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數字經濟系列之 “數字經濟對中國的重要性和戰略意義”

博客文章

數字經濟系列之 “數字經濟對中國的重要性和戰略意義”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數字經濟系列之 “數字經濟對中國的重要性和戰略意義”

2023年03月30日 13:39 最後更新:13:59

楊德斌 

第十四届港區全國人大代表

大灣區國際信息科技協會會長 

作為第十四届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我剛參與了制定中國發展方向的討論。其中的數字經濟領域,既是我的專業,亦關乎香港的未來走向。既然「得數據者得天下」,大家要知道國家高速列車即將駛往的向方,才能更好地準備自己。

習主席關注數字經濟戰略意義的重要指示:

數字經濟是繼農業經濟、工業經濟之後的主要經濟形態之一,是高質量發展之路的助推引擎。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高度重視發展數字經濟,將其上升爲國家戰略,數字經濟正逐漸成爲把握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新機遇的戰略選擇。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面向未來,我們要站在統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域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高度,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發展安全兩件大事,充分發揮海量數據和豐富應用場景優勢,促進數字技術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賦能傳統産業轉型升級,催生新産業新業態新模式,不斷做强做優做大我國數字經濟。這一重要論述爲我國發展數字經濟指明了前進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對推動構建新發展格局、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構築國家競爭新優勢具有重大戰略意義。

數字經濟關係國家發展大局。黨的十九届六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决議》提出“壯大實體經濟,發展數字經濟”。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四次集體學習時强調:發展數字經濟是把握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新機遇的戰略選擇。

對於數字經濟國家戰略意義的十大觀點總結:

一、數字經濟是中國經濟在第四次工業革命中實現換道超車的寶貴機遇,對實現高質量發展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意義。

二、以數字經濟發展推動構建新發展格局。

數字技術、數字經濟推動各類資源要素快捷流動、市場主體重構組織模式、各類市場主體加速融合,實現跨界發展,打破時空限制,延伸産業鏈條,暢通國內外經濟循環。

增强發展新動能。數字經濟打破了傳統經濟模式中存在的時空限制,降低了信息的非對稱性與非完整性,以其特有的滲透率以及發展效率推動産業結構全面升級,縮短了産業鏈優化的進程。

暢通經濟大循環。生産、分配、交換、消費是經濟活動的四大要素。各要素環節暢通,以生産促進消費,以消費促進生産,是整個國民經濟有序運行的前提條件。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經濟活動需要各種生産要素的組合在生産、分配、流通、消費各環節有機銜接,從而實現循環流轉。”

三、以數字經濟發展推動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

現代化經濟體系是由社會經濟活動各個環節、各個層面、各個領域的相互關係和內在聯繫構成的一個有機整體。數字經濟通過高創新性、强滲透性、廣覆蓋性貫穿了經濟發展各領域,不僅提供了新的經濟增長點,而且是改造提升傳統産業的有力支點,日益成爲加速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引擎。

激活經濟增長新動能。進入數字經濟時代,數據資源成爲了關鍵的生産要素,帶來新産業的涌現,也實現了産業在空間上的重新布局,爲欠發達地區提供了新的發展機遇,逐漸成爲現代化發展的核心競爭力。

 提升傳統産業新發展。數據對傳統生産方式變革産生了重大影響。實體經濟和數字經濟融合發展成爲經濟現代化發展的必然趨勢。

四、數字經濟推動構築國家競爭新優勢

數字經濟事關國家發展大局。當今時代,數字技術、數字經濟是世界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的先機,是新一輪國際競爭重點領域,是抓住先機、搶占未來發展制高點的必然選擇。

