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海外「港獨友」玩太盡 612集會慘淡 英加台參加人數皆創新低

博客文章

海外「港獨友」玩太盡 612集會慘淡 英加台參加人數皆創新低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海外「港獨友」玩太盡 612集會慘淡 英加台參加人數皆創新低

2024年06月14日 19:00

6月12日是當年「黑暴之亂」的序幕日,遠遁海外的「黃友」視之神聖日子,幾年來都大鑼大鼓在各地舉行所謂紀念集會,參加人數多少有一定指標作用。心水清政圈朋友細看近幾年的出席情況,發現一年不如一年,今年雖是612五周年,在場港人卻創歷來新低,場面相當慘淡。

我與朋友分析有兩原因:1是集會被極端「港獨分子」把持,玩得太盡,一般單純支持反修例的港人恐有風險,不想與他們埋堆;2是許多海外港人已漸心淡,加上生活壓力逼人,出現「抗爭疲勞」,寧願歸於平淡。

海外「黃友」組織大鑼大鼓,在英加美澳等14個地方搞612五周年紀念集會,雷聲甚大,但雨點極小,參加人數寥寥,一年不如一年,顯示很多移英港人擔心風險,亦出現「抗爭疲勞」。

海外「黃友」組織大鑼大鼓,在英加美澳等14個地方搞612五周年紀念集會,雷聲甚大,但雨點極小,參加人數寥寥,一年不如一年,顯示很多移英港人擔心風險,亦出現「抗爭疲勞」。

海外「黃友」事前為了造大個勢,藉此向國際宣示港人「抗爭」仍方興未艾,有黃媒在612之前,列出全球各地的紀念活動,將在英加澳紐美和台北共14個地方舉行,單看預告,堆頭的確很大,驟眼以為會有成千上萬人參加。

實情如何呢?雷聲隆隆響,但雨點卻小得可憐。先說「黃友」聚居的英國,他們在香港駐倫敦經貿辦門外集會,紀念「反送中」展開5周年,在場者寥寥可數,大會聲稱有 500人,以過往慣例,多是報大數,一般打個8折就是實際人物,即約400人出席。

即使依大會估計的人數,也比去年的逾800人,減少了近4成。連在埸的「攬炒巴」劉祖迪也坦言,往後一段時間將是運動的「低潮期」,不過他循例叫大家不要灰心,「等待下一次起義的契機」。

至於英國第二大城曼徹斯特,6月9日的遊行只有80人響應網上強召,前來吶喊,而3天後的「大集會」也少於500人,當中包括部分旁觀者。另一大城市諾定咸,人數就更少,參加者大概只120人。

政圈朋友細看現場拍攝片段,有一景象十分搶眼,就是示威者不單止如常舉起「光時」黑旗,還升起一面藍白旗,聲稱是香港獨立的「國旗」,擺明車馬把紀念反修例活動轉變為「港獨」升旗禮。

這類集會的「港獨」色彩愈來愈濃厚,在場的反華政客如羅傑斯之流,自然覺得「正合我意」,但對不少單純懷念反修例運動的移英港人,卻對此有抗拒,一來覺得「港獨分子」把持了活動,去得太盡;二來「23條」立法已完成,跟他們埋堆風險極大,所以對類似活動可避則避。可能是這原因,令今次參加集會的港人買少見少。

極端「港獨分子」把持了活動,升起「香港國旗」,宣示香港獨立,令不少當地港人避而遠之,成為人數每況愈下的原因之一。

極端「港獨分子」把持了活動,升起「香港國旗」,宣示香港獨立,令不少當地港人避而遠之,成為人數每況愈下的原因之一。

這情況同時在加拿大、美國和台灣等地出現。以港人聚居的溫哥華而言,組織者「溫哥華手足」聲稱參加人數約300,場面頗為冷落,幾乎全部戴上口罩遮蓋面容。連搞手都承認,人數不及兩三年前,因為多了人感到風險增加,有些則覺同類行動太多,感到「好攰」。

台北一直是部分「黑暴分子」潛逃的落腳地,加上賴清德新登場,「反中」立場鮮明,在那裏的612五周年集會理應人頭湧湧,但主辦的台獨組織指,參加人數約600,比 2023年的1000多人,少了近半,可能連「綠營」的熱情都在降溫,不過陸委會仍循例表示繼續支持港人。

