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韓國工廠大火多名中國公民遇難 專家:或使用劇毒化學材料致傷亡慘重

博客文章

韓國工廠大火多名中國公民遇難 專家:或使用劇毒化學材料致傷亡慘重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韓國工廠大火多名中國公民遇難 專家:或使用劇毒化學材料致傷亡慘重

2024年06月25日 15:57 最後更新:16:01

韓國京畿道華城市一家電池廠發生奪命火,造成至少22人死亡、其中包括19名中國籍勞工。在涉事電池廠工作的中國公民透露,工人多為中國東北朝鮮族女性,領最低時薪,從未接受消防安全培訓。

韓國電池廠大火,為何是多名中國公民遇難?

火災發生後的Aricell。AP圖片

火災發生後的Aricell。AP圖片

據第一財經報道,中國電池產業鏈在全球市場處於領先地位,擁有很多成熟產業工人和從業人員,韓國企業為引進中國工人給的報酬也相對較高。加上由於人口急劇萎縮,近年來韓國大力主張輸入外勞。

一位吉林延邊人接受採訪時表示,當地去日韓務工的人非常多,因為延邊是朝鮮族聚集區,所以當地人去韓國就業並不存在語言不通的問題。

AP圖片

AP圖片

在涉事電池廠工作的金澤媛(化名)透露,廠內工人大約有100多名,多數來自中國東北的朝鮮族女性,年齡在30歲到40歲之間。 「工資是韓國最低時薪,一小時9860韓元,相當於50元人民幣。相比其他同等薪水的工作,這裏工作强度較小,還有退休金和工程補貼。」金澤媛來自遼寧省朝鮮族,「我們和介紹韓國工作的中介簽勞動合同後來到韓國,韓國人很少到工廠做基層工人。」

金澤媛憶述,6月22日,涉事電池廠內2棟1層曾有一塊電池發生爆炸,員工立即用消火栓將火撲滅。工廠曾提示工人,鋰電池遭激烈碰撞容易爆炸起火。「我來工作一個月左右了,沒有接受過消防方面的培訓,工廠也沒組織過消防演練。」金澤媛說。

AP圖片

AP圖片

小梨(化名)是一名在韓國務工的中國人,她告訴騰訊新聞《棱鏡》欄目記者,「還有一個多月就是許多中國同胞回國休假的日子。」據小梨介紹,韓國的公司和工廠一般會安排員工在8月份休假。不少中國員工會選擇在此期間回國,與家人團聚。「現在正是他們努力攢錢買機票的時候」,小梨為這些同胞感到難過,「可惜他們再也回不去了。」

發生火災的電池廠名為Aricell,根據公開資料顯示,這家公司成立於2020年5月。Aricell是一家電池公司,其生產的鋰電池主要用於傳感器和無線電通信設備。該公司的母公司為在韓國證券交易所上市的S-Connect,目前市值約6億人民幣。S-Connect持有Aricell公司96%的股權,業務涉及各類電子產品,是三星公司摺疊屏手機鉸鏈的供應商。受火災影響,在6月24日當天收盤時,S-Connect的股價下跌了22.51%。

AP圖片

AP圖片

Aricell工廠位於韓國京畿道華城市,這一帶聚集了許多工廠,是韓國重要的工業與技術中心之一。其中,水原市是三星電子集團的總部所在地,而華城市則是現代起亞汽車的生產重鎮。據報道,2022年,起亞汽車計劃向位於首爾南部的華城工廠投資數千億韓元,建設年產15萬輛的專用汽車工廠,以擴大韓國的電動車業務。

除了大型企業之外,水原和華城一帶還聚集了許多與汽車和電子產業相關的中小型零件廠。尹木(化名)是一名在韓留學生,她曾跟隨學校的活動訪問過這片區域。在她的記憶裡,「那一帶有不少中文字樣的飯店,中國同胞的數量也比首爾市要更加密集。」

小梨告訴《棱鏡》記者,在韓國務工的中國籍員工主要從事體力勞動或操作機械,因此許多人被派到華城工作。在她的認識裡,這些中國籍員工多為三四十歲,大多數員工的家人在國內,自己獨自來韓國打工,用工資養活一家三口。「除了中國人,還有一部分為越南或菲律賓人,但他們普遍更年輕。」

