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强

岑小强,白手起家,打拼半生,到耳顺之年,深觉世事如电影那般,不断循环往复,愿以小小人生经验,写出故事人生。

个个后生都作反 困住他们不是办法 顺住他们讲吓道理吧!

我的烧黄纸、刺破中指头、滴血起盟誓、饮血黄酒的大佬,年青时在赤柱,当过监狱长,他坐在监牢内,看住监犯,一路睇实犯人,代入了监犯的心态,将监狱生活,写入文章。写到赢了,早年香港文学奖。 滴血大佬又天生好歌喉,时时受邀请,在兰贵坊,唱五十年代, ...

要解决香港问题 唯有搞掂房屋

1989年左右,也是香港,沸沸滚滚的洪流,无数人与家庭,抬住个家,走,走,走,要戈移民,远走千里,不知未来, 为了避秦。但是好多只得到家散人亡,妻分子女散。 中英谈判,香港的未来前途。我同移民朋友讲,去到千里,什么民主国家,我们都是做,二等 ...

东北旅游用苹果批为“冯80”庆生 忽然感慨诉说被肥佬黎乜佢老母

再讲我和冯80(冯兆荣,前新报社长)、黎60的东北之旅。第一晚在长春香格里拉酒店睡好,翌日早早,去小龙饭店,吃过午餐。吃完饭,小龙饭店所有人,其实夹埋,数极都是三四丁友,一齐大声讲,只收廿二大元,多一毫不收,因为要扣除昨天,我们多给的78元 ...

发行总监到处借钱兼私藏杂志去卖 黎老板面黑炒之

被老板约上壹周刊,与台湾壹周刊全体中高层开会。入到会议室,黑压压一片,人多到,我只认得一、二位。打过招呼后,小强就阐述,从壹周刊印刷好之后,转移到钉装制本,然后每本包保鲜纸。我们员工,会把每板约三至四仟本书,搬运上车。一架车约廿多吨,上够地 ...

旅行上错贼车 想去吉林去错长春了......

7月初,林郑的杰作,自制逃犯条例,搞到香港,示威连场,非常不开心,天气又湿热,人好纳闷。朋友中年岁最大的老友冯兆荣老板,他刚达80,资深新闻从业工作者,前新报社长,现在在西环做地产代理大王,搞至诚地产。我和冯老板及年近60叫黎辉的同事,出走 ...

台湾壹周刊高层八国联军轰炸我 竟然仲有人问我借50万……

上期讲到,壹传媒总经理郑大姐,打电话给我,说她的美国人洋上司彼德先生,话我们报上去的台湾壹周刊预算发会计表不掂,要约我在台湾开会。 我话, “好,好,好,下星期与彼德先生开会,没问题。” 答应完壹传媒的郑大姐,我的发行经理李佩玲,行埋我的座 ...

赤子走上街头,无数父母闭翳

全球及法国学生运动,低沉不知多小年?竟然在地球,另一端的香港,给愚昧的官员,翻起大浪,让大浪绻起,发起新芽的,小中大学生运动。 我的亲人的朋友小孩,民生书院,中四学生十五岁,摆脱父亲,去示威,与同学,走上街头。父亲担心,走往铜锣湾与维园,望 ...

挨通宵练气功走火入魔 去台湾唔见1亿认真湿滞

再讲代表壹传媒,向台湾7仔谢老师,写道歉陈情信。我用了一个通宵,写咗不知多少张信纸,用充满真诚,写了仰望老师,诚意万千,的解释道歉陈情信。 我记得,当时应该,是春尽的月份,初夏的日子。天近五时左右,已经显现了,鱼肚的白,阳光亦若隐若现。应该 ...

林郑妈妈点解要咁超级赶时间 尽快通过修例呢?

睇电视访问,见到我们特区的最高领导讲,我系二子之母,我都不明白,点解有人煽动青年人。林郑妈妈,妳明知有人,去煽动青年人,去加害年青人,妳作为,我们香港最高领导人,还中计谋?妳竟然无反应,去阻止奸人得逞。妳还继续去立法局,二读逃犯条例。点解妳 ...

旧时男人识女人好有品的故事 老相好送层楼做嫁妆

刚过去的四月下旬,一个星期五,我们一家在太子的食得好菜馆,吃晚饭。六时左右坐下,不久有一名素颜,约卅多年岁美丽女士,坐在我们旁边的一桌。 又不久,食店大门打开。进入一名男子,长裤短T恤,头戴白色红星白帽子,约60多到尾至7O岁左右,可谓健硕 ...

我唸书唸到小学二年级 靠在报档看杂志 学人写毛笔陈情信

继续说我在台湾打拼的故事。晚上放工,返宿舍,驾住架摩托车,在巷子口,给警察截停,让路予接载小学生的校巴离开。 见到不断的、超大型黄巴士,载着无数的小学生。读了一整天书,有小学生疲惫不堪,睡在座位上。亦有小学生,虽疲倦,坐在座位上,双眼疲累前 ...

我景仰南越自焚的和尚 讨厌去美国揾大佬的政客

早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全世界人前说,我们美国公司,5G科技不争气。我不可能,用公器帮你们,用公器搞低华为5G。我们自己,要用心做好5G才是真。 当时小强深信,特朗普出身豪门,优良白色品种,又是成功商人,更得美国人民,选入白宫,成为美国,白宫 ...

台湾壹仔高层懒叻得罪发行商 我负责善后饭都食唔落

不够壹个月,台湾壹周刊,就要诞生。但是壹周刊内部,新请回来的台湾本土高层,就接连给我麻烦。 由香港去台湾,由揾地方,落脚在台北市傍的新店市;到找人见人请人,做到冇停口又冇停手及脚,𠮶脑要做决定,更加不能停。这段时间,名中医张灿勋,把完我手上 ...

这个政府由㓥鱼、叫清洁工考物管牌,乜都要管,点算?

星期三早上,听住全城都要听的新城财经台,香树辉King King倾节目。香树辉先生,访问香港楼宇,管理学会女性副会长。女会长谈吐幽默,道出对政府,近日对业界的无理要求。 她说政府要求,不理员工入职,任何职位,不理是否扫垃圾执狗屎的伟大清洁婆 ...

黎智英话赌王“过两年就玩完” 叫我不用买船运杂志过澳门

上几期讲到去台湾发行壹周刊已遇到问题,因为新谈好的台中报纸发行商,只用摩托车,即是香港的电自行车去发行,货车都无一部,完全达不到,我对运输工具的要求,所以不能给他们,壹周刊的发行权。 我们与发行商,饭都不吃下去。我与同事李佩玲,去台中附近地踎 ...

一个肥老板 一个特朗普 都是保守兼无人性的共和党兄弟

这几个星期六,看大台的明珠台,晚上全美一叮,冠军比赛。有肌肉控制障碍患者,表演栋笃笑,好努力,口吃吃地,努力用电脑机器,讲出笑话。全塲人士,起立鼓掌,评判四人,人人赞誉。我就觉得,咁都算笑话?真是吱我打我,我都笑不出,这真是大笑话? 接住有 ...

基隆街男街坊:“不偷食,罪大恶极” 女街坊: “我系她,我都上”

近日早餐,在深水埗基隆街,某茶餐厅。早上放工吃早餐,左边四位地盘工友。一人几句,加埋最少几十句,讲“安心偷食”。几位老人家,总括一句:“不偷食,罪大恶极”。 右边又是四位,不过是四十左右,带乡音的师奶。一个师奶十几句,加埋百几句,总括又是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