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大名鼎鼎的《史記》早期竟然無人問津?

《史記》是中國史學界中長期備受重視的讀本,魯迅就曾以「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給予其極高的評價。後有梁啓超認為《史記》為中國通史之創始本,更讚揚司馬遷為「史界太祖」。然而,《史記》雖列「二十四史」之首,在兩漢期間地位不顯。即便魏晉南北朝有了史記學的建立,有出谷遷喬之感,但其位仍與《漢書》相距甚遠。

《漢書》(網上圖片)

《史記》書成之時,流播概況十分受限。雖說並非束之高閣,朝廷對遷書的傳播仍是控制相當的嚴格,基本上只會在統治高層間流轉。因為當中不乏記載宮廷秘事,故流播概況受限。史載武帝閱到《孝景本紀第十一》和《今上本紀第十二》時,認為遷書對己刻意貶損,因而勃然大怒。不僅刊削簡上內容,連書簡也一併催毀。因此,曹魏時期《史記》中的兩篇本紀只有目錄,沒有具體文字。

不過這也不是說《太史公書》就是「禁書」,當初漢成帝劉驁與王鳳其實未曾直稱遷書為「禁書」,頂多以「不宜」說之。再論,即使司馬遷的外孫楊惲把《史記》的副本公佈於眾,亦未嘗獲罪。而褚少孫作為《史記》的研續者,在十餘年間不斷「往來長安中」,以求取遷書,也沒有受責,反而步步高升,甚至官至博士。在《漢書.敍傳》中,班固亦只說遷書在成帝時「不布」,即撒布未廣,難以獲取,卻未說明是被查禁的。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