AP圖片

AP圖片

小梨透露,中國人去韓國務工不少人是經中介介紹,通過申請E-9簽證獲得工作機會。E-9簽證是韓國的非專業就業簽證,主要針對從事製造業、建築業、農業、畜牧業、漁業和服務業等領域的外國勞工。如今,在社交媒體上還有不少勞務中介公司發布韓國打工的招聘訊息。這些職位的薪資標準多在11k-15k之間,薪資水平高於國內多數工廠。另外,招聘信息中不乏宣稱「包吃住,十三薪」、「可申請永居,帶家屬」的標語。

事實上,申請E-9簽證對申請者的年齡有一定的限制。根據韓國的相關規定,申請E-9簽證的勞工年齡通常要求在18歲至39歲之間。因此,一些雇主和招聘機構可能會要求申請者通過韓語能力測試(如TOPIK I 1級或2級)。據小梨介紹,受語言限制,很多前往韓國務工的人員是來自中國延吉的朝鮮族。

這些年來,她也觀察到有越來越多來自山東、東北的漢族人去往韓國打工。為此,他們還特地在國內參與韓語培訓課程,以求得順利工作的機會。

火災發生後,Aricell工廠及其母公司S-Connect公司開始受到更多的關注。

有媒體將Aricell電池的應用指向新能源汽車,但更多的信息顯示,這些電池可能用於軍用設備。S-Connect的2023年報顯示,鋰原電池被應用於AMR市場和軍事通信設備,是國防通信設備和尖端武器系統的關鍵部件。他們的主要產品Li/SOCl2(鋰亞硫酰氯電池)是軍事裝備(無線電收音機、魚雷等)的主要電源,備用電池(備用電池、安瓿電池等)是尖端導彈、炸彈等的主要動力源。此外,他們還生產軍事用途的Li/SOCl2(亞硫酰氯鋰)。

「作為國內唯一一家批量生產卷繞式和儲備式電池的製造商,在國家級軍用原電池領域占有重要地位。」S-Connect在年報中寫道。根據《新京報》的報道,一位在涉事工廠工作的人士表示,該電池廠以生產軍用鋰電池為主,少部分是對外出口的民用電池。

外媒引用韓國西大大學朴哲完(Park Chul-wan)的分析稱, Aricell生產電池過程中使用了有劇毒的化學材料,或可解釋事故為何造成大規模人員傷亡,鋰電池在二樓大規模燃燒造成傷亡,可能多數源自有毒物質擴散,而非因為燒傷。

燃燒的鋰電池會釋放出苯和氟化氫等有毒氣體,並釋放高度易燃的氫氣,高溫又會導致電池組件進一步分解,釋放更多易燃和有毒物質,不但會加劇火勢,亦會對消防員帶來嚴重健康風險。

此外,鋰等易燃金屬引發的金屬火災,可以發出白色閃光,釋放大量易燃及有毒氣體,瞬時溫度高達攝氏1,000度。即使看似火災已經被撲熄,金屬的易燃性質意味其仍有復燃風險。加上鋰與水反應時會發熱、產生劇烈爆炸,因此,在今次事故中,消防部門直至確認這些鋰電池中鋰含量較少,才選擇採用傳統方法以水滅火。




深喉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特朗普和萬斯兩大「極端反華派」 令美企高管組團來中國尋對策?

