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東莞物流園 真正的大灣區協作

博客文章

東莞物流園 真正的大灣區協作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東莞物流園 真正的大灣區協作

2023年04月24日 19:09 最後更新:20:57

香港立法會議員分紅隊和紫隊兩隊,由特首李家超帶隊,到訪廣東,其中一個重點,是調研粵港澳大灣區如何齊心合力,作高質量發展。

一行人去了參觀東莞—香港國際空港中心,這的確是一個大灣區合作的典型案例,值得一書。

香港是國際航空樞紐,過去3年受疫情影響,客運一度幾近停頓,但貨運卻一直忙過不停,但香港的樽頸亦突顯出來。

香港發展國際航空樞紐生意,1. 缺地。2. 缺人。3. 受到政治因素約束。

以興建機場第3條跑道為例,由2016年開始拍板興建,去年11月25日才正式啟用。填海拓地 650 公頃,跑道工程歷時4年完工,其他工程包括擴建二號客運大樓、興建 T2 客運廊、新旅客捷運系統及行李處理系統,預算於 2024 年完成。

由於當年受政治因素影響很大,填海規模固然受限,也不敢直接向立法會財委會申請撥款,繞一個圈由機管局自行借貸融資興建,增加了利息開支,間接花多了錢,時間也用多了。

如今完善了政制,大大減少政治阻力,但香港缺地、缺人的問題仍未解決。

我們要改變一下思維方式,要定下目標然後倒推。國家定下了2049年發展成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目標,估計屆時中國的GDP是美國的兩倍,粵港澳大灣區很大機會仍然是國家經濟的火車頭,而香港很可能仍是粵港澳大灣區國際航空樞紐,用這個26年後的遠景去倒推,香港航空業要如何發展,才可以追上這個巨大的需求?

我和空運業人士傾過,不要講去到2049年,只是去到中途目標時點2035年,香港機場只有3條跑道並不足夠,要有5條跑道。廣州白雲機場現在有3條跑道,到2035年有5條跑道,而上海浦東國際機場在2035年將擴至擁有8條跑道,香港機場的規模不夠。

另外,香港不夠人不夠地,就要向內地借人借地,香港機管局在東莞搞的香港國際空港中心,就是這種概念。現在香港有大量空運貨物由內地運到香港機場,然後作分類處理,再行清關,運上貨機出口。在東莞設立物流中心後,就將這個工序前置到東莞港的綜合保稅區內,用香港空運貨物保安的方式,理貨清關,再從水路無縫運到香港國際機場的貨運碼頭,無須安檢直接上機轉運到世界各地。國際貨物亦可套用上述路線反向進口內地。

香港不止土地不夠,連跨境貨櫃車司機也嚴重不足,這個在東莞理貨清關海運到港的方式,節省了跨境司機,未來可以處理香港一半的空運貨量。香港用好大灣區腹地,和東莞合作雙贏,這是真正的大灣區協作。

香港若建不起5至8條跑道,是否可以控股珠海機場?機管局自2006年便以專營權模式經營管理珠海機場,港珠澳大橋落成之後,更拉近了香港機場及珠海機場之間的距離。機管局去年11月和珠海市簽署諒解備忘錄,研究入股珠海機場。但機管局只做小股東用處不大,仍然是兩個機場的思維。若機管局能控股珠海機場,然後港珠兩地機場完全合併使用,就是另一回事。珠海正規劃興建第2跑道,兩地機場合併運作,有一加一等如三的效應。

過去粵港各自為政,競爭心態甚於合作。未來在粵港澳大灣區一體發展的思維下,「9+2」城市要各大力發揮本身強項,在不同領域各自合作讓利,才能以最快速度,建成世界一流的灣區。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香港國際中心地位難以代替

