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大行點評|施羅德投資預料新興市場GDP增長放緩至4.5%左右

施羅德投資高級新興市場經濟學家David Rees發表研究報告,他指出正如與 Omicron相關的變數一樣,新型變種病毒的影響代表著一項需要多加留意的持續風險,而這種風險或有可能讓市場前景出現戲劇性轉變。不過,絕大多數新興市場已預定在未來數月內為大部份人口接種疫苗。這對於持續復甦的經濟活動而言無疑是好消息。


然而,新興市場經濟增長將於2022年放緩是無可避免的事。當中有不少經濟體系已恢復至疫情前水平,因此亦自然較難維持高於趨勢水平的增長率。由於2020年的基數較低,2021年的經濟增長顯得相對出色,但這幾乎肯定了經濟增長速度將於2022年內放緩。除這些技術因素之外,一些基本因素亦成為了作出經濟增長放緩預測的理據。


該行對已發展市場的增長預測作出下調,意味著今年的製成品需求很可能會下降。環球貿易對於新興市場經濟增長而言是重要的驅動因素。雖然企業在疫情過後進一步補充庫存或可在短期內提供支持,但要2021年強勁的出口增長持續下去,可能性便相對較低了。這似乎對亞洲、部份中歐及東歐地區,以及墨西哥的小型開放新興市場經濟體系將是不利的情況。


中國的前景很可能會引申對個別新興市場的影響。例如,若房地產行業活動低迷導致工業金屬等商品需求下降,則會衝擊拉丁美洲及撒哈拉以南非洲經濟體系的出口。


在新興市場之間,經濟增長的壓力將隨著貨幣及財政政策收緊而逐漸增加。新興市場通脹於2021年內大幅向上,抑制了不少新興市場的增長,因而迫使央行採取相對進取的加息措施,不過這種情況應會逐漸消退。不過,加息對經濟活動的影響通常會滯後六至九個月,加上各國政府或會試圖透過推出一些財政緊縮政策,藉以修復疫情對預算狀況造成的損害,經濟活動很可能會受到明顯拖累。最終可能意味著央行未必會實施市場已消化的所有緊縮政策,因此有可能為當地市場的投資者帶來投資機遇。


該行預料新興市場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將從2021年預測的6.5%放緩至2022年的4.5%左右。倘若預測正確,新興市場的經濟增長便不太可能超越部份已發展市場。儘管這應不是讓投資者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情況,但當增長溢價那麼低時時候,市場環境通常都會較為複雜。(j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