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伯樵評《有詩自唐來》︱唐詩是如何煉成的


有詩自唐來:

唐代詩歌及其有形世界

[美]倪健著

馮乃希譯

上海人民出版社·世紀文景

2021年9月出版

━━━━

文︱伯  樵

1908年8-9月,伯希和(Paul Pelliot)將自己花費五百兩銀子在敦煌所獲的寫卷運回法國。雖然藏經洞已被先來一步的斯坦因(Aurel Stein)搜颳了一輪,但伯氏仍收穫甚豐。尤其相比於不諳中文的斯坦因,漢語流利的伯希和在挑選寫卷時對漢文材料更為遊刃有餘。

伯希和在同年寫給法國中亞協會的報告中,提及一份名為《秦人吟》的殘卷。之後雖然羅振玉在關於敦煌目錄的文章中提到這一篇題,但未及深思。1912年日本漢學家狩野直喜游訪歐洲,抄錄敦煌寫本,並攜錄本返回東瀛。

1919年,與狩野過從甚密的王國維看到這批錄文,從其中讀到「內庫燒為錦繡灰,天街踏盡公卿骨」一句。以王氏之博聞強識,迅速辨識出此句見於五代孫光憲《北夢瑣言》,而這首詩的篇名也並非伯氏所誤識的“秦人吟”,而是曾名動一時、卻亡佚千年的韋莊《秦婦吟》。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