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儲錢更要儲肌肉

霸戲哥之日常#297| 乒乓夢

無意中睇咗集單元劇《母親的乒乓球》,勾番起兒時嘅乒乓回憶。嗰個時代,乒乓球絕對係草根玩意,每個屋邨總有幾張封塵嘅石枱,每張枱總有幾個踢住人字頭嘅死豆丁。霸戲哥就係其中一個。

窮等人家如我,波板、乒乓波都喺文具舖度買。波板最平12蚊一塊「流星板」,前面一塊擋唔到「西」嘅膠粒,後面係形同虛設嘅木板。進階一啲有紅雙囍,前面一塊「進攻形」正膠,後面木板,記憶中要40至50蚊一塊。再高級啲又有紅雙囍「雙星」、「三星」,但個人感覺只係個名「虛張聲勢」而已。乒乓波都有平有貴,最平嘅有「冠軍」、「盾牌」,幾蚊一筒六個,通常打兩打唔係踩扁就爆波。貴少少有「友誼」、「双魚」,有一期仲出咗啲橙波,打夜波時易睇啲。

屋邨仔打乒乓波叻唔叻唔係重點,最重要夠氣勢,正是輸人唔輸陣也。因為波枱係公家嘅,同成日有人打緊,你想打兩板就要同陌生人「猜枱」。通常係打鋪「六分四」,贏留低輸就夾尾巴走。當年「猜枱」仲有個霸氣口號——「留波、留板、留底褲」,意思係輸一方係都賴死嘅話,就要輸波、輸板同底褲。

霸戲哥自問打乒乓波幾有天份,從來猜枱贏多輸少,又因為串串貢(如開波拋波要到十樓高),都得罪同區唔少豆丁。後來升中一,先發現天外有天,打得叻嘅同學有跟開教練,用嘅球拍動輒過千,仲見佢哋時不時拎支洗板水出嚟噴噴抹抹……我就知乒乓波其實唔太啱我。

我只係享受猜枱贏完,睇住輸家落荒而逃嗰種快感。

霸戲哥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儲錢更要儲肌肉

積谷防飢,到了中老年紀就要儲錢,準備退休後的生活。 年紀大了,肌肉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