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强

岑小强,白手起家,打拼半生,到耳顺之年,深觉世事如电影那般,不断循环往复,愿以小小人生经验,写出故事人生。

林郑妈妈点解要咁超级赶时间 尽快通过修例呢?

睇电视访问,见到我们特区的最高领导讲,我系二子之母,我都不明白,点解有人煽动青年人。林郑妈妈,妳明知有人,去煽动青年人,去加害年青人,妳作为,我们香港最高领导人,还中计谋?妳竟然无反应,去阻止奸人得逞。妳还继续去立法局,二读逃犯条例。点解妳 ...

旧时男人识女人好有品的故事 老相好送层楼做嫁妆

刚过去的四月下旬,一个星期五,我们一家在太子的食得好菜馆,吃晚饭。六时左右坐下,不久有一名素颜,约卅多年岁美丽女士,坐在我们旁边的一桌。 又不久,食店大门打开。进入一名男子,长裤短T恤,头戴白色红星白帽子,约60多到尾至7O岁左右,可谓健硕 ...

我唸书唸到小学二年级 靠在报档看杂志 学人写毛笔陈情信

继续说我在台湾打拼的故事。晚上放工,返宿舍,驾住架摩托车,在巷子口,给警察截停,让路予接载小学生的校巴离开。 见到不断的、超大型黄巴士,载着无数的小学生。读了一整天书,有小学生疲惫不堪,睡在座位上。亦有小学生,虽疲倦,坐在座位上,双眼疲累前 ...

我景仰南越自焚的和尚 讨厌去美国揾大佬的政客

早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全世界人前说,我们美国公司,5G科技不争气。我不可能,用公器帮你们,用公器搞低华为5G。我们自己,要用心做好5G才是真。 当时小强深信,特朗普出身豪门,优良白色品种,又是成功商人,更得美国人民,选入白宫,成为美国,白宫 ...

台湾壹仔高层懒叻得罪发行商 我负责善后饭都食唔落

不够壹个月,台湾壹周刊,就要诞生。但是壹周刊内部,新请回来的台湾本土高层,就接连给我麻烦。 由香港去台湾,由揾地方,落脚在台北市傍的新店市;到找人见人请人,做到冇停口又冇停手及脚,𠮶脑要做决定,更加不能停。这段时间,名中医张灿勋,把完我手上 ...

这个政府由㓥鱼、叫清洁工考物管牌,乜都要管,点算?

星期三早上,听住全城都要听的新城财经台,香树辉King King倾节目。香树辉先生,访问香港楼宇,管理学会女性副会长。女会长谈吐幽默,道出对政府,近日对业界的无理要求。 她说政府要求,不理员工入职,任何职位,不理是否扫垃圾执狗屎的伟大清洁婆 ...

黎智英话赌王“过两年就玩完” 叫我不用买船运杂志过澳门

上几期讲到去台湾发行壹周刊已遇到问题,因为新谈好的台中报纸发行商,只用摩托车,即是香港的电自行车去发行,货车都无一部,完全达不到,我对运输工具的要求,所以不能给他们,壹周刊的发行权。 我们与发行商,饭都不吃下去。我与同事李佩玲,去台中附近地踎 ...

一个肥老板 一个特朗普 都是保守兼无人性的共和党兄弟

这几个星期六,看大台的明珠台,晚上全美一叮,冠军比赛。有肌肉控制障碍患者,表演栋笃笑,好努力,口吃吃地,努力用电脑机器,讲出笑话。全塲人士,起立鼓掌,评判四人,人人赞誉。我就觉得,咁都算笑话?真是吱我打我,我都笑不出,这真是大笑话? 接住有 ...

基隆街男街坊:“不偷食,罪大恶极” 女街坊: “我系她,我都上”

近日早餐,在深水埗基隆街,某茶餐厅。早上放工吃早餐,左边四位地盘工友。一人几句,加埋最少几十句,讲“安心偷食”。几位老人家,总括一句:“不偷食,罪大恶极”。 右边又是四位,不过是四十左右,带乡音的师奶。一个师奶十几句,加埋百几句,总括又是一 ...

医生关门 艺人北上 香港搞堡垒 难道未来要去深圳睇病?

医务委员会,开会否决批准海外医生,来香港工作可以免实习。开会前主席,满腔热情说,这次会议定有好结果。怎知开会后的结果,完全是两码子的结果,大出主席意外的结果。会议一脚将四组方案,一脚一脚踢走,不批准,这就是,利益与金钱的结果。 莫非大多的人 ...

到台湾搞发行 黎主席叫我补400万挖一个主管

要到台湾开办发行书报杂志公司,或做任何大小事业,首要是人才。找了与我谂熟,80年代台湾联合报,在港办报的发行科长的陈台林科长商谈。在台北餐厅坐下,陈台林先生,人直心直,真够老友,满腔热情。将台湾民情,报纸业情况,一一细说相告。 我即时相求, ...

黎主席逼人食云南甜大包 我睬你都傻誓死唔食

听完黎智英主席,叫我去台湾,发行壹周刊。我心中盘算,这是死硬的生意,是瞓在火车轨的生意,更可以说,这不是生意,是命令的工作。不去台湾干,一定给黎智英主席,指骂我不够义气。但壹传媒兄弟,外面兄弟,行业兄弟,儿时兄弟,外间兄弟,更说台湾帮会的军 ...

华为老板任正非 帮中国人出了近千年的气

美国总统,特朗普,指使两条英语系的,小傻弟弟,利用她们什么,所谓五眼情报联盟,由加拿大大弟澳洲二弟,引用什么安全理由,扬弃华为的5G设备。 更加捉住控告,华为公主,话华为公主,与美国不喜欢及禁制的伊朗做生意。咁简单就又拉又锁,又要引渡公主去 ...

一个占旺占到妻离子散的故事

一个DQ议员,有个工作室。有一个自由工作者,名叫“水电麦”,一无工开就去工作室打趸,打吓打吓,就变成了DQ议员的拥趸,他与一起打趸的“社工仪”,结成DQ议员的民主双翼先峰。到了占旺时,他们四翼齐飞,降落占领旺角的塲地核心,开始他们的占旺革命 ...

苹果速销执笠 我出二千万硬啃一百部客货车

苹果速销网站,公开宣布执笠。真是话执就执,我就一天都光晒。忧愁在我面上抹清,人好似脱掉愁壳,不用每天忧愁上班,不用担心,给传说是美国中央情报局高层儿子、又是黎先生身边红人的洋人麦高文先生(Mark Simon),接替我的壹传媒发行生意。 我 ...

菲律宾政客为攞票揾寃鬼做替身冤 港人要自救

菲律宾反毒寃案,拉了香港人,我忍了很久,一个字都不敢涂出来。可能我自大,担心乱讲令众筹受影响,其实我最担心,话我搞乱档,被涂谨申议员骂。凃议员各方,辛苦奔走,更公众筹款,资助各被告,在菲律宾,再请大律师,上诉翻案。 其实这个所谓,以天主教为 ...

年夜饭捐钱叫黎智英太太代我抽奖 第二日俾黎老板问候我娘亲

新的一年,就在眼前。今年给壹传媒炒鱿鱼,更给他在网站诬陷,令我想起,廿多前的农历年。当年出版时,满路崎岖,好辛苦及危险,排除万难将苹果日报,放在香港所有零售店报架上。 如果,人生满百年,廿多年,等如人生四份一,实在太久太长。如无记错,苹果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