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铁通狂插砖头乱飞 612驻守警员:还有机会回家吗?

警员:“我都有父母生,流出来的都是血。”

资料图片

有警员于六月十二日守衞立会正门,坚守岗位镇暴,形容示威者失控,冲前以铁通穿过铁马下方向上插过来,直言“我都有父母生,流出来的都是血。”又指暴徒从四方八面掷砖过来,当时脑海一闪,还可以回家吻一下妻女吗?

资料图片

一名派驻立法会正门的警员,在警察社交群组忆述六月十二日的恐怖经历。他透露当日凌晨五时过后,已有示威者在防线前推铁马占据马路,警员上前警告,解释警队只是守衞立法会,不会对他们有敌意,示威者静静等候,还以为大家遵守协议,事后才知他们未齐人,瞒说不冲,背后却掘起地砖,连铁枝亦从附近地盘偷来作武器。

资料图片

当警察和示威者相隔两行铁马,示威者不但开口大辱,还逐一把警员面貌拍摄,至中午,当值的同袍工作已达十五小时,暂可解下装备稍作休息,原来龙和道和金钟道已有另一批示威者冲出占领。

资料图片

警员又再度埋位,但对峙不久水樽和砖头不断向警员飞掷过来,有人打开两伞遮挡警员视线,再用长铁通穿过铁马下方向上插。该警员直斥:“我都有父母生,流出来的都是血。”他说巿民在最危急时便找警察,为何这时如此对待警察?

资料图片

幸亏平日训练有素,在防线不断被攻击时,整个队形可退到立法会前地,示威者用各式物品袭警,又举起铁马试图掟过来,他脑海一度闪过怀疑是否还可以回家吻一下妻女,这时有同袍掷出催泪弹,一阵白色烟雾散起,示威者立即退去。

当其他小队接力,他脱下防毒面具,积聚的汗水倾泻而出,全身湿透,立即致电家人报平安,之后又要出动,到了翌日早上,执勤了三十五小时终回到家中,才发现妻子整晚也没有有安睡。该警员说:“示威者要争取什么,请便,但不要伤害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