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漢代得天下全靠迷信思想?

雖說西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一事早就深烙在我們的史學認知上,但其實武帝「獨尊儒術」是否想壟斷天下之思想就難以確定。畢竟這個說法是由學者易白沙在1916年《青年雜誌》中提出,並未見於中國古籍中。無論如何,在武帝「卓然罷黜百家,表章六經」後,儒家經學確實經歷了一個轉捩點,就是從神聖的聖賢書變成了荒唐離奇的奪政工具。

那麼儒學經書又是怎麼染上怪誕不經的色彩呢?先得從讖緯學說開始着手解釋。「讖」與「緯」本為二物,前者用作「預決吉凶」之用,比如在先秦時期「亡秦者胡也」的預言隱語就是「讖」的一種;後者的「緯」則是儒家七經引申而來的文化衍生品,譬如由《詩經》相應而成的《詩緯》般。本來兩者在合流之前,其原始概念、目的都有所不同,但因為後來漢人都會從圖讖、讖言的角度,去了解經學中所提及的吉凶禍福和治亂興衰。比方說,《漢書・五行志》會把「鐵樹開花」一事視作上天警告那些生活靡爛的官僚大亨、皇室宗族。因此,時人慢慢亦慣於把二者並稱,使「讖緯」、「經讖」等名號也登上了歷史的舞台。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