2024年07月21日 14:44 最後更新:14:57

槍擊事件讓勝利的天平往特朗普這邊傾斜了不少,現在外界最關心的,就是拜登團隊將如何出招,挽回丟掉的支持率。

相較之下,美國各大企業高管卻將注意力放在了中國身上,準備組團來華訪問。

訪問名單上的公司包括高盛、星巴克、霍尼韋爾、聯合健康、耐克和高通等等,均是美國的重量級企業。

而對於此次訪問,各位高管們的期望也很高,點名要見中國的高層領導人和中國商務部長。

雖然目前暫未有消息透露訪問的具體內容,但是,學者分析今次訪問可能與貿易投資相關,美企高管希望了解中國政策變化,評估貿易戰影響,並尋找應對挑戰的對策。

至於美企高官為什麼急著來華訪問,與特朗普遭遇槍擊一事有著脫不開的聯繫。

正如大家這幾天所看到的,在槍擊事件發生後,當時正在演講的特朗普面部帶血振臂高呼,口中高喊「美國萬歲」,成為了美國人心中真正的「超級英雄」。

不出所料,在槍擊事件發生後,特朗普的支持率一路飆升到70%,而對手拜登的勝率只有18%,差距不是一般地大。

特朗普。AP圖片

特朗普。AP圖片

此外,在美國大選的首場辯論中,拜登可以說是慘敗而歸,其思維和表達問題坐實了外界對其身體狀況的擔憂,尤其是在辯論結束後需要有人攙扶才能走下台的一幕,讓外界對民主黨信心驟降。

所以,基本可以預測,特朗普已經提前鎖定了勝局。

但對於美企的高管們來說,特朗普的上台,或許並不是他們願意看到的結果。

早在競選期間,特朗普就一再展現出對中國的強硬態度,稱上台後要將對中國商品的關稅提高到60%,讓中國這個競爭對手「付出代價」。

同時,在共和黨發佈了的政綱草案,也出台了多項對華強硬政策,包括禁止中國購買美國房地產及各項產業,並阻止中國汽車進口美國。

可想而知,一旦特朗普再次入主白宮,中美關係可能會走向全面脫鈎。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選定的副手萬斯也是一個對華強硬派,他在許多問題上都與特朗普保持著高度一致。

在萬斯的從政經歷中,公開抨擊中國幾乎已經成為了他的一個政治標籤,他認為中國是美國「最大威脅」,並主張美國必須調動所有精力和資源「對付中國」。

甚至在成為特朗普副手不到24小時,萬斯就對台灣問題發聲不許大陸收台。

特朗普與萬斯。AP圖片

特朗普與萬斯。AP圖片

在美國總統競選中,總統候選人的副手人選至關重要,因為副手的選擇會向公眾和政界發送信號,表明主要候選人的政治立場和他們預期政府將採取的方向。而且,候選人一旦勝選,不出意外的話,其副手將成為下一任美國副總統。

可以預見的是,特朗普和萬斯這樣兩個「極端反華派」的一拍即合,只會讓美國的對華政策更加強,甚至引發新一輪貿易戰。

而這次來華的美企高管,均在中國市場深耕多年。對於他們來說,中國不僅是一個巨大的出口市場,也是生產和供應鏈的關鍵環節。而貿易戰通常伴隨著高額關稅,這會增加美國企業向中國出口商品的成本,同時也會增加從中國進口原材料和組件的成本。而這部分市場,可能很快會被中國價格更加低廉的商品所取代,將進一步導致這些企業失去在中國的市場份額,隨之而來的負面影響將很快會在銷售額中反映出來。

對於政客而言,他們關心的只有選票,但對於各大企業來說,保住收益和工人們的飯碗才是第一位的。

美國中西部地區工商界代表6月份來華訪問。

美國中西部地區工商界代表6月份來華訪問。

復旦大學朝鮮韓國研究中心主任鄭繼永分析,面對極有可能發生的貿易摩擦,這些美企高管通過親自訪問,主要想達到三個目的:

首先,美企高管旨在向中國政府、合作夥伴以及消費者展示它們對中國市場的長期承諾。在貿易緊張情況下,這種行動可以被看作是一種信任和合作的象徵,有助於緩解緊張關係。

其次,通過面對面的交流,美企能更直接地了解中國政策的變化,評估貿易戰的具體影響,並就如何應對這些挑戰進行更有效的溝通,這對於制定或調整貿易戰略至關重要。

最後,貿易戰雖然帶來挑戰,但也可能創造新的商業機遇。美國企業可能借這次訪華機會尋找新的合作夥伴、投資機會或是重新評估並優化其供應鏈配置,更準確地把握市場需求和潛在的合作機會。

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些美國知名的跨國企業由於其規模和影響力,常常能夠對本國政府的決策施加影響。它們可以作為一個渠道,將貿易戰給其業務帶來的挑戰和可能對經濟造成的負面影響傳達給美國政府,從而促使政府重新考慮貿易政策,促進雙方回到談判桌上。這樣不僅有助於解決當前的分歧,也為中國在面對潛在的貿易摩擦時提供了突破口。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