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强

岑小强,白手起家,打拼半生,到耳顺之年,深觉世事如电影那般,不断循环往复,愿以小小人生经验,写出故事人生。

颈椎复发痛到醒 靓仔医师神针艾炙更送“猫治疗”

巴士卢,讲得对,人过六十,最忙找医生。我颈椎引致,手痛旧患复发。个多星期,出入推拿、跌打医生门。医极都是,差少少。开门仍是,不够力。睡到一半,仍痛醒。 行家孙推荐,旺角黄针灸,不到四十,医好姪女腰骨患。急忘即时,致电求医。姑娘动听声音传来, ...

黎老板要我取消报贩卖杂志补贴 触发罢卖事件

今期要写,壹传媒老板,亦是我其中一位老师,及已经请了我吃鱿鱼汤羹的老板,黎智英先生。 想当年,壹周刊未装钉完,未送出零售点,我已经在钉装公司,捧着我当时,心中誉为圣经的壹周刊翻阅,当时黎主席的文章,是我及所有壹周刊同事,心中的圣经。他的观点 ...

叶一坚为朋友想到透 有餐饭骂我一个钟有因由

除神童辉哥之外,我在壹传媒,还有一位老师,他就是资深传媒人,叶一坚。如果不写,叶一坚老师,壹传媒就真是没戏看哪。 我初期与坚哥不太熟,不知是1996或1997那一年,坚哥电话打来话:“小强哥帮帮忙。”惊恐待慢总编辑的我,问:“什么事坚哥?” ...

你估佢唔到 当年很多人睇金庸小说识字

查先生金庸大侠,离世上天堂,令我想起,半个多世纪前的我,自小顽皮、不爱上学念书的我,坐在报纸档,一路售报,一路看,金庸先生,小说漫画版的连环图。 继而狂追,金大侠小说。字就是这样,一个一个串联,一个一个认字。一个一个联结,由字变句,走入大脑 ...

我由朝做到晚开工21个钟,阿老板你仲问我点解唔落印刷厂?!

壹传媒神童辉哥(何国辉) ,又教识我做事。过了不久,每日发行例会,肥主席在每天在午餐例会时,揸住能记烧鹅饭店,鹅鸡双脾饭盒,一路吃一路问我,“点解现在晚上,你小强不入印刷厂,不看印刷机,不看印苹果日报? ” 我反应之快,就是得神童辉哥启发我 ...

肥佬黎调走神童辉 生意失败再思良将

上期讲到在壹传媒内,我与为肥佬黎管钱袋的郭功臣,一起工作。突然郭功臣,带着微笑,说了一句:“占美(肥佬黎)都要睇神童辉哥(何国辉)面色。” 我听完、个心囉囉挛,脑海浮起,不祥之预兆。果然不久,肥佬黎的占美厨房,将神童辉哥,好像在厨房调味咁样 ...

有个伙记见肥佬黎急步入电梯 笑问“肥佬赶什么,急屎呀?”

95年中,苹果日报,横空出世。报贩及发行公司,由不送不卖,到疯卖,简直是疯癫地卖,疯癫地抢苹果日报售卖。 不只壹传媒内部,全港传媒,亦肯定神童辉(即何国辉),在壹传媒的能力。接住不久,神童辉又利用苹果日报高销量,翻版了在壹周刊搞壹本便利的成 ...

壹传媒猛将何国辉 将一碟碎料壹本便利搞成赚大钱杂志

讲完壹传媒两位开国功臣,静态主帅香树辉和周安桥,都要写充满爆炸力、在前线打仗、在出版本业揾大钱的、运筹帷幄的大元帅: 何国辉兄,我与他共事,超过廿年,在他身上,学习好多好多。何国辉说话儒雅,廿多年绝小发火及黑面。永远与他,谈天说地,公或私事 ...

周安桥有手腕搞掂壹传媒上市 康少范走得快高位沽股极逍遥

香树辉,帮壹周刊,渡过财政难关,打好基础。令壹传媒,壹周刊的母公司,这个妈妈,充满生机,因为有了个,懂生金蛋的孩子,是好打得的好孩子。 但是有位,周安桥大元帅,一定要讲讲他一大段。早期的黎主席,真真利害,真是要加多个真给他。次次找人,都找对 ...

