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靖康變 北方布衣悲然 南宋臣民隔岸心情複雜

金國人在「佔領地」慢慢同化北方漢人,令他們不同敵視金國。

後周顯德七年(公元960年),趙匡胤發動「陳橋兵變」,奪取後周政權建立宋朝。宋太祖趙匡胤為了避免重蹈唐末五代時期藩鎮割據局面,透過採取連串措施收回諸將兵權。雖然解決讓統治者十分頭疼的擁兵自重問題,加強中央集權,不過「後遺症」確有很多,加上北方邊疆勢力崛起,宋和遼、西夏、金的戰事,很多時都輸多勝少。

遼代胡瓌《出獵圖》描繪的契丹人 (網上圖片)

 

北宋統治者發現選擇求和,以歲幣、割地等方式換取和平,更符合經濟效益。宋真宗時,與遼國達成長久和平協議「澶淵之盟」。到了後來,遼國背後再有金國崛起,宋徽宗就趁遼國幾乎被金國滅國時,決定聯金滅遼,並答應將輸給遼國的歲幣轉輸給金國。

不過,金宋邊境正式接壤,最終金兵於遼亡後南侵宋,宋欽宗靖康元年(1126年),金軍一路南下攻取北宋都城東京,包括欽宗、徽宗在內的大部分皇族淪為金軍俘虜,北宋滅亡,此為靖康之難。都城陷落皇帝被俘,康王趙構與群臣南遷,建立南宋與金國對峙。

宋徽宗及宋欽宗 (網上圖片)

然而,「衣冠」可南渡,「布衣」卻難,北方大多百姓來不及南逃,淪為亡國奴。那麼,生活在淪陷區的百姓下場如何?

金人是強大的少數民族政權,典型北方游牧民族,戰鬥力強但社會及政權組織結構相對簡陋。據了解,當金人佔領宋朝北方,面對大量人口及豐富資源,金國也一時迷茫。如果是中原政權,一定會利用趙氏皇族建立傀儡政權,但金國卻將皇族全部擄掠至北方,另立宋朝降臣劉豫為帝,建立傀儡政權「偽齊」(此前為張邦昌的「偽楚」,但他只做了32天)。

劉豫作為宋臣,不僅尊稱金國皇帝為「父皇帝」,還大肆替金人斂財。據《宋史》載,他對百姓說:「自今不肆赦,不用宦官,不度僧道。文武雜用,不限資格。」實際上卻是「分置河南、汴京淘沙官,兩京塚墓發掘殆盡。賦斂煩苛,民不聊生。」由於沉重的賦稅,百姓被逼賣兒賣女,劉豫反增添「買賣子女」稅,令人髮指,連金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宋人所繪的金人騎兵 (網上圖片)

金人起初滿足於偽齊的忠心及替自己斂財,但隨著偽齊連年暴政,淪陷區民怨沸騰,起義戰火瀰漫。金國也因吸收借鑒宋朝制度愈發成熟,認識到偽齊暴政不利長期統治,索性廢掉幽禁劉豫,自信統治北方。可是,對於北方淪陷百姓來說,金人統治下的生活依舊淒慘。

據《金史》記載,北宋滅亡後,金國規定:「凡漢人、渤海人不得充猛安謀克戶。猛安謀克之奴婢免為良者,止隸本部為正戶。凡沒入官良人,隸宮籍監為監戶,沒入官奴婢,隸太府監為官戶。」換句話說,淪陷區里大量漢人都被捉去當奴隸,用鐵索鎖住,與牲畜一般。金國奴隸主人,將奴婢當成私人財產,奴隸漢人不僅沒有平等權利,就連生命也掌握在主人的手中。據學者王育民《金代戶口問題析疑》統計,北宋末年,僅黃河以北的河北路一地人口就超過千萬,金國滅亡北宋三十年後,包括秦嶺淮河以北的廣大轄區的總戶口數卻只有三百萬。數十年間,人口大量銳減,足見淪陷區漢人生活有多淒慘。

金太祖完顏阿骨打畫像 (網上圖片)

由於女真人對漢人的壓榨和剝削,北方漢民怨沸騰,起義頻繁,金太祖完顏阿骨打為緩解民族矛盾,下令禁止擄掠投降的漢人,禁止貴族逼迫貧民為奴,允許為奴者贖身。不過各地奴隸市場依舊繁榮,就連邊遠鄉村地主階級也壓榨百姓。偽齊政權下的百姓水深火熱,據當時文學家元好問在《張文貞公神道碑》中寫道:「盜賊滿野,向之倚國威以重者,人視之以為血仇骨怨,必報而後已。」因此,北方淪陷區漢人對女真人恨之入骨。

除女真人的剝削,南宋漢人對北方淪陷區漢人的態度也十分微妙,一方面北宋對於幽雲漢人心生抵觸,待北宋滅亡,南宋漢人對住在金國的漢人態度也十分複雜,既以解救者自居,卻又將北人當做異類。而且,南宋雖有許多有志之士希望北伐,解救淪陷區,但南朝一味求和。當那些北宋亡國人去世後,金世宗和金章宗提高了漢人地位,因此,出生在金國的漢人不再那麼敵視金國,有的甚至會加入金國軍隊,與南宋作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