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浪漫非必然 牺牲总有因

《逃犯条例》修例事件,随着政府宣布暂缓之后,逐步降温。事后我与支持和反对修例的青年人谈过,有一些启发。

大量年青人涌出街头参与两次的大游行。我与一位曾经参与示威的大学生谈起,他说周日晚在中环街头上,大家亮起手机灯光,大叫:“香港加油!”,他当时觉得十分感动,他更特别提到他并无激烈的冲击行为。

我问他为什么要参与游行,他说主要是要求政府撤回修例。他觉得如果《逃犯条例》通过的话,香港人即使在香港批评大陆,也很容易会被遣返,所以他有义务出来发声,阻止条例通过。但政府只是暂缓修例,而不愿意撤回修例,所以再次参加游行,逼政府撤回。

我跟这位年轻人说,政府这次搞《逃犯条例》修例,已经元气大伤,最后决定暂缓而不撤回,估计只是为了要照顾支持者的情绪。事实上,暂缓与撤回已没有分别了,因为已看不到现届政府有任何政治能量可以重新提出修例,甚至下届政府计过数之后,也不会再做。

不过,我亦对年轻人说,政治本质十分肮脏,出现浪漫场面、美好结局,很多时只是例外,并非必然。反对修例的人认定中央有一个阴谋,就是要透过修例来打击异己。我反而觉得如果中央真的有这样的阴谋,就不会轻易放弃。正正可能因为没有阴谋,不想因为修例搞得香港社会如此撕裂,恐怕触发更大问题,所以最后选择放弃。

另一方面,我也与一个支持修例的政团义工聊过,他对于政府暂缓修例,觉得很沮丧。他深信修例的目的,并非胡乱把香港人送返内地,只是想将那些罪有应得的逃犯遣返犯罪地受审而已。最后政府碍于群众压力,实际上搁置修例,令他们很不开心。

其实,政治远比大家想像的复杂。上周四,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接受BBC访问时提到,中央从未指示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我看到这个消息时,已觉得大局或已有变,因为刘晓明是外交官,他说出的话一定是官方口径。我之前从各个渠道收到的风,都说修订《逃犯条例》,是特首林郑月娥的意思,是因为“陈同佳台湾杀人案”,顺手解决她所谓“过去三任政府做鸵鸟而没有解决的问题”。中央是在外国比较积极介入后,才出来挺特区政府修例。

如果把香港这个小局,放到一个中国与美国博弈的大局上去看,中美博奕现时已到了敏感时刻。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要求要在本月底的G20峰会上,与国家主席习近平单独见面会谈。而特朗普又话中方要接受美方在谈判破裂之前所开出的条件,他才会与习主席会见面。但中国方面一直没有承诺习主席会与特朗普会谈,因为中国不愿意接特朗普“硬塞”的条件。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香港问题成为中美争议的焦点之一。

不过中美双方似乎开始有一些良性互动。美国突然宣布豁免中国部分太阳能组件25%的关税,这个加征的25%关税是从2012年开始,并非是特朗普任内的措施,而特朗普突然撤这些产货品加征的关税,似乎是向中国伸出橄榄枝。

另外在周一晚,中国突然宣布习主席将于本月20日到朝鲜国事访问。外交界理解为北京尝试做一些功夫,拉拢金正恩与特朗普重启谈判,似乎中国也向美国伸出橄榄枝,或者借朝鲜牌和美国角力。

在此情势下,如果香港的《逃犯条例》修订问题不断恶化,最后爆出大面积的流血事件,恐怕会为中美贸易谈判添烦添乱。中国支持甚至推动特区政府在《逃犯条例》修订上退却,似乎是一个小局服从大局的部署。

我告诉这个建制派义工,做很多事情都是价值的选择,选甲或选乙都有代价。如果将暂缓修例看成是为了国家的大目标牺牲,可能会觉得舒服一些。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