綜觀海外「黃友」在多地發動的紀念612活動,聲勢已大大不如兩三年前,除了少數極端「港獨分子」,以及一些中毒太深、走火入魔的政治癮君子外,大多數移居當地的普通「黃友」,已出現「抗爭疲勞」,並為了未來可能返港而迴避風險,所以這類活動門庭冷落是必然的事。

不過,如羅冠聰、劉祖迪、鍾翰林等,即使群眾激情已降溫,仍然不會死心,還在等待下一次「起義」的契機,對他們不能掉以輕心。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羅冠聰

往下看更多文章

AO流失大減可喜 政府穩住「中堅」「19風暴」影響漸消仍存兩隱憂

2024年07月12日 20:08 最後更新:20:23

過往AO(政務官)被稱為「天子門生」,是政府運作的中堅分子,即使官場文化改變不少,其角色仍然重要,但近幾年因各種內外原因,AO外流急增,一下子走了大批人,情況都幾嚴重。幸而最新數字顯示,2023/24年度有22名AO「劈砲」,比上年度的36人大幅減少,顯示流失潮已漸退。前高官老友與我談起此事,認為這是可喜現象,估計與兩個因素有關,不過政府須留意兩個隱憂,如不好好處理,流失潮仍可能復升。

AO(政務官)流失潮顯著減退,辭職人數比高峰期大降4成,前高官分析指有兩大原因,但也存在兩個隱憂。

AO(政務官)流失潮顯著減退,辭職人數比高峰期大降4成,前高官分析指有兩大原因,但也存在兩個隱憂。

辭職的22名AO中,16人屬「非首長級」,6人屬「首長級」,前者比上一年度少了24%,而後者更大減60%,跌幅十分明顯。前高官老友看到這數字,也感到高興,他分析可能有兩個原因:1是2019年「反修例風暴」對政府內部有一定影響,部分AO因而離開政府,經過幾年後,想走的都走了七七八八,留下來的,心態上較為穩定;至於新一屆政府的新作風,除了少數人外,大部分AO亦已適應,願意繼續工作。

他估計第2個原因是,近一兩年香港經濟環境不太好,復甦比預期慢,大公司業績不如從前,要睇住盤數慳住使,聘請中高層人員自然手緊咗,大機構的情況也相近,所以AO跳槽到商界和公共機構的機會也減少。隨着外來「拉力」轉弱,「失血」情況也顯著放緩。

這方面,行會召集人葉劉亦有類似分析,她說打算辭職的AO多已離開,而公共機構、馬會、保監局等高層職位「好多已填補咗」,再冇咁多位,以至AO離職潮回落。

雖然這現象可喜,但前高官老友說,仍有一些隱憂,政府須留意。首先是近年一批中高層AO跳槽或退休,中層以下AO要補位,人手拉扯得很緊張,有時1個人要孭1.5甚至2個人的工作,壓力甚大,對年輕一代的AO而言,如感到太辛苦,就會有「一走了之」的想法。即使中高層的資深AO,也可能「頂唔順」求去。

此外,他說新一屆政府積極推行新政策,又要加快解決舊問題,中層公務員的工作強度不斷提高,AO更忙到出煙,如這情況不能改善,也可能引發另一輪流失潮。

他認為,政府有兩個方法減低AO的工作量,1是簡化一些工作程序,避免他們為完成複雜程序而疲於奔命;2是精準推出新政策、新項目,更有效地投放人力,對AO而言,不用太吃力之餘,成就感也更大。

我很同意這意見,只要中層和中高層AO穩住,保持政府運作的「中堅力量」,施政就可順暢推行。與此同時,大力吸納「新血」補充,培養青年軍接棒,亦很重要。

申請AO的人數也大幅回升,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楊太說,最近招募大學未畢業的同學投考公務員,包括AO和EO,反應十分熱烈。

申請AO的人數也大幅回升,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楊太說,最近招募大學未畢業的同學投考公務員,包括AO和EO,反應十分熱烈。

在招募新AO方面,近期可說漸入佳境,2023年度申請AO的人數達1.25萬人,比上一年度大增34%,250人爭一個位,可說「爭崩頭」。由這現象可見,「反修例動亂」令年輕人考AO出現的低潮,已逐漸過去(2022年度是低谷,只9300人申請),再不愁缺乏「新血」了。

我經常說香港正開始「轉勢」,AO流失大減,也是其中一個徵兆。但願政府好好留住人才,把握這個好勢頭。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