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不甘被寫「醜」了 名妓李端端主動要求翻案

唐代女子敢愛敢恨,面對有欠公正的評價,往往能夠挺身而出,據理力爭,即使是社會地位低微的妓女。話說唐代風流詩人崔涯喜歡對妓女評頭品足,得到他稱許的自然升價百倍,反之被貶者門庭冷落。當時揚州名妓李端端不幸被踩得一文不值,為了生存,她選擇主動上門找崔涯評理,事跡見於《雲溪友議》,以及唐寅(伯虎)的名畫《李端端落籍圖》。

《李端端落籍圖》縱122.7cm 橫57.3cm,屬國家一級文物。(網上圖片)

《雲谿友議》為晚唐處士範攄所著筆記小說,記述不少唐玄宗開元以後的文人逸事,在中卷的〈辭雍氏〉篇中,即記載了崔涯及名妓李端端的故事。

話說崔涯是淮揚名詩人,為人豪俠,長於宮詞,與大詩人張祜齊名。據說崔氏喜歡出入青樓妓院,每以詩作對妓女評頭品足。偏他的詩作大受歡迎,每題一首詩,都能傳到街知巷聞,「譽之,則車馬繼來;毀之,則杯盤失錯。」若從今日來看,崔涯是不折不扣的網紅或KOL。由於崔涯影響力太大了,妓女們對他是又愛又怕,「紅樓以為倡樂,無不畏其嘲謔也」。崔氏評人是絕示客氣的,曾經他評一位妓女是「雖得蘇方木,猶貪玳瑁皮。懷胎十個月,生下崑崙兒。」詩中譏諷那位妓女貪得無厭,既得蘇方木又貪心想要玳瑁皮,所以生下的兒子也不是好東西。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