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浪客剑心

政客巧妙运用的富兰克林效应

作为学校圈子内唯一的蓝人,在过去一年,我只能装作一只同学眼中不谙世事的港猪,得闲无事就对着墙壁吐吐苦水,一泄心头之恨。今天,我才下定决心在博客中分享自己第一人称的观察。悲兮!谁叫我那些自诩为“自由世界最后一道防线”的朋友,都患有名为“双重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