2024年07月22日 18:30

中共二十屆三中全會的決定全文公布,當中涉及香港的部分雖然不多,但是值得注意。

三中全會決定中旁及香港的有兩處,重點論述香港和澳門的有一處。旁及的第一處是第五部分「健全宏觀經濟治理體系」第19條「完善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機制」,指出國內不同地區的區域發展協調戰略,提到「推動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等地區更好發揮高質量發展動力源作用......完善區域一體化發展機制,構建跨行政區合作發展新機制,深化東中西部產業協作」。

這部分是希望粵港澳大灣區好像其他的區域協作板塊一樣,建構跨區合作的新機制,成為一個高質量發展的動力源,推動國家經濟發展。

第二是決定第八部分「健全全過程人民民主制度體系」第32條「完善大統戰工作格局」,當中有一句提到「完善港澳台和僑務工作機制」。相信中央是要各個環節都能發揮統戰作用。香港在內部局勢穩定之後,將可發揮更加多的對外統戰作用,但如今海峽兩岸局勢緊張,香港對台統戰作用下降,但香港海外聯繫的角色突顯,可以更好的發揮「說好中國故事」的作用。

不過,三中全會決定和港澳最有關係的,是第七部分「完善高水平對外開放體制機制」,當中有一段專門論及港澳,指港澳要「發揮『一國兩制』制度優勢,鞏固提升香港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地位。支持香港、澳門打造國際高端人才集聚高地,健全香港、澳門在國家對外開放中更好發揮作用機制。深化粤港澳大灣區合作,強化規則銜接、機制對接」。

這段文字需短,但內容豐富。當中講鞏固提升香港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地位,以及深化粵港澳大灣區銜接,可以說是長久以來的目標。但以三中全會的高度,提出對港澳的新要求,主要就有兩點:

第一,支持香港澳門打造國際高端人才集聚高地。可以想像,特朗普很大機會當選美國總統,他和副總統候選人萬斯的配搭,反華味道濃郁,中美再開打貿易戰的機會上升,而美國國內排華的風氣將會更盛。特朗普在上一屆任期內,搞出所謂「中國行動計劃」,旨在全面消除中國間諜、防止美國科技被中國盜竊,搞出很多冤假錯案,最後查無實據,涉案的學者就被冤枉了幾年。

預計未來這些事情會再次發生,美國的華裔人才,特別是科研人才,可能會想離開美國,去其他地方發展,但部分人未必想直接返回中國內地,香港就成為一個很好的國際高端人才集散之地。從科技園、數碼港、生產力促進局的各項支援科創投資的計劃,到香港多所大學的教硏工作,都可全力吸納國際高端人才,令香港發揮更大的人才樞杻作用。

第二,健全香港在國家對外開放中更好發揮作用的機制。三中全會決定沒有具體明言香港如何發揮作用。但無論在金融和科技領域,香港都可以是國家對外開放中有關鍵角色。香港既有聯通國內的作用,亦有兩制的特別優勢。以金融為例,由於人民幣尚未開放自由兌換,國家有外匯管制,資金不能自由進出。但香港是一個資金自由流轉的國際金融中心,可以發揮非常獨特的作用。

另外,三中全會決定亦都有提到加快建設上海國際金融中心,有評論說會對香港構成挑戰。其實不只是上海,新加坡、倫敦、紐約都是香港的競爭對手,但正如之前所提到,上海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因為人民幣未能自由兌換,始終受到較大限制。這方面香港就具備獨特的優勢。

試想一下很多國家如巴西,與中國貿易中有大量貿易盈餘,隨著逐步與中國進行本幣交易,變相會持有越來越多的人民幣資金。在一個主權國家眼中,如果將這些人民幣投資入中國內地,這些資金想退出時,都要向外匯管理局申請批准。但是如果投資在香港,無論是做人民幣存款還是投資其他人民幣資產,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有非常大的便利,所以香港在這方面有難以替代的優勢。

結論是三中全會的決定有關港澳的文字需短,但意義重大,無論是希望香港吸納國際高端人才,還是希望香港在國家對外開放中發揮作用,都有重大含意。香港要好好把握當中的機遇,快速上馬,才可以吃盡國家進一步改革開放的紅利,為自己找到新的出路。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