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屠龍案|警員拘捕被告賴振邦時檢獲有其生活照手機 警查詢背景時三緘其口

屠龍案

屠龍案|警員拘捕被告賴振邦時檢獲有其生活照手機   警查詢背景時三緘其口
屠龍案

屠龍案

屠龍案|警員拘捕被告賴振邦時檢獲有其生活照手機 警查詢背景時三緘其口

2024年06月20日 13:17 最後更新:06月21日 08:37

2019年12.8遊行「屠龍小隊」涉灣仔放炸彈及槍手伏擊警員案,7名被告被控串謀爆炸、謀殺及籌集財產等罪,案件首引反恐條例起訴,6月20日在高院踏入第38天審訊。拘捕被告賴振邦的警長作供指,拘捕賴振邦前只知他涉串謀傷人,並在維修電子設備的「3C工作室」現場檢獲一部內有被告賴振邦生活照的手機,但確認當時沒向賴查問該手機是否屬於他。

被告之一的劉佩凝今身體抱恙,未能到庭應審。 辯方盤問警長劉德培,劉指在拘捕賴振邦行動前的訓示中,得知賴涉串謀傷人的案件,但對其他與案相關人物、犯案手法等並不知情,亦不知有其他人因案被捕。案件主管要求檢取「3C工作室」的所有電子設備,他不知賴振邦身上是否有帶同手機,亦沒向賴查問現場哪一部手機是屬於他,因當時處理大量證物,忽略查問。

劉德培昨(19日)提到,現場檢獲的其中一部手機毋須密碼解鎖,檢查手機發現內有賴振邦生活照,相信該手機屬賴所有。劉今確認辯方指他沒有記錄相關事宜,辯方問到「睇到目標人物嘅相...唔係一個證據咩?」,劉回答指未必是本案重要證據,但他有向上司匯報,同意未向賴確認該手機是否屬於他,其後電話交由法證科檢驗。

警員否認檢走「黃店」3C工作室現金以阻礙其運作

辯方向劉德培指出,李在現場沒看過手機內容,供詞只想「修補」為何當日沒查問哪部電話屬賴振邦所有,及他在場看到有許多政治立場卡片,認為「3C工作室」是「黃店」,檢走現金以阻礙其運作,劉全否認。

劉德培又確認數天後有致電聯絡賴振邦交還證物,辯方問如何得知賴的電話號碼,劉指「唔記得」。另劉指,不知道賴振邦的姐夫張堅順都在「3C工作室」工作。

警員拘捕賴振邦姐夫張堅順 張報稱貨車司機 

警員白智峰作供。白指,2020年1月17日被指示拘捕案中被告的同黨張堅順。辯方盤問下,白同意把張堅順帶返住所搜屋時,張堅順曾叫太太致電予「 阿邦」(賴振邦)尋找律師,但賴振邦當時沒有接聽電話,白得悉張堅順太太是賴振邦的姐姐,但張堅順報稱為貨車司機,白不知道他有從事電話維修。

另一名警員張錦麟(音譯)出庭作供。在辯方盤問下,張指2020年1月19日帶賴振邦到長沙灣警署一房間,指接到指示執行調查隊的工作,即客觀了解賴振邦的背景,並非搜證一部份,沒在警誡下發問,事前亦沒向拘捕隊伍了解賴振邦情況。

警員指賴振邦拒絕回答全部問題 

辯方指,調查報告記錄了解賴振邦的個人背景、政治立場及與其他被捕人士關係,辯方質疑涉及其他被捕人士是否與本案有關,張錦麟指,未必有關,只問被告與賴振邦是否同事、同學等,另當日只知道案件涉另外3名被告,而賴振邦對全部問題均沒有回答。辯方問及,張為何不記錄賴振邦沒有回答問題,張稱,得到回答才會建立詳細調查報告。

辯方指出,張錦麟與另5名警員在房間叫賴振邦脫去身上衣物,只剩內褲,在展示Telegram紀錄後稱「唔理之前事實係點,總之你背晒啲名,話識佢哋就放你走,唔係一定整到你坐十幾碌」,隨後把一袋子彈放在賴的褲袋,拿出一粒在賴振邦身上磨擦,沾染其DNA,又拔出他的頭髮放在一袋子彈內,以留下法證資料;警方在帶賴振邦前往報案室期間,又把他推到牆邊等,張全不同意。另在控方覆問下,張錦麟確認在調查報告有紀錄賴振邦「無任何資料提供」。

7名被告為張俊富(22 歲,學生)、張銘裕(20 歲,無業)、嚴文謙(21 歲,學生) 、李家田(24 歲,無業)、賴振邦(29 歲,技術員)、許湛榮(24 歲,物業管理助理)及劉佩凝(24 歲,無業)。

