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寻找元军水师大败真相 日本学者水底考古:“神风”非主因

忽必烈拉杂成军是侵日失败关键,具体如何?专家举证。

西元13世纪,骁勇善战的蒙古军横扫欧亚,除了印度版图,岛国日本也无法纳入。史载,元世祖忽必烈觊觎日本,但两次挥军征战都损伤惨重。后世分析指,蒙古人不擅海战,还遭遇要命飓风侵袭,所以日本人在过去一段长时间,深信是“神风”拯救日本。

日本《蒙古袭来绘词》(局部) 描绘日本武士备战 (网上图片)

到了20世纪,有日本历史及考古学家组成美日研究团队,希望寻找比“神风”更科学化的解释,以填补史书空白。上回讲到团队发起人林田宪三,找到沉于九州东北部伊万里湾的蒙军战舰残骸,查出蒙军战败具体情况。假设结果成立,但是中国造船术一向精湛,为何蒙军战舰如此不堪一击?林田宪三也从历史文献中找到一些矛盾-为何主帅能够安然度过灾难?

林田宪三将研究进入了一个新方向,他从一个桅杆支座找到了端倪。需知道,桅杆支座作为承受桅杆重量及风帆力量,是船上最重要的部件之一,而在伊万里湾海床上发现的桅杆支座,显然质量不合格,它们不能与桅杆紧密结合,导致桅杆在风中摇晃,扭曲变形,令船只不能保持稳定。同时,林田宪三还发现,木料上还有5-6个钉孔,密集挤在同一部位,表明这些木头被重复使用过……

林田宪三团队在水底找到不少锚残件 (アジア水中考古学研究所图片)

另一方面,研究也发现木锚同样有问题。普遍来说,木锚镶嵌石头的豁口,必须精密开凿,以使石头与木锚紧密结合,而每个开口,理应只放一块石头保证稳定;而在伊万里湾鹰岛找到的木锚,却用两块较小的石头拼凑。相比精细的锚,这种锚制造过程会更快捷,但牺牲坚固。另外,从伊万里湾海底打捞起来瓦罐做工也粗糙,似乎元军渡海的军需,都是匆忙生产。

锚石复元图 (アジア水中考古学研究所图片)

鹰岛海域打捞出来的褐釉壶 (アジア水中考古学研究所图片)

然而以上种种“证据”都不算是让十万元军客死异乡的真凶。2005年,历史考古科研团队,再次到伊万里湾潜水调查。这次找到一块刻有汉字的漆片,从残片上辨认出“元年殿司修检视讫官”字样。

据了解,“殿司”是宋朝官署“殿前都指挥使司”的简称,南宋末期的殿司管辖国家水军主力,元朝时任两浙大都督、日本之役幸存者范文虎,正正是以殿前副都指挥使的身份,带领南宋残余水师投降蒙古。林田宪三找到这块漆片,表明忽必烈大汗的舰队中有南宋投降舰船,而这些船大部分都是河船,相较于远洋船只,河船平底且没有龙骨,食水较浅,不能抵御大风浪。林田宪三重新检视打捞上来的数千块舰船残骸,结果表明它们没有一块属于有龙骨的远洋船只。

蒙古战船复原图 (网上图片)

林田宪三再回头考查史料,也找到了解释支持:忽必烈在公元1279年下令泉州等地建造战船备战,他仍希望日本能够和平臣服,不至于再度劳师动众,因此准许范文虎在八月,再次派人跟随日本僧侣去日本,据《元史·世祖本纪》载:“期以来年四月还报,待其从否,始宜进兵”。

到了1280年2月,日本处死国使杜世忠等人,令忽必烈不再想和平臣服日本,急速筹备远洋作战。公元1281年(至元十八年)正月,忽必烈召集阿剌罕、范文虎等到大都商议征讨日本,江南军也加快准备步伐。

元世祖忽必烈画像 (网上图片)

当时,距离1279年忽必烈发出建造军舰的敕令已经超过两年,当时忽必烈下令造战船600艘,其中泉州负责200艘。据《世祖本纪》载,当时福建省左丞蒲寿庚报告指:“诏造海船二百艘,今成者五十,民实艰苦。”可见,要在一年时间内组建一支三千五百艘军舰的庞大舰队,实在是好高骛远。

日本《蒙古袭来绘词》(局部) 描绘日军反撃元军 (网上图片)

不过在忽必烈再三催促下,船坞被逼在匆忙中准备材料,严格工序被逼精简起来,范文虎也四处召集张世杰的旧部从军,并:“简阅旧战船以充用”,终于拉闸成军,拼凑出一支庞大舰队。只不过舰船为绝大多数没有龙骨、无法抵抗风浪的内陆河船。只有“统领级”的军船是坚固的。

林田宪三终于解开忽必烈舰队覆灭的谜底:这支貌似强大的舰队,从入海那刻已经脆弱,它的命运早已在江南造船厂中被注定,台风,即所谓的“神风”,只不过是催化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