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岑大法官見到英國剝奪自由為何不發聲?

博客文章

岑大法官見到英國剝奪自由為何不發聲?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岑大法官見到英國剝奪自由為何不發聲?

2024年06月13日 18:30 最後更新:19:44

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岑耀信辭職後,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文章批評香港的法治,他不但評論正在審訊中的「35+顛覆案」,有藐視法庭之嫌。他又指香港的《港區國安法》及煽動罪嚴重限制了法官的自由,有些法官受到日益陰暗的政治情緒的恐嚇或說服,已經忘記了他們「作為主體自由捍衛者的傳統角色」。

岑耀信這篇評論,不但放大了法官的政治角色,甚至打倒了昨日的我。他在2019年獲委為香港終審法院的非常任法官,其後2020年訂立《港區國安法》之後,英國政府催逼英國法官撤離,岑耀信在2021年3月於《泰晤士報》發表評論文章,當時他仍然認為英國政府叫法官對香港司法制度展開政治杯葛,是「混淆了民主和法治」。如今岑耀信的評論,正正是混淆了民主與法治。

岑耀信在英國牛津大學受教育,之後留校任教,到1975年成為大律師,2012年直接被委任為英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在法律界和仕途都一帆風順,或許與他與保守黨的密切關係有關。岑耀信在70年代曾經是英國大律師和政治家約瑟夫男爵(Keith Sinjohn Joseph)的緊密助手。而約瑟夫曾在包括戴卓爾夫人在內的4任首相內閣中任職,被稱為「戴卓爾主義」產生的關鍵人物,早在1974年約瑟夫就和戴卓爾夫人合作,組織一個政策研究中心(The Centre for Policy Studies),成為保守黨的智囊,約瑟夫是核心人物。岑耀信早年曾為約瑟夫打工,亦是他的演講稿的寫手,後來才轉任大律師。

岑耀信滿口司法公義,未知他對英國司法相關的政治事件,曾否發聲批評?

第一,2011年英國騷動事件。2011年8月6日晚,英國首都倫敦開始爆發連場暴動,到8月10日才初步平息。暴動的導火線是8月4日在倫敦北部的托登罕,一名29歲黑人男子達根被英國警察槍殺之後,民眾上街抗議警察暴力,爆發大規模的暴亂,英國政府鐵腕對待,法庭全面配合。從騷動爆發到8月13日的7日之內,已經有2200多人被捕,當中超過1000人被起訴,絕大部分都涉嫌搶劫和違反公共秩序,其中年紀最小的只有11歲,大部分都是年輕貧民,多數來自少數族裔聚居的地區。

當時英國各地的法院幾乎是24小時不停運轉,連續兩個星期快速審理案件,很多被捕者根本沒有機會找律師,沒機會找法律援助,沒有機會為自己辯護,一眨眼之間,就被法庭判處入獄,不少更被判了3、4年較長的刑期。就是因為速審速判,在短期內把暴亂壓了下來。我在2019年曾建議特區政府高層仿倣效英國這種速審做法,但高官當時指,這樣做本地難以接受,而法院也不願做。

以岑耀信的標準,英國法庭按不公義的法律以這種火速審訊,完全違反英式自由民主原則,岑耀信當時作為大律師,有沒有為當時被捕示威者的權益發聲呢?我就相信沒有了,他不但不討厭英國這種殘忍的司法制度,甚至在第2年,即2012年,加入其中,直接被任命為英國最高法院法官。

第二,接受移送盧旺達計劃。英國政府決定遣送非法移民到盧旺達,以遏制非法移民經英倫海峽偷渡至英國。有人把事件告上法庭,2023年11月15日,英國最高法院裁定辛偉誠政府的「盧旺達計畫」違法。最高法院認為,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非法移民在被英國政府安置到盧旺達後,面臨被遣送回原籍國和其他不安全地點的風險,違反了《人權法》的「不驅回原則」。後來辛偉誠政府堅持推行「盧旺達計畫」,推動英國會通過法律,「盧旺達計畫」最終成事。其後不見英國最高法院法官再出來批評政府的做法,也不見有英國法官因為「盧旺達計畫」違反人權法而辭職。

在岑耀信口中,香港的法官「大多是值得尊敬的人,有普通法的自由本能,但他們要在中國創設的不可能政治環境下運作」。套用同一邏輯,英國的法官也大多是值得尊敬的人,有普通法的自由本能,為什麼他們又可以在英政府創設的不可能政治環境下運作呢?

順便提醒一下岑大法官,英國普通法有「議會至上」(Parliamentary Supremacy)原則,當議會作決定後,法院就要收聲。法官不應存在什麼「普通法的開明本能」,去挑戰議會(在香港是全國人大和本地立法會)的決定,否則三權很易衝突失控。難道岑大法官忘記了這個憲法學基本原則?