香树辉壹传媒开国功臣 俾小人唱成日入马场愤而离场

上个星期天,坐在窗台看风。早上起床,大大声话,这个山竹无料到。吃完早餐,运动完。天变色,风起动,风挟带着大雨,汹涌而至。不断打往窗台,想将大窗撕裂。 不知我是孤寒或是为还保,吝啬的小强,为了省电不开冷气,久不久开窗,让生风进屋,怎知打开小小 ...

一筹备做苹果日报发行 成报就送生意上门啦....

1994年左右,我与壹传媒执行长何国辉兄,坐在桑拿房的,我们赤条条地谈天,我话你们壹传媒可以出报纸哪。 人称神童辉的何国辉问点解,我说,自从天天日报,卖给星岛集团,因为天天日报要让盈利增加,大减开支,做靓盘数,因此报纸行业,再没有竞争,个个 ...

胡仙卖天天 高层出手想买 唔俾其他人睇数

上世纪1995年,苹果日报,横空出世,所有报纸,大受冲击,拥有天天日报的胡仙亦不例外,最后将天天日报出售予公司医生,1998年左右,经济曰报发行总监,黎振辉兄,受天天日报新负责人关健聪先生所托,走来找我,接回天天日报总代理发行。当时感觉,恍 ...

当年我想告商台诽谤 来找我讲数的是肥嘟嘟的志云大师

我从小为生活,争鬪。从小为争利益,打餐死。当年的我,除了在西九及中区,经营发行书报公司。我更在元朗及屯门,独家经营所有报纸发行生意。我不想争鬪,因为我不再做天天曰报发行,无影响我生活。但是我一定要保护,元朗屯门发行公司的兄弟,免致伤害了,几 ...

澳门贵价餐厅captain 见尽曹达华晚年输清的惨事

再谈当年被取消天天日报代理权的惨事。 那天在澳门睡得差,第三天起床,已经中午。去大马路,买报纸看。什么香港报纸都有,独是无天天日报。个心忐忑不安,都不知是抵她死或是我为她担忧。走到祥记面家,草草吃了个虾子捞面。 走出大马路,直上十月初五街方 ...

当年全港罢卖天天日报的故事

再说当年被天天日报炒鱿鱼,取消我做总代理权,心乱如麻,去了澳门观音庙。神智不清,脑内空洞。眼内只有观音大士,不断叩头、叩头,不断摇住签筒,竹签跳出签筒,执拾起来,交给解签先生。 解签先生,吟唱地,唱出签文。今天隐约,只记得二句签文。龙游浅水 ...

我和壹传媒的恩怨情仇

(编者按: 上周六苹果日报网出了一篇文章,题为“壹传媒与勤力德怨侣分手”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m/finance/realtime/article/20180804/58523805),苹果日 ...

仗义每多屠狗辈 报贩定叔为我出头罢卖天天报的故事

上期讲到天天日报要炒我鱿鱼,预咗我围佢地高层,竟然揾定成枱差人等我郁手。几个钟头后同老友神探讲起,佢话好彩我忍得,否则已经拉咗。 听完神探说完,我即时清醒过来,全身冷汗,真是庆幸全身脱而退,仍存于世。即时合什,对住天花,心念上天,感恩上帝观 ...

谁知道一餐炒我鱿鱼的宵夜,竟然有成枱警察等紧拉我……

上回讲到天天日报大员关悦强,约我去圣地牙哥酒店吃夜宵,实际上是炒我鱿鱼。离开圣地牙哥酒店的夜宵店时,眼前一片片白蒙蒙的灰,一堆堆的失落。好像人生所有属于我的一切,给人夺走。 发紧恶梦开车,去到油麻地弥敦道前国宾酒家,即是今天联邦酒楼。当年报 ...

我俾人炒鱿鱼,用粗口闹足老细两个钟,佢问我可唔可俾佢走…

上期讲到天天日报在“光头能人”主政下,部署炒我这个发行经理。几个月后,新来的高层关悦强行政总裁,特意在晚上的上班时分,走下发行部,认识我,并与我谈天说发行,离开时,刻意对我说,找一晚揾我吃夜宵,我当年用了二万三千多元买了大哥大摩托罗拉,他取 ...

女儿食碗面 个肚胀到似青蛙 无良食店害死人啊..

去日本住三晚名古屋,市内游,惬意舒服,合理花钱完结。执拾行李,慢慢地拖拉旅行箱,走入地铁,坐五个站,去到市中心火车站。花好少钱,买好坐四十分钟车程的票,到三河三谷温泉车站。 走入车站商场,合埋眼找间荞麦面餐厅,草草一餐,价钱便宜又饱,但都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