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强

岑小强,白手起家,打拼半生,到耳顺之年,深觉世事如电影那般,不断循环往复,愿以小小人生经验,写出故事人生。

戏谑要讲事实,戏子佬王喜嘲讽所有警察都是垃圾,唔应该呀!

香港电台,头条新闻。竟然将香港警察,摆放咗落香港电台的垃圾筒㖞。市民投诉,警察部门投诉,通讯管理局警告。港台管理层说遗憾,及停播及剔除,有关制作存盘。但港台工会姐姐,接受访问,竟然高论说,这个节目,是戏谑制作。不应该,我们受晒责任㖞? 我想 ...

壹传媒失惊无神话我欠债4800万 唯有裁三分一人 不再做蚀本生意

我公司的钟保罗总经理,与文经理,释放回港。我全身轻松,不用每天,行又想坐又想,含住苦瓜干,每日惶恐,担心渡日。回复每天,正常生活。想起早前,艰难日子。无端端给人斩,接着深圳公司封查。同仁全部拘留,已离职预备,移民美国,深圳同仁,都不得离境。 ...

有危机未必系坏事 拣得啱或可变商机

歌神许冠杰,就是上帝给我们的,歌唱天神。他不只拥有天籁,与无限美善,感动大地万物的声音。他有与大地,所有生命,同一脉搏,同一呼吸,他感受到,大地不安,生命哭泣。他会从天而唱,给予大地,生命安慰。他用天籁,抚慰人民苦困。唱出人民希望。 他要求 ...

肥佬黎派人叫我一齐去占中 我已经周身蚁点去呀 ?!

翌日一早,我公司同事钟保罗到深圳,去到公安厅,就给公安先生收押。在港的我,紧张的我,无时无刻,都看住。都等住,钟保罗,电话声响,想知深圳公司,究竟发生,什么经济问题? 每次电话声响,都忐忑担心,看是否钟老总电话。直至到晚上,终于电话,传出他 ...

深圳公司被指出经济问题 拘留同事搞到我六神无主

再讲当年被斩伤后发生的事。在家疗伤,好快过了,两个多星期,劲闷望诲,放空等好运来临的日子。 每天早午晚,用中国传统,物理治疗,养生功夫,八段锦太极,将医生说,痊愈后将会有,刀伤后遗症,例如手臂大动作以后都不能做到,就用中国传统,养生功夫运动 ...

特朗普一个生意佬埋葬美国精神 香港高官不理人民死活照加人工

肺炎在中国 ,在台湾,在香港,在澳门,最危险嘅时候 。美国总统特朗普,接受全世界,传媒访问。我在电视机看见他,感觉到他,满口所谓关心,又话怎样,派专家去帮忙,中国肺炎疫情 。实情看出,他口与心,表里不一。骨子里说, 你地中国,都有今天喇,这 ...

壹传媒创业四大名将 叶一坚坚过“十全老人”

想到,壹传媒,可以有今天,一定要归功,创刋时,个个员工,上下一心,做了一本,敢爆城中富豪名人,阴暗面。敢写政府,贪腐狂法,黑暗问题。敢言黑帮,毒害市民,为害社会事情。 树仁书院,荣休新闻学院院长梁天伟,即壹周刊,创刊总编辑。当年离职壹周刊后 ...

教会、公司、黑社会,都是一盘生意

习主席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今天真系,给他老人家,一语讲中。全球都有新冠肺炎,大中小没分恶弱,大部分国家,人民无分,权贵贫贱而幸免。更没有,意识形态之分。共产,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极权主义,连北韩个个,都要戴口罩,独是金仔,最利害,任何罩 ...

我在台湾的十八年 钱赚不到赚到半生经历

当日被人斩后胡思乱想,想,想,想,想到我为了壹传媒,去台湾,创办香港式,发行书报,杂志公司,不经不觉,做了条好汉,十八年。为了义气,明知瞓在火车轨,等火车冁过,死路一条,都无尽向前,不思退后。 初期公司,生意不多,工作疏落。几百车队员工,只 ...

我老友食得太劲三病齐发 睇医生格价 医好执身彩

我带住担心“珠宝何”突有急病的忐忑心情,在墨尔砵上机,飞了差不多,近9小时,返到香港。 下机即时,打电话,珠宝何太太,问“肥何怎样啊?”肥何太太答,我们从日本,回到香港,直往九龙,法国医院。当值医生,见到肥何全身,比黄种人,比黄丝人,重深黄 ...

在广州被人设局 攞28万现金过关断正 请食饭借屎遁 坐大飞逃回香港

想完年青野孩子时的疯狂,因召妓染病的黑笑话及痛苦。我的脑内,又翻起昔日,堕落红尘的美少女?当年最靓,最年轻嘅小姐。不是什么大舞厅,夜总会酒吧女郎。而一定系湾仔,渣菲道及庙街,吴松街炮台街,一带嘅娼妓。 以前部份水上人家,为了揾快钱,给家中以 ...

到墨尔本俾的士司机揾笨 乱收39澳币当我系老亲衬

玩完坎培拉,就打电话,叫U伯的车,不到五分钟,U伯就到了,我们下塌的酒店。两个钟左右,就到了澳洲著名游山玩水小镇,沃加沃加。 一早在了网站,订好了赞誉有加,只有二层,当地名牌,乡村酒店。入到小小大堂,见到一位,白人员工,问都冇问我们做什么, ...

某大传媒廿年处心积累搞仇中 高官太烂只识执行唔识用脑

有某大传媒报纸,由十多廿年前到今天,标题大大个,共产党怎样怎样做坏事,共产党做了好事,又从不说。写香港警察,题目写到,怎样不好。内容文字,又不是标题这回事。正所谓图片,一看难忘。文字,就帮人慢慢洗脑。只看标题,就入晒脑。 我有个深黄,姓郭的 ...

被斩手大难不死 开完刀三天出院 练功固本培元

再讲我当年在深井被斩的事件。在医院照完X光,做完憸查。医生说,明早做手术,因为斩得深,X光片见到,去到骨,骨头被斩崩,有碎骨。所以要打开伤口,清除碎骨头,否则就会有发炎,就麻烦哪。 听完医生讲验身照X光报告,他说完伤势详情,我就被推上房睡觉 ...

野味真系唔好食 我食“里子狸”全身出红疹的惊人故事

去年猪年这只死肥猪,真是恶啃。反对送中,暴动未完,又来大瘟神。际此剧变,急速疫情,习主席封城,人人蒙面之下,写写我的,那些年痛苦,吃补品野味,中毒经验。 从小不知多少年岁。香港街头秋冬来,巷子小店,就挂上羊头,卖就是狗肉,穿山甲猫头鹰,龙虎 ...

澳洲火车误点老夫妇错过和儿子团聚 天何太狠!

悉尼火车,落首都坎培拉。订了十二点的火车,在这个先进巳发展现代化国家,火车火车会迟到。等到过了十五分钟。习惯准时上车,燥底的我,正要发火。就有位车站服务员,向住等火车乘客,温柔轻语宣布,往坎培垃火车,延迟十五分钟。 接住未见到火车,但是有五 ...

我被斩的经历 年青刀手只斩到一刀唔够喉 走时好无奈

卖不出台湾勤力发行运输公司股份,收不到亿多台湾币回香港袋袋平安,失望不只我,全台湾员工,都失晒希望。又做不到,中国时报,发行生意。又没有机会发展,更没有机会,做旺旺大公司生意。大家这段时间,都失魂落魄。唯有继续,没有魂魄地,做勤力得没前路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