可以這樣總結,在岑耀信的眼中,有兩套不同的標準。英國政府鎮壓暴亂速審速判,英國議會立法支持政府把非法移民送到盧旺達,岑耀信沒有絲毫意見。但他辭任香港終審法院的非常任法官,理由是法官不能行使普通法的自由本能,他有很多意見。岑大法官具有這種選擇性的自由本能,不再出任香港終審法院的非常任法官,看來也不是香港的損失。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蘿蔔快跑」無人的士的啟示

2024年07月12日 18:32

前兩日說到香港的士業必須自強,否則必會被時代淘汰。就在這兩天,武漢發生的一宗小交通意外,惹起很大注意。

百度旗下的第六代無人駕駛的士蘿蔔快跑,已在武漢大面積開始試營運,當日一架蘿蔔快跑的士在武漢街頭撞到一名大媽,導致了交通擁擠,相關影片登上熱搜,被撞的大媽原來是衝紅燈,事後送院亦無大礙。事件不但沒有造成蘿蔔快跑的災難,更加大大吸引了眼球,令到母公司百度的股價急速飆升,世人開始注意到無人駕駛的士。

內地有19個城市正在試驗無人駕駛的士,很多都是局限在一個小區內試驗。但武漢試驗的範圍最廣泛,去年百度在武漢已經有全球最大的無人自動駕駛運營區,去年武漢市無人駕駛的出行訂單有73.2萬單,服務90萬人次,絕大多數由蘿蔔快跑無人的士提供。今年武漢的試驗全速推行,目前蘿蔔快跑在武漢街頭的的士已經有超過300部,營運時間由最初的朝9晚5延長至24小時,營運區服務面積覆蓋武漢12個行政區,覆蓋3000多平方公里,觸及770萬人,超過武漢一半人口。

估計今年內武漢的蘿蔔快跑的士會增至1000部。無人的士初期試運的時候,在車上會配備人類安全員,必要時取代機器介入駕駛,但現在武漢蘿蔔快跑的全無人駕駛訂單比例已超過70%,換言之,70%車上連安全員都沒有,是全無人運作。

中國和美國是全球無人駕駛最領先的兩個國家,正在你追我趕。如果對標美國最大的自動駕駛場服務商、谷歌的關連公司Waymo,上月在舊金山宣佈,為該巿80萬市民開放24小時服務,在舊金山有300部無人駕駛汽車,看來很快就會被百度的蘿蔔快跑超越。

蘿蔔快跑由營運之初一直蝕錢,到最新的第六代無人車,成本下降60%,每一架無人的士的採購價已經降至20.5萬元。由於汽車成本下降而且不需要再配置安全員,百度估計今年年底蘿蔔快跑將會在武漢實現收支平衡,明年全面盈利。

內地試行無人駕駛的最大吸引力是在其低價,以蘿蔔快跑於武漢為例,每10公里路程車費是4至16元人民幣,而普通網約車車費為18至30元,的士車費更高。蘿蔔快跑有極大的價格競爭優勢,但亦都有面臨兩種批評。

第一是開車太差。批評不是說它開得太過冒進,而是開得太慢,偶爾會在路口停車後會Hang機不懂再開車。而且晚上道路無人的時候仍然是相當安全地駕駛,被評為是「笨蘿蔔」。

第二個批評是搶了的士司機的飯碗。近日武漢建設汽車客運有限公司發表了公開信,批評無人駕駛設備搶掉了他們司機的飯碗。這個公司有159部的士,從4月開始已經有4部的士退出營運,未來有擴大的趨勢。因為在蘿蔔快跑的競爭下,的士司機的收入拾級而下。

科技進步得太快,人和機器爭飯食的情況已開始出現。蘿蔔快跑在武漢的大面積試驗,相信只是一個開始。未來在全中國的範圍,估計無人的士會大面積展開業務,無人駕駛將會是中美科技競爭的另一條新賽道,而無人的士就是無人駕駛的一個最佳切入點。蘿蔔快跑急促發展,引起兩個反思。

第一,的士服務差,終會被淘汰。蘿蔔快跑在武漢推出的時候,宣傳就是「不拒載、不抽煙、不繞路」、「整治暴燥老司機」, 恐怕這些的士司機陋習,香港的情況更嚴重。香港的士現在受到網約車的挑戰,但是未來到無人駕駛的士在全世界範圍成行成市的時候,香港即使行得多慢,最後總會出現無人的士。這需要5年? 抑或是10年?香港的士業即使自強,亦都未必能夠生存,不自強就更是死定了。

第二,無人駕駛,還可擴展。無人駕駛的士只是第一步,由L0至L5的自動化駕駛,將會逐步實現。既然蘿蔔快跑已經實現了最高級的L5全自動化駕駛,相信這種系統最後都會開放給私家車使用,這樣帶來全面性衝擊,固然會搶走司機行業的生意,甚至連車位的價值都會大幅下降。

試想到時私家車車主坐著無人駕駛汽車上班,落車之後車子會自動走回自家屋邨的停車場停泊,那麼旺區的停車位價值就會大跌。另外,如果屋邨之內的停車位太貴,回家之後亦都可以命令自動駕駛汽車,跑到比較遠而更加便宜的地方停車。現時香港很多地方車位動輒都要兩百萬元以上,當無人駕駛成行成市時,就看不到這些車位這麼高的價值了。

無論如何,新技術的出現,是會帶來「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大家要戴好安全帶,迎接新技術的來臨。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