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已死

相信各位不用笔者多说都知道了,在逃犯条例修订一役上,反对派大胜,建制则输得一败涂地。

 

 

这一场政治战役的过程,让笔者想起一部名为Alternative Math(另类数学)的微电影,片中主角是一名小学数学教师,在测验中出了一道题目,要求学生计算2+2。一名学生答错,他不能计出正确答案是4,无论老师如何解释,始终坚持认为答案是22。

 

 

于是,事件逐渐演变成一场政治闹剧。这名学生回家后向父母投诉,而他们又到学校找数学老师理论。当老师坚持答案不是22,而是4,学生母亲就将该名教师形害为“纳粹教师”,更出手掌掴她。校长得知发生冲突后,不仅没有支持老师,更要老师承认答案不是4,以及为自己的态度向家长道歉。

 

 

后来,居民组织游行示威,要求老师低头认错,承认“正确答案”是22;电视台不断报道事件,将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老师身上,试图将之妖魔化。最后学校在压力“爆煲”下,召开记者会将这位教师辞退,并在会议上将今个月的薪金及一个月的代通知金交给老师。由于该名教师薪金是2,000美元,所以校长开出一张4,000美元的支票。岂料该名老师趁机反击,说如果2+2等于22,那么你就应该给我22,000美元了!

 

 

在逃犯条例争议中,实在太多人成为“2+2=22”的信徒。信徒会斩钉截铁地告诉市民只有他们掌握著正确答案,无所不用其极地逼使政府、建制派和支持修例的市民屈服。而为了令他们的想法可以广泛传播,信徒必须执行三个步骤。第一是群众压力,假如他们认为修例是可怕的、会损害人身安全及言论自由,必须上街反抗起义暴动,你就要紧紧跟随着他们的看法。如果你的答案与他们不一样,便会遭到质疑、教训、甚至是排斥和侮辱。这种情况,在校园尤为普遍,时有听闻有学生因为没有表态对修例的意见或不愿参加反送中活动,而在校内被同学针对,结果部分学生不想成为被排挤的对象而上街。

 

 

其次是抹黑。在一般情况下,意见与“2+2=22”的反送中信徒相异,便会被信徒妖魔化成三类人。一,是出于与大陆的利益,为了赚钱或被政权收卖而“埋没良心”的人;二,是与政权关系密切的“共狗”、“人渣”,是中央政府的扯线公仔;三,是文化教育水准低,没有分析能力的人。这种完于出于主观而且没有事实根据的错误看法,植根在不少信徒脑中,令支持修例的声音大打折扣。

 

 

而最重要的一环,就是颠倒黑白,将自己的恶行洗得清清白白,或是将责任推卸在敌方身上,将对方形容为十恶不赦的坏人。例如明明条例只是堵塞法律漏洞,信徒偏偏要扭曲成危害港人自由的条例,随时因为片言只语批评中央政府而被引渡(但事实是政府已再三强调不移交政治犯,需引渡的罪行亦必须超过七年);明明准备铁枝、砖头等武器袭击警察,制造暴动,但硬要说成是警察滥用武力,无理定义暴动,甚至将暴徒美代成英雄;明明是一场不幸失足堕楼的意外,却冤枉是政府害死示威者。

 

 

最终,林郑政府选择屈服,暂缓修例,笔者认为,决定无异于推香港进入一条死路。没错,在关键时刻退让,可以避免更多流血冲突,使民怨短期内不会再次升温,不过,在未来的日子,香港的道路将会相当艰艰。其一,政府管治威信全失,稍有风浪即告投降,面对未来具争议性的议题,如明日大屿等,肯定处于下风,难以改善民生情况;其二,反对派成为胜利的一方,未来意志将会更加坚定,重施故技阻止政府有效施政;其三,今次参与行动的人士不乏年轻人,甚至中学生,政府态度软弱,只会使他们形成固执的偏见,对政府更加不信任,未来亦不容易接受新思想或以其他角度思考社会问题。

 

 

除了政府临门“跪低”的决定应被一书之外,整个建制阵营还要承担一直以来回避政治议题、懒于与年轻人沟通的恶果。反对派的利害之处,除了擅长利用新媒体新科技接触群众之外,本身宣扬的一套理念,如民主、自由等,成为年轻人的精神食粮,他们甚至不惜个人前途,为此参与违法行动。相反,建制并没有一套完整而吸引的政治论述,仅以爱国作为招牌,对于思想浪漫化和冲动化的青少年而言根本没有多少作用。而在重大政治议题上,建制仍然强调民生和社区工作优先,更是与市民期望脱节。

 

 

事实上,两场游行背后的助力,除了反对修例,还包涵着对大陆政府、民众的厌恶,以及对特区政府和警队的长期敌视。这些负面情绪同想法,大多来自网络,如社交平台、论坛的似是疑非的流言。当这些流言长期出现,又配合政治事件不定期更新,群众尤其是独立思考能力较弱的一群便会信以为真,从而形成近年愈演愈烈的社会抗争。然而,面对失实或高度偏见的网络流言,整个建制阵营的态度都是视而不见,或是认为无足轻重,变相就是推波助澜,令反国家反政府的思想深深印在年轻人的脑袋。

 

 

林肯曾经说过 “A house divided against itself cannot stand’(一间对立的房子不能站立),当反对派有备而战,机关算尽,而建制派表现软弱,欲战无力,香港注定就是一间根基不稳的房子。笔者素来不算是悲观的人,但对香港的未来非常悲观。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