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次工會浪潮 淺析亞馬遜新工會的成功經驗

在過去一段較長的時間裡,發達國家和地區的打工仔女都面臨著一種惡性循環,那就是隨著工業生產的式微以及第三產業的經濟貢獻和就業人數逐漸增加,願意投身工會成為會員的僱員就愈來愈少。當工會不能團結多數勞工,代表性有所減弱時,其政治動員能力及影響力便愈趨下降,更難保障僱員的合理權益。以美國為例,上世紀50年代有35%打工仔女是工會成員,這個數字在80年代下滑至20%,在2000年後更加跌破至不足15%。在疫情爆發前一年,有關數字更是下降至可憐的10.8%,相當於每十名僱員才只有一個願意加入工會。

 

 

勞資利益愈趨不平等  成立工會成自救出路

 

 

在工會力量減弱下,勞資不對等的關係愈趨惡化,經濟資源進一步向著有利資方的方向發展。在美國工會力量最強的1950和60年代,美國最富有的1%階層佔整個社會的所得收入約為10%至12%。當工會人員隨著年代推移而下滑,制衡富有階層的力量減少,便使他們的收入比例不斷增長。由2000年起,他們的每年平均收入已經超過該國全年總收入的20%,近年更逐漸逼近25%,相當於佔據近四份一的財富。至於對於打工仔女而言,雖然名義工資在過去50年有一定的增長,但是如果扣除通脹因素後,實質工資從80年起近乎沒有增加。按今日的購買力而言,1960年代的平均時薪為20.27美元,2018年則為22.65美元。這反映貧富差距隨著工會的政治影響力減少而有所擴大,一般民眾的生活質素未見改善。

- 閱讀更多 -

黃遠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