其中6名男被告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及許湛榮否認《反恐條例》下「串謀犯對訂明標的之爆炸」罪,以及交替的串謀導致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的爆炸罪,以及否認串謀謀殺罪;李家田另亦否認一項意圖危害生命而管有槍械及彈藥罪;女被告劉佩凝則否認一項《反恐條例》下「串謀提供或籌集財產以作出恐怖主義行為罪」。

高等法院。 資料圖片

高等法院。 資料圖片

2019年12.8遊行「屠龍小隊」涉灣仔放炸彈及槍手伏擊警員案,7名被告被控串謀爆炸、謀殺及籌集財產等罪,案件首引反恐條例起訴,7月12日在高院踏入第52天審訊,續由被告李家田自辯。控方質疑李家田聲稱自己被警方以武力對待,惟在案件第一次提堂時沒投訴,李回應指因害怕被報復,又承認無拍攝傷勢和前往驗傷。李又指,曾參與「屠龍小隊」約10次示威遊行,但有一半行動沒出席,但強調自己沒堵路、破壞或擲汽油彈等,僅觀察現場情況,亦曾不聽從指示,惟小隊成員都没埋怨他,亦同意黃振強仍對他在金錢上有求必應。

高等法院。 巴士的報資料圖片

高等法院。 巴士的報資料圖片

被告李家田續接受控方盤問。2020年6月11日李家田在家中被捕,2天後在裁判法院提堂,惟李當時沒指示代表律師向法庭投訴警察武力對待,控方質疑李聲稱曾遭警察毆打及行私刑,卻沒在被捕後第一次提堂時作投訴。李解釋,因不信任代表他的當值律師,當時害怕講出口會遭警方報復。李指,一直感害怕,不知還會被怎樣對待或連累母親受影響。

控方質疑「驚到幾時」 李家田:至今仍感害怕 

法官張慧玲疑惑既然李擔心被報復,為何現在又要說出來,李稱「我驚,但都要講」,因為「我要畀所有人知警察點做嘢,同埋我相信法庭會畀公義我。」控方指,李被捕後,李的母親已離港直至過身,李要「驚到幾時?」,李回答稱至今仍感害怕。

控方指,同年6月19日,李向裁判官指稱他曾被警員掌摑、踢腰、行水刑及被熱水淋下體等,要求到醫院驗傷。惟控方質疑,當日警員記錄李就要否就醫是「暫時唔使,有需要先睇」。李不同意警員的記錄,指對方是自問自答下所寫,但同意當日他沒到醫院驗傷。

李指曾不理會「屠龍小隊」指示  其他隊員沒埋怨 

李家田又供稱,雖曾參與「屠龍小隊」約10次示威遊行,另有一半行動沒出席,又強調自己沒堵路、破壞等,僅在現場觀察,沒有參與隊員的堵路及投擲汽油彈行為,又曾不理會「屠龍小隊」的指示,自行進入理大。控方質疑,會否有隊員因此而埋怨李「我哋去,你又唔去;我哋掟汽油彈,你又唔掟」,李回答指沒有。控方又問及「黃振強容許你咁做,但都對你金錢上有求必應?」,李同意。

李:Tg帳戶名稱來自高達動畫中戰艦  

另控方指,李家田擁有2個Telegram帳戶,分別是「I am reinforce jr」及「john lemon」,問及帳戶名字的由來。李供稱,「I am reinforce jr」源於日本動畫「高達」內的戰艦名稱,控方續問「戰艦係打外敵,定打革命?」,李回答稱「打外敵」及「係幫助國家嘅」。至於「john lemon」是向Beatles成員John Lennon致敬,因他喜歡對方宣揚和平理念,而他喜歡「高達」,因該動畫主題是反戰。李又稱,不清楚被告張銘裕及黃振強分別使用「小熊維尼」和「healer」作Tg用戶名的原因。

因李家田代表大律師身體不適,今提早休庭,下周一續審。

7名被告為張俊富(22 歲,學生)、張銘裕(20 歲,無業)、嚴文謙(21 歲,學生) 、李家田(24 歲,無業)、賴振邦(29 歲,技術員)、許湛榮(24 歲,物業管理助理)及劉佩凝(24 歲,無業)。

其中6名男被告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及許湛榮否認《反恐條例》下「串謀犯對訂明標的之爆炸」罪,以及交替的串謀導致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的爆炸罪,以及否認串謀謀殺罪;李家田另亦否認一項意圖危害生命而管有槍械及彈藥罪;女被告劉佩凝則否認一項《反恐條例》下「串謀提供或籌集財產以作出恐怖主義行為罪」。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