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田家英為何扣下毛澤東回復群眾的大量親筆信?

北平那時剛剛解放,城裏還不安定,毛澤東住在西郊香山的雙清別墅。

田家英也住那裏,而董邊在城裏工作。

董邊記得,那一陣子每個星期天她都趕往香山。

「來,董邊,交給你任務。」每一回,田家英總是拿出一大堆信封,叫董邊幫他寫。

原來,群眾給毛澤東寫信,由田家英處理。每星期收到二三十封的樣子(後來遠遠超過此數)。內中重要的群眾來信,田家英挑選出來送給毛澤東批閱,其餘的由他代擬回信。事務冗雜,他寫好了回信,每星期天抓董邊的「差」,要她用毛筆寫信封上的地址、收信人姓名。

「呵,田家英,你的老婆成了你的秘書啦!」人們見了,都這麼笑道。

董邊還用兩塊白布縫了個信插,便于田家英把群眾來信分門別類地插在上面。雖說已經進入大城市,他們還保持著當年延安窯洞裏的辦公風格。


毛澤東和他的秘書田家英

1949年夏,一封來信反映上海在解放之初群眾失業、生活困難。田家英看到信中反映的內容重要,隨即轉呈毛澤東。毛澤東十分重視此信。不久,黨中央作出了「三個人的飯五個人勻著吃」的重大決策,以解決剛剛進城、生產尚處於混亂狀態時所面臨的經濟困難。

1950年,北京大學的一封來信反映,學生的課程負擔太重,健康水平下降。此信經田家英轉毛澤東,毛澤東作了批示,使全國高等學校都重視了減輕學生負擔、增強學生體質的工作。

隨著毛澤東聲望的不斷提高,群眾出於對領袖的無限信賴,來信雪片般飛來。田家英很仔細地收看每一封群眾來信,揀出重要的信件送呈毛澤東。

1951年10月,北京師範大學一位姓湯的教授突然去世,他的遺孀是家庭婦女,家中有三女二子,最大的15歲,最小的才8個月,頓時陷入了經濟窘境。她給毛澤東寫信,請求幫助。

田家英又一次把信送轉毛澤東。

毛澤東在信上用鉛筆畫了許多橫道道,然後在一旁給田家英寫下一段指示:請你持此信去看此信作者一次,並去師大找負責人談一下。湯教授死了,馬上停發薪水,對家屬又無安置,似不甚妥。辦法還是要從師大方面去想,才有出路。

田家英照辦了,幫助那位湯教授的遺孀擺脫了困境。

田家英在毛澤東身邊,不知替他處理了多少封人民來信。他認為,這是黨和人民之間的重要的聯繫渠道。毛澤東對他的工作十分滿意。只是有一回,毛澤東很不高興,差一點發脾氣了!

那是毛澤東踱進田家英的辦公室,見到一大疊毛澤東複信的手稿。毛澤東眉頭一皺,用責問的口氣對田家英說道:「你為什麼把我的回信扣下來?為什麼不發出去?」

田家英趕緊向毛澤東解釋道:「您的回信,我抄了一遍,都發出去了。」

「為什麼不把我的原信發出去?」毛澤東仍然不高興。

「您的手稿要作為檔案保存起來。這是很重要的歷史資料。如果把原件寄到各地去,很容易散失。」田家英再度作了解釋。

「好,好。你想得周到!」毛澤東的怒容轉為笑容,表揚了田家英。

人民來信成千上萬飛入中南海。田家英一個人無法處理,於是,成立了秘書室,專門為毛澤東處理人民來信。田家英寫了專門的報告,建議各級領導機關應指定專人或成立專門機構認真處理人民來信。毛澤東對這一報告作了如下批示:「這是專門為我處理人民來信的秘書室寫的報告,其觀點和所提意見是正確的。必須重視人民的通訊,要給人民來信以恰當的處理,滿足群眾的正當要求,要把這件事看成共產黨和人民政府加強和人民聯繫的一種方法,不要採取掉以輕心置之不理的官僚主義態度。」

民進黨擅玩選舉詐術

香港人不留意台灣政情,沒有觀察台港兩地的局勢互動和台灣民進黨的選舉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