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魏晉南北朝的婚姻現實又好笑 要求門當戶對導致騙婚爭婚

在《禮記・卷七》就有提及「昏禮者,將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而下以繼後世也。」就是說婚姻作為萬倫之始,首要的功能就是繁衍後代。那麼如何促成一段婚姻?唯一可取的標準便是「門當戶對」,而這個亦是魏晉南北朝婚姻文化中的一大時代特色。

《禮記》(網上圖片)

不過其實門當戶對的概代早在西周時期中的禮樂制度就已經苗頭初露。那時「等级身份不同,不得嫁娶」,就是禁止貴族跟平民通婚,要求百姓遵守着「禮不下庶人」的原則,因此貴族與庶民是不能結為夫妻的。

禮樂文化中的曾侯乙編鐘(網上圖片)

有別於周朝的良賤不婚,魏晉南北朝看重的門第是介乎於官員間,即是士族與寒門之別。何為士族?在《東漢末期的大姓名士》中,唐長孺就此解釋:「東漢以来培养滋長的大姓、名士是構成魏晉士族的基礎。但決不是所有漢末大姓、名士都能在魏晉時成成為士族,唯有在魏晉時期顯贵的家族最有資格成為士族。」台灣學者毛漢光更指出唯有「累官三代以上及居官五品以上,同時合於這兩個條件者,視為士族」。可見士族不僅是世代出仕,於社會、經濟和政治上都有着特權。自魏文帝曹丕接納尚書陳羣的建議,以九品中正制選士,士族、官僚、儒門在朝廷的地位就有了明細的劃分。很多時候評審員都是出自於名門望族,以致於他們在評定士人時,往往只問出身,不問功德。最後造成門第子弟壟斷上品官位,出身不顯的只得淪為卑品官吏,加劇了「上品無寒門,下品無勢族」的門閥政治。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

秦真的亡於暴政嗎?

秦十五年而亡,縱使在歷史舞台上曇花一現,卻留下深刻的烙印。數千年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