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為何我們如此輕視人命?

美國總統拜登在5月12日下令,全美降半旗5天致哀,因為美國已有超過100萬人,死於新冠感染。

美國華盛頓國家大教堂,鐘聲響起,這天敲鐘1千次,每敲1次代表1千名病歿者。

拜登在紀念儀式上的講話,還是溫情滿滿的:「今天我們在美國,標誌著一個悲痛的里程碑,100萬人死於新冠肺炎,家庭餐桌上100萬張空的椅子,每個都是無可替代的損失。」

兩年100萬人死亡,迷信西方先進性的人士,事前無法想像,這種死亡數字,會在全球最先進的美國發生。這也是神話破滅的時刻。

100萬個美國人死亡,既高於1918年美國流感大流行,也高於南北戰爭的死亡人數;那代表美國每327人,就有1人死於新冠肺炎,比整個舊金山或西雅圖人口還多;你想像一下,我們香港每幢大廈都住數百人,美國這種死亡數字,等如我們幢大廈都至少要派一個人送死,你能想像有多可怕。

美國的新冠死亡也不全在特朗普年代造成,其中大部分、約60萬人是在拜登2021年1月上任後的疫情高峰期喪命。

- 閱讀更多 -

Tags: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