提升核心競爭新能力。數字經濟激發了數字産業化和産業數字化的發展,推動了技術、模式、業態的多維升級,是我國構築國家競爭新優勢的强勁動力。

促進國際廣泛合作。進入新時代,世界各國日益成爲一個相互聯繫、相互依賴、共同運動的經濟有機體,而數字經濟正在成爲重組全球要素資源、重塑全球經濟結構、改變全球競爭格局的關鍵力量,其不僅開拓了國際合作的廣泛空間,發展成爲世界經濟合作的重要橋梁和紐帶,而且極大地推動各國發揮各自比較優勢,助力實現互利共贏。

五、數字經濟對國家安全的作用進一步凸顯。隨著數字化深入各行各業,各領域對數據安全的保障能力也有了更高的要求,發展數字經濟,或者說發展其中的數字安全産業,有助於增强國家數據安全産業基礎能力和綜合實力。

六、數字經濟是貫徹“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五大發展理念的集中體現。數字經濟集中體現了創新的內在要求;提高了供需匹配效率,有助於實現城鄉之間、區域之間的協調發展;能够極大地提升資源的利用率,是綠色發展的最佳體現;最大特點就是基於互聯網,而互聯網的特性就是開放共享;爲落後地區、低收入人群創造了更多的參與經濟活動、共享發展成果的機會。

七、數字經濟有利於增强創新能力,推動構築國家競爭新優勢。

數字技術、數字經濟是當今世界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的先機,有利於增强創新能力,是新一輪國際競爭重點領域,是抓住先機、搶占未來發展制高點的必然選擇。

八、數字經濟是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抓手。

以新一代信息技術與製造技術深度融合爲特徵的智能製造模式,正在引發新一輪製造業變革,數字化、虛擬化、智能化技術將貫穿産品的全生命周期,柔性化、網絡化、個性化生産將成爲製造模式的新趨勢,全球化、服務化、平臺化將成爲産業組織的新方式。數字經濟也在引領農業現代化,數字農業、智慧農業等農業發展新模式就是數字經濟在農業領域的實現與應用。在服務業領域,數字經濟的影響與作用已經得到較好體現,電子商務、互聯網金融、網絡教育、遠程醫療、在綫娛樂等已經使人們的生産生活發生了極大改變。

九、數字經濟是貫徹落實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推動“大衆創業、萬衆創新”的最佳試驗場。現階段,數字經濟最能體現信息技術創新、商業模式創新以及制度創新的要求。數字經濟的發展孕育了一大批極具發展潜力的互聯網企業,成爲激發創新創業的驅動力量。衆創、衆包、衆扶、衆籌等分享經濟模式本身就是數字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

十、數字經濟推動社會治理進入進的發展階段。

數字化革命不僅深刻體現在經濟領域的要素轉型與發展,也深植社會治理領域的結構重塑,這種信息化轉化的實用性資源已經成爲推動全社會領域發展驅動的重要力量。總體而言,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以及元宇宙等前沿數字技術與治理場景的不斷演變,推動著社會治理理念、方式、模式的持續創新,從社會治理數字化到社會治理智能化再到社會治理智慧化,這一技術工具轉型成爲推動社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必由之路。




楊德斌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支持特區政府爲23條立法

2024年02月14日 18:24 最後更新:02月15日 11:07

1月30日,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李家超宣布啓動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公衆諮詢。 香港基本法第23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爲,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其實,每個國家都有類似的法律來保障其國家安全。美國早在1917年就出臺了《間諜法》,並爲叛國行爲定義爲:對美國發動戰爭,或追隨他們的敵人,給予他們援助。英國去年訂立了《國家安全法2023》,該法案引入了外國干涉罪和外國影響力登記計劃(FIRS)。

2013 年,史諾登泄漏國家安全局 (NSA) 的高度機密資訊逃離美國路經香港到俄羅斯,被美國司法部指控兩項違反 1917 年間諜法和盜竊政府財產罪。

香港作爲中國的一部分,有責任爲國家安全立法,完善香港基本法。有了這個前提,大家可以更加聚焦民生問題,推動經濟發展。

楊德斌,港區全國人大代表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