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靖康变 北方布衣悲然 南宋臣民隔岸心情复杂

金国人在“占领地”慢慢同化北方汉人,令他们不同敌视金国。

后周显德七年(公元960年),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夺取后周政权建立宋朝。宋太祖赵匡胤为了避免重蹈唐末五代时期藩镇割据局面,透过采取连串措施收回诸将兵权。虽然解决让统治者十分头疼的拥兵自重问题,加强中央集权,不过“后遗症”确有很多,加上北方边疆势力崛起,宋和辽、西夏、金的战事,很多时都输多胜少。

辽代胡瓌《出猎图》描绘的契丹人 (网上图片)

 

北宋统治者发现选择求和,以岁币、割地等方式换取和平,更符合经济效益。宋真宗时,与辽国达成长久和平协议“澶渊之盟”。到了后来,辽国背后再有金国崛起,宋徽宗就趁辽国几乎被金国灭国时,决定联金灭辽,并答应将输给辽国的岁币转输给金国。

不过,金宋边境正式接壤,最终金兵于辽亡后南侵宋,宋钦宗靖康元年(1126年),金军一路南下攻取北宋都城东京,包括钦宗、徽宗在内的大部分皇族沦为金军俘虏,北宋灭亡,此为靖康之难。都城陷落皇帝被俘,康王赵构与群臣南迁,建立南宋与金国对峙。

宋徽宗及宋钦宗 (网上图片)

然而,“衣冠”可南渡,“布衣”却难,北方大多百姓来不及南逃,沦为亡国奴。那么,生活在沦陷区的百姓下场如何?

金人是强大的少数民族政权,典型北方游牧民族,战斗力强但社会及政权组织结构相对简陋。据了解,当金人占领宋朝北方,面对大量人口及丰富资源,金国也一时迷茫。如果是中原政权,一定会利用赵氏皇族建立傀儡政权,但金国却将皇族全部掳掠至北方,另立宋朝降臣刘豫为帝,建立傀儡政权“伪齐”(此前为张邦昌的“伪楚”,但他只做了32天)。

刘豫作为宋臣,不仅尊称金国皇帝为“父皇帝”,还大肆替金人敛财。据《宋史》载,他对百姓说:“自今不肆赦,不用宦官,不度僧道。文武杂用,不限资格。”实际上却是“分置河南、汴京淘沙官,两京冢墓发掘殆尽。赋敛烦苛,民不聊生。”由于沉重的赋税,百姓被逼卖儿卖女,刘豫反增添“买卖子女”税,令人发指,连金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宋人所绘的金人骑兵 (网上图片)

金人起初满足于伪齐的忠心及替自己敛财,但随着伪齐连年暴政,沦陷区民怨沸腾,起义战火弥漫。金国也因吸收借鉴宋朝制度愈发成熟,认识到伪齐暴政不利长期统治,索性废掉幽禁刘豫,自信统治北方。可是,对于北方沦陷百姓来说,金人统治下的生活依旧凄惨。

据《金史》记载,北宋灭亡后,金国规定:“凡汉人、渤海人不得充猛安谋克户。猛安谋克之奴婢免为良者,止隶本部为正户。凡没入官良人,隶宫籍监为监户,没入官奴婢,隶太府监为官户。”换句话说,沦陷区里大量汉人都被捉去当奴隶,用铁索锁住,与牲畜一般。金国奴隶主人,将奴婢当成私人财产,奴隶汉人不仅没有平等权利,就连生命也掌握在主人的手中。据学者王育民《金代户口问题析疑》统计,北宋末年,仅黄河以北的河北路一地人口就超过千万,金国灭亡北宋三十年后,包括秦岭淮河以北的广大辖区的总户口数却只有三百万。数十年间,人口大量锐减,足见沦陷区汉人生活有多凄惨。

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画像 (网上图片)

由于女真人对汉人的压榨和剥削,北方汉民怨沸腾,起义频繁,金太祖完颜阿骨打为缓解民族矛盾,下令禁止掳掠投降的汉人,禁止贵族逼迫贫民为奴,允许为奴者赎身。不过各地奴隶市场依旧繁荣,就连边远乡村地主阶级也压榨百姓。伪齐政权下的百姓水深火热,据当时文学家元好问在《张文贞公神道碑》中写道:“盗贼满野,向之倚国威以重者,人视之以为血仇骨怨,必报而后已。”因此,北方沦陷区汉人对女真人恨之入骨。

除女真人的剥削,南宋汉人对北方沦陷区汉人的态度也十分微妙,一方面北宋对于幽云汉人心生抵触,待北宋灭亡,南宋汉人对住在金国的汉人态度也十分复杂,既以解救者自居,却又将北人当做异类。而且,南宋虽有许多有志之士希望北伐,解救沦陷区,但南朝一味求和。当那些北宋亡国人去世后,金世宗和金章宗提高了汉人地位,因此,出生在金国的汉人不再那么敌视金国,有的甚至会加入金国军队,与南宋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