戰戰略態勢發生根本性變化。2019年是盟軍登陸諾曼第75周年。英國及法國整個星期都舉辦紀念活動,當年有份參與戰役的老兵亦有參與。

盟軍登陸諾曼第75周年,多處有紀念活動 (Getty 圖片)

在這次戰役,盟軍傷亡超過一萬。不少英雄被世人紀念,彪炳史冊,也有更多英雄默默無聞,包括被遺忘的美國舊金山灣區(San Francisco Bay Area)的華人士兵。近日,美國《三藩市紀事報》有文章講述一個故事:1944年6月6日午夜後,超過13000名美國傘兵進入戰備狀態,將赴參加諾曼底戰役。當中有一位華人士兵來自舊金山唐人街,就是作者的叔叔一等兵Leon Yee。

據作者譚立人(Montgomery Hom)敘述,當時在美華人不到八萬,但參加二戰人數卻達到1.5萬至2萬,其中大約五千人,全部來自加州的舊金山灣區(即今三藩市灣區)。

1900年美國三藩市唐人街 (網上圖片)

事實上,華人移民到當地,最具代表性可追溯至19世紀中葉,大批中國人分批前往舊金山,參與淘金熱潮以及興建鐵路。而作者譚立人的家族,早在1860年代移民至舊金山唐人街。

在1880年,舊金山地區華工在已佔當地總勞動力的三分之一。1900年前,到達加州的中國人高達30萬,留下來的大約為10.7萬,成為金山早年開發的重要力量。這批華人力量,到了二戰時期,都湧出來對抗法西斯主義的侵略,包括譚立人的叔叔Leon Yee。

Leon Yee參與戰事用過的軍靴以及他生前有關物品(Montgomery Hom圖片)

據譚立人指出,當時在美華人積極參戰,主要兩個原因,首先1937年日軍侵華,不少在美華人的親人仍在中原故土,受戰爭影響巨大。所以,他們在西方戰場參與二戰,是華人士兵對抗日本侵略的另一方式。事實上,在當時舊金山,已有華人志願飛行員參與飛行訓練。後來,日軍偷襲珍珠港,華人飛行員也有參與戰事,與白人戰友對抗日軍。而在美華人,終能看到他們有機會在太平洋另一方「打日本仔」。

二戰期間多處有華裔美軍身影,圖左為上尉Won Loy Chan,與一名日本戰俘合影 (Montgomery Hom圖片)

另一方面,自從1882年「排華法案」實施,美國社會充斥著對華人不信任和排斥,他們身為華裔,所以加入美軍參戰,就為了證明自己,擁有和其他美國人一樣的愛國熱情。

譚立人說,叔叔Leon Yee在美國陸軍訓練基地班寧堡(Fort Benning)受訓,1942年中成為拆彈爆破專家,派到507傘兵團。1944年春天,整團準備好投入歐洲作戰,編入美軍第82空降師突擊梯隊。

美軍82空降師D-Day前最後準備情況 (網上圖片)

據譚立人引述Leon Yee生前所說,當他們的飛機飛往法國海岸時,被德軍的地面防空高射砲擊中。千鈞一發之際,Yee在背上百多磅武器設備之下,在凌晨兩點的法國上空一千多尺一躍而下。

Yee成功降落,還看到周圍零星火焰及槍聲。他降落之處為諾曼第西北部一個牧場,對出海岸就是D-Day作戰時其中一個登陸點猶他海灘,但當時黑暗中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他只收到這個命令:遇上敵人時,以手雷和刀搏鬥。

Yee躲到溝渠,再聯合其他傘友組成戰鬥小隊,沿路在敵人通信線路設置爆炸物。再佔領堤道和橋樑,摧毀河上交通要道。敵軍一直負隅抵抗駁火,並利用坦克對抗。當時,Yee只有一枝卡賓槍和一些手榴彈,並沒有任何坦克及裝甲車協同作戰。在一次攻擊德軍機槍碉堡時,一顆砲彈在他面前爆炸,Yee受了重傷。在諾曼第展開五天戰鬥後,他正躺在登陸艇上的一張小床,送至英格蘭治理。

諾曼第登陸作戰,盟軍傷亡超過一萬 (AP圖片)

譚立人在小時候從叔叔Leon Yee聽了他的故事,吸引了譚立人,到處尋找諾曼第登陸D-Day的資料,很想從當時的相片中找到Leon Yee的身影。譚立人也慢慢接觸到更多有份參與二戰的華裔退休老兵:「這班老兵,幾乎每星期都會在叔叔的咖啡廳聚聚,幾成傳統。」

第101空降師第501傘降步兵團的華裔軍人Kenneth Gong (網上圖片)

紀錄片中的華裔美軍,隸屬第511傘兵團 (網上圖片)

譚立人認為,他們各自都有精彩故事,所以花了十年搜集更多資料,在1999年製作成PBS紀錄片:《We Served with Pride, the Chinese American experience in World War II》,並憑著此片入圍艾美獎。他現今也是一名獨立影片製作人:

We Served with Pride - Chinese Americans in World War II from Michael Ensor on Vim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