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疑填錯簽到簿 化驗師涉襲下屬後尾枕

(星島日報報道)渠務署合約化驗師疑因下屬填錯簽到簿,在薄扶林的辦公室內拳打對方後尾枕,被控一項普通襲擊罪。他不認罪受審,事主供稱當日聽到被告稱「都叫咗你寫好啲」後便遭拳打一下,又指二人雖會互相幫忙,但關係只屬普通朋友,案發後經常失眠、精神欠佳,因擔心遭對方報復而「誠惶誠恐」。  任職渠務署行政助理的事主曾梓威供稱,四十一歲被告張伯琦是他的直屬上司,對方當日早上表示事主的簽到簿有問題,要求他往行動部辦公室檢查。事主遂與被告一同離開會議室,前往同層的行動部,但步至走廊轉角位時,被告突然稱「都叫咗你寫好啲」,並從右後方拳打曾的後尾枕一下,發出「嘭」一聲。  事主憶述,當刻感到疼痛及少許暈眩,「眼前黑一黑」,因此未及反應。二人走到行動部後,事主按照被告指示,在已修改的記錄加簽作實,又稱「你講還講,唔好郁手」,被告沒有回應。  辯方在盤問下指出,事主與被告的關係並非如其所述般「普通」或「從來沒有好過」,舉例指被告曾經贈送玩具等予事主兒子、被告會以「兄弟」或「死仔」稱呼他、二人經常談及育兒心得等生活瑣事。事主回應稱,上述事情確有發生,但強調對其他同事一視同仁。  事主重申普通朋友關係    辯方續指,事主曾於通訊程式Signal開設群組討論政治議題,事主出於信任把被告加入群組內。事主堅稱只是因為他們政見相同,毋須「信得過」對方才可加至群組,重申兩人僅為普通朋友,惟同意雙方有互相幫忙且無所不談。  擔心遭報復「誠惶誠恐」  事主補充,他遇襲後情緒受困,經常失眠,精神欠佳,並向高級化驗師黃潤昌透露此事。數天後,事主從同事口中得知被告更改了工作安排,但並未收到對方通知,因此擔心會遭被告報復。黃隨後轉述被告稱會道歉,但他從沒道歉,事主最終決定報警,形容自己這段時間與被告仍保持上司下屬的關係,因而感到「誠惶誠恐」。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