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殺自己人的遊戲

20160323_po_點評

學生政治組織學民思潮最近宣布將會解散,分拆成兩個組織,一個是新籌組的政黨,另一個是學生組織。學民思潮的核心人物人黃之鋒、周庭及林淳軒將會加入新政治組織,該組織還會包括前學聯的核心及其他界別的人馬。

 

學民思潮由四年前一個反國民教育組織,蛻變成一個參選機器,用學民已退出成員的講法,是學民思潮已變成了暴發戶。這樣說是質疑學民思潮已違背了初衷。然而,政治又何曾講究初衷?

 

我在大學時讀政治學。讀政治是一回事,但現實政治又是另一回事。真實政治經常和「虛偽」二字掛上鈎,我們見到的現象,通常都不是事實的全部。一些新的政治人物的冒起,除了偶發因素,也有背後的推力。

 

最令人大開眼界的是在新界東補選拿到15%選票的本土民主前線負責人梁天琦,他高票落敗,風頭一時無兩,但不旋踵馬上爆出他原來是新移民第二代的「醜聞」,傳出他的媽媽是內地人。這個消息對普通人而言,本屬無關痛癢,甚至可以鋪排成一個出身貧苦而飽含獅子山下精神的故事,但放到一名本土派的年青政客身上,就顯得相當諷刺,變成他是「有口話人,冇口話自己」了。此消息客觀上是對梁天琦的一種人格謀殺,摧毀了他繼續從政的潛力。我很有興趣想知道,為什麼這則新聞會在梁天琦取得高票之後才爆出來?

 

在新界東補選後,本土派組織包括黃毓民的「普羅政治學苑」、黃洋達的「熱血公民」及陳雲的「城邦派」馬上宣佈會於今年9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中,派五人到所有五個地區參加直選,梁天琦榜上無名。可見本土派如何玩補選、如何參加直選,幕後人早有自己的盤算。

 

不過,學民思潮組黨出來參戰,亦構成另一個激進新勢力,和本土派爭雄。一直很想參選的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由於現時只有19歲,仍未夠21歲參選。所以他去到新政黨,只能夠做幫忙拉票的政治明星或者幕後首腦,自己不能出戰。有傳他們可能會派出學民思潮的黎汶洛及前學聯秘書長羅冠聰分別出選港島區及九龍東兩區,現時仍未知道他們否會找更多的人到其他地區參選。

 

學民思潮一旦參選,便會兩面搶票,第一是會搶傳統泛民的票,千萬不要以為他們與傳統泛民主黨有傾有講,大家便不會互相「鎅」票。黃之鋒的新組織打出的是「民主自決」的旗號,有別於傳統泛民主將的「民主回歸」,這種講法好明顯是要扯走民主派當中那些不滿回歸中國的支持者,年青激進派經常掛在口邊,批評民主黨等傳統泛民是「大中華膠」。學民仔出戰,至少會搶走傳統泛民的年青票。

 

第二,學民仔亦會與本土派正面對撼。回顧2012年立法會選舉港島區及九龍東兩個選區的戰況,在九龍東區,熱血公民黃洋達與同屬的激進泛民的陶君行對撼,黃洋達得到36600票,陶君行得到27300票,由於兩人互相扯票,結果兩人皆落敗,給號稱獨立的謝偉俊以38500票低票當選。黃洋達在這區有相當實力,黃之鋒的政黨要在此區贏出,絕對不容易。

 

相對地上屆港島區出現異像,公民黨拿票拿「過龍」,拿了70400票,但只能送到陳家洛一人入議會,被指浪費了4萬票。在港島區,激進力量一向沒有太大市場,最激進的要算是工黨何秀蘭,拿了31500票當選。黃之鋒的政黨在這個區當選,就要鎅走民主黨、公民黨及工黨的選票。而本土派在此區出選的鄭錦滿,實力比較弱,要在這區當選相當艱難。

 

看到這個狀況,可以有一個簡單的總結,在未來立法會分區直選舉的局面大體如此:建制派及泛民總體得票不會大變,而泛民內部的形勢卻可能劇變,將會形成一個傳統泛民政黨、傳統激進派以及本土派和學民仔幾方的角力。

 

傳統泛民不想見到這個局面,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因此搞出一個「雷動計劃」,呼籲泛民協調。但繼本土派後,黃之鋒的政黨忽然冒出來,要協調他們並不容易 。

 

政治是虛偽而殘忍的,議會議席是重要政治資源,到了選舉的時候,人人都亮出利刃,專割自己人的喉嚨,那怕理念有多相同,也無情講。反而由於對手的票「鎅」不動,便理也不理,選舉就變成一個專殺自己人的遊戲了。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