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upload_article_image

两届特奥体操夺9金牌 麦倩婷动若脱兔

香港之光!

“她两届出场,都是全场焦点。”体操教练杜琰炎这句评价,只要见到麦倩婷颈上九面特奥金牌,毋须说话自会明白。昔日初踏体操场的麦倩婷,是坐着不敢动、不说话、学习比人慢的女孩,但她的“静”,令她不怕反复练习,令她在比赛场上,专注身体的“动”,有节奏地掌控举手投足。然而,运动员生涯有限,九面金牌给她荣誉,却换不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十七岁的麦倩婷,此刻面对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抉择。 

麦倩婷参加女子个人全能、跳马、平衡木、自由体操、高低杠五个项目,全部夺金。

今年三月在阿联酋阿布扎比举行的特殊奥运会,麦倩婷参加女子个人全能、跳马、平衡木、自由体操、高低杠五个项目,全部夺金,自然成为焦点。这位两届特奥“九金”选手,比赛时神态自若,但两个多星期前于香港迪士尼乐园的祝捷会上,在摄影机下接受传媒访问时,紧张得说不出话。这次访问,地点换成她熟悉的顺利邨体育馆训练场地,明显自在得多,但原来在访问前一晚,她花了两小时准备,“妈妈跟我一起练习,由九点讲到十一点才休息。”

麦倩婷参加女子个人全能、跳马、平衡木、自由体操、高低杠五个项目,全部夺金。

轻度智障  小五起训练

这个训练场,麦倩婷每逢周三周五,都有半日在此受训。访问当日,她在平衡木及自由体操场地上,展示各种翻腾动作,自信满满,与说话时紧张的表情相比,像两个人一样。见证麦倩婷小五初入体操队,以及两度于特奥夺金的杜琰炎看着,想起第一次遇见这个小女孩的情景,“其他小朋友坐一会已经不耐烦‘周身郁’,她却一个人坐着,不说话、不郁动,只是静静地听。”

麦倩婷参加女子个人全能、跳马、平衡木、自由体操、高低杠五个项目,全部夺金。

麦倩婷的静,像与生俱来一样。麦父在倩婷近两岁时,发现爱女不愿说话,医生一看,着他带女儿入读特殊幼稚园,及后的评估发现,倩婷的理解力比同龄小孩慢两年,属轻度智障,“幼稚园老师叫全班同学一起用力踏地,只有她不做,到见到其他同学做,她才会跟着。”主流小学,麦倩婷读到小二,成绩就跟不上,更被同学欺凌,直至转读特殊学校,才适应过来,但唯有芭蕾舞这个兴趣,她可以跟一般小朋友一起上堂。

洗头水广告萌跳芭蕾舞

昔日麦父不想倩婷怕生,课外活动可以参加的,他都报名,更辞掉工作全职“凑女”。某日街上播着洗头水广告,女生轻轻摇首,舞动一把秀发的影像,吸引倩婷驻足观看。这个动作,令麦父联想到芭蕾舞,于是带她到芭蕾舞学校试堂,结果这个兴趣,她一直维持至今。

芭蕾舞的根基,令麦倩婷小五接受体操队选拔时突围而出,教练问她为什么要入体操队,她回答:“我喜欢体操有大量动作,又高难度。”

麦倩婷的静,在杜琰炎手上,蜕变成专注,“她很明白教练的指示,其他的小朋友,如果叫他们重复做好一个动作,他们会不明白,更有情绪反应,但倩婷不会,她会一直做到好为止。”倩婷说,自由体操是她的强项,而单杠的回环动作有机会甩手,令她战战兢兢,“教练的说话帮我克服恐惧,只要练多一点体能,我就可以克服到高难度动作。”

一五年,麦倩婷到美国洛杉矶,首次于特奥亮相,五个项目她赢了四个金牌。本着多参加课外活动,为爱女增广见闻的麦父得闻喜讯,吓了一跳,“她只是受训一年多,我以为比赛只是‘玩玩吓’,殊不知教练笑着答我:‘我叫倩婷参加是觉得她可以拿奖牌!’”

“玩玩吓”结果夺四金

捧着四面金牌回港,但麦倩婷及杜琰炎也不满意,平衡木失手只得第六,两人都觉得金牌少了一面,于是定立下届五金的目标。苦练四年,结果真的说到做到,“上一次有些惊,所以影响成绩,今次我无做漏动作,有勇气亦有笑容,所以成功。”

一圆五金梦后,今年十七岁的麦倩婷知道,这是她人生最后一次参加特奥,“体操运动员年期短,家人不大支持我继续下去。”她希望在擅长的芭蕾舞上更进一步,原来她现在逢周一于芭蕾舞学校担任助教,负责教授六岁以下小朋友基本芭蕾舞动作,“初初望着老师教跳舞,以为很容易,原来很难。”

学习酒店房务一技傍身

不过,麦父认为今年中五的麦倩婷,是时候要以学业为先,“体操训练是用平日上课时间,对她学业影响几大。”九面金牌固然令麦父为女儿自豪,但此刻他认为,实际工作技能比奖牌更重要,并希望倩婷明年考入职训中心,学习酒店房务,“起码有一份稳定职业,在酒店执房,少点接触复杂的社会,我怕她很容易被骗。”

麦倩婷长大了,纵然前路悬而未决,此刻她在训练场上仍专注练习,其他人坐着休息时,她坚持拉筋,不敢松懈,“我会有几多练几多,练到好为止。”

孩子做得到的  都要让她去做

麦父一直鼓励麦倩婷参与不同活动,他期望女儿的特奥之旅,可以令特殊家长明白:“孩子做得到的,都要让她去做。”

育有一对子女的麦父,在知悉麦倩婷有轻度智障后,决定辞工照顾儿女,“妈妈是公务员,比较稳定,我们亦早已供完楼,没太大财政负担。”他多年来一直坚持麦倩婷参与不同课外活动,既是鼓励女儿不断尝试,亦提醒自己,不要因为麦倩婷患有轻度智障,就局限其发展。

参加活动的过程,同时培养麦倩婷独立照顾自己的能力。麦父自女儿中一开始,就放手让她自行上学及乘车到不同活动地点,两届特奥比赛分别远赴洛杉矶及阿布扎比,麦父没有随行,麦倩婷最后亦“无穿无烂”回家。

今年五十多岁的麦父,用了十多年培育女儿自理能力,此刻,他渴望令女儿有能力独立求生,“我想趁还有精力照顾她的时候,令她学识求生技能,照顾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