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台灣特別行政區」藍圖初現

何柏良唯「醫」獨尊犯眾怒

本屆政府即將屆滿之際 ,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柏良醫生在接受傳媒採訪時,不但「喪插陳肇始無能」,極力貶損只有一個多星期就離任的食物及衛生局局長,更把自己的怒火燒向整個護理專業、6萬多專業護士,質疑「世界各地在應對今次百年一遇疫情,都是由醫生領軍」,香港何以交由本身「只是」一個護士的陳肇始!何醫生如此唯「醫」獨尊的心態,觸犯了眾怒!表達惱怒、不認同的,除護士外,還有醫生及專職醫療人員。下面,我節錄了部份反应(文字上我已稍作整理):

  • 衛生當局確有不足,唯做「事後孔明」不難,有哪位専家去年12月時曾警告每天確診可以萬計?(何柏良醫生也沒有。)
  • 抗疫,從來不是一個人便能成功!
  • 醫院裹只有醫生沒有護士不能完成工作。
  • 內地抗疫防疫能有超卓成就,據鍾南山院士,那是因為祖國以中西醫結合和全國上下同心所致。沒有任何一個西醫獨攬功勞。
  • 何醫生的講話充滿傲慢與偏見,態度決定高度,踩低別人不一定可以抬高自己。
  • 陳局長作為問責高官,當然應該負起她應負之責。她「領軍」抗疫,成績如何,何醫生作為七百多萬受影響的香港市民之一,當然有權評價,但把全部責任推給局長一個人,並貶低她的護士出身,很不公允、很沒有風度,何醫生作為一名資深專家,樹立了一個十分負面的樣版,應感到羞恥!
  • 抗疫工作事實上真的一團糟,只是責任不應由她(陳局長)一人負起。那些專家委員會的專家顧問,醫管局的總裁等高層,管轄社署、民政署、食環署等的局長/署長難道不須一起問責?自然,特首也不能說自己交出了一份亮麗的成績表。
  • 我從未聽過那些真有能力、在重要時刻真有用的抗疫者,不會謙虛的讃美所有抗疫同工,不會多謝那些冒險犯難的志願工、快遞小哥、環衞阿姨。而是有人竟還有臉、不知醜的跳出來說,找個護士、而不找個跟何總監一樣是「醫生」的醫生在港領軍抗疫,所以香港抗疫做得不好。
  • 香港不乏醫學專家擔任政府抗疫顧問,向政府提出意見,包括何醫生本人。然而,究竟他們的推測有何科學依據?則往往很少有交待。他們的意見又經常是人言人殊、莫衷一是,不但彼此之間相互矛盾,更不時自相矛盾,使市民無所適從,常被譏為「磚家」。
  • 與其說護士領軍不力,倒不如說特區政府過於民主、缺乏政治決斷和擔當 、 沒有統一領導的魄力,不敢採取全民檢測和動態清零的措施,幾度錯失早發現、早隔離 、早治療的最好時機,讓疫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地爆發。始作俑者,不就有政府的專家顧問嗎?他們有諉過於人的嗎?

我有一位朋友的確直斥何醫生諉過於人,又批評他忘記了自己在封城、打疫苗問題上的前言不對後語、不負責任的言論!翻查時事評論員的文章以及傳媒的報導資料可發現,何醫生的某些口碑的確「麻麻」,例如:

  • 何醫生的言論與其說是一名「專家」,不如說是一名「政客」,立場一時一個樣,今天可以主張放寬禁令,明天又可以臉皮厚得自我打臉。
  • 何醫生的立場基本上是在「收緊」、「放寬」的兩個表述方式中打轉,也基本上是跟著疫情屁股後頭走,不僅沒有提出任何有預見性的言論,反而是在不斷「馬後炮」。
  • 何醫生表示自己不會參與檢測計劃,亦沒打算報名協助採樣。他認為,全民檢測在政府「三管齊下」策略下成效低,而自己有嚴格管理生活,受感染機會微乎其微,並不懷疑自己是隱形傳播者。他又呼籲市民決定是否參與檢測時,要考慮自己的風險,以及會否是隱形患者等。
  • 在社區普及檢測問題上,何醫生的立場也是前後矛盾。
  • 有立法會議員批評何醫生沒有考慮到公眾利益,呼籲醫護界人員應該以身作則(參與普及社區檢測計劃),以儘快找出隱形傳播者。

其實,若以官職而言,新冠病毒病2020年初開始襲港之時,陳局長已是上任兩年半的相關政策局的局長,在責在理,她為什麼就不能「領軍」抗疫?事實上,何醫生沒有理由不知道,很多次的記者會上,香港抗疫的「總司令」、實質上的「領軍人」早已一再亮相。但她比陳局長更沒有醫護的背景--她就是香港最高的領導人、行政長官。何醫生突然在陳局長即將離任之時,挑起她護士出身的爭議,暴露了自己性格上的陰暗一面。正有如某專職醫療朋友的直言:香港有醫生一向自大狂妄,一直心懷新仇舊恨,鬱結難解,因而最鍾意「噏得就噏」,何况講了並無責任要負。

- 閱讀更多 -

前華員會會長 黃河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