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神舟勇救波音「爛尾盤」,有冇可能?

博客文章

 神舟勇救波音「爛尾盤」,有冇可能?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神舟勇救波音「爛尾盤」,有冇可能?

2024年07月10日 18:23 最後更新:18:49

美國聯合航空的一架波音客機起飛後掉落了一個輪子。這是該航空公司近來發生的第二起波音客機掉輪事件。《德國之聲》報導,最新事故發生的前一天,波音公司同意就數年前的兩起嚴重空難承認欺詐罪。波音,流年不利。

美國航天科技商業化超前中國。AP圖片

美國航天科技商業化超前中國。AP圖片

2018年10月和2019年3月印尼和衣索比亞相繼發生造成總計346人罹難的墜機事故後,兩次空難都是同機型的波音737 MAX。美國司法部日前表示,波音公司將就上述兩起嚴重空難承認承認刑事欺詐指控。該公司被控向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作出有關自動防失速軟體「機動特性增強系統」(MCAS)的虛假陳述。根據認罪協議,波音公司同意額外支付2.436億美元的罰款,《華爾街日報》認為,波音同意認罪的「這一驚人讓步將給這家全球最大的航空航天公司打上重罪標籤」。

波音其實有更緊急的事要做,美國太空總署(NASA)早前採用波音公司造價值超百億的「星際客機」(Starliner)前往國際空間站,原定在6月14日返回地球 ——「星際客機」前身是「穿梭機」(Space Shuttle),2011年退役之後, NASA與波音和SpaceX兩家私人商業公司合作,負責往返國際空間站(ISS)運送太空人。

一直以來,美國宣傳其航天商業化成就,遠高於中國的官辦計劃,不過,星際客機出師不利,2019年首次無人試飛任務中,未能抵達國際空間站,原因是機載時鐘設置錯誤,到了2022年第二次試飛成功,不過,波音往後仍「甩轆」不絕。綜合如下︰2023年,推遲「星際客機」首次載人飛行,技術問題陸續發現,試飛日期一再推遲。

「星際客機」今年6月5日執行首次載人飛行,但6月6日抵達空間站準備對接時出現事故,需要航天員手動連接。結果,回程日期超過了,而且不止一天,6月22日, NASA商業載人航太計畫經理斯蒂奇(Steve Stich)表示:「兩位航天員在國際空間站很安全,航天器運轉良好,他們很享受在空間站的時光。」美國航空航太學會(AIAA)CEO鄧巴赫(Daniel Dumbacher)甚至還表示:「我們只是並不著急回家」。《法新社》稱,「星際客機」處境尷尬,NASA仍試圖描繪出一幅積極景象。

兩名美國航天員究竟何時能夠返回地球,已引發愈來愈多的擔憂。有人提議,NASA和波音考慮求助中國,發射神舟飛船拯救美國航天員。這是否可行?令我想起《三體》主人翁清華大學畢業的羅輯在地堡會議與聯合國專家開會,被英美專家嘲笑那一幕。

我其實想說,現實不存在《三體》的故事情節,中國不是「救世主」,無法接應美國的航天員,一是美國NASA受限於《沃爾夫條例》,美國不得與中國在航天領域上合作;二是技術上不可行,中國太空站的對接與ISS不匹配,神舟上到去也愛莫能助。根據設計指標,「星際客機」可以駐留太空210天,過完中秋再過農曆年都還可以,我們只好援引NASA所言相贈遠在太空的美國航天員︰enjoy!




深藍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大小不良闖白宮,美國天花龍鳳

2024年07月16日 18:41 最後更新:18:53

特朗普提名俄亥俄州聯邦參議員萬斯(JD Vance)為總統競選夥伴,這位強硬右翼派是首位參加大選的千禧代人士,也是中下階層白人的新偶像,今次脫穎而出,可謂如「普」添翼。

AP圖片

AP圖片

萬斯厲害之處在於來自「鐵銹帶」的奮鬥傳奇——生於80年代美國工業衰落影響的貧困區域,萬斯人生低處未算低,還出於一個吸毒單親破碎家庭,這位白人低層子弟經過曲折但沒有放棄,憑自學努力,考入耶魯大學,當上矽谷投資者,事業成功再上層樓, 2016年出版自傳《鄉下的悲歌》賺盡美國人的同情眼淚,結果一紙風行,當上了為白人階層鬥爭的時評人,再入政壇,如今貴為下任熱門副總統,在他39年的短短人生內,譜寫一次又一次的傳奇,把美國夢完美的演繹出來。

當年特朗普以冷門非精英階層勝出總統,最大的優勢在於他的魅力,而他的魅力來自說故事的技巧。《紐約時報》專欄作者David Brook於2022年撰文提點,特朗普說的不是一般的story,而是powerful stories,一種讓人相信為真的有力故事——特朗普巧妙地向國民舖陳出一個「民粹」的故事——〈王子鬥火龍〉︰「王子」是特朗普,「火龍」是那班少數精英,公主就不言而喻,便是大部分曾經過好日子、有穩定收入的白人中下工人階層。

可是今天的公主為什麼搞到又要離婚,又要吸毒自殘?還不是華爾街、華盛頓的1%既得利益集團幹的好事,把99%的人的幸福搶走了,如是者,王子要打敗火龍救公主,然後一起回城堡重拾幸福,這個通俗有趣的童話已經流行,也是特朗普「百毒不侵」的盔甲;故事還未足夠,遠在東方也有一條可惡的龍,美國競爭力下滑、職位流失、國債增加,都是那條龍作怪,是以特朗普收服美國的火龍,登上白宮寶座之後,繼續以屠龍為己任,與東方大國勢不兩立。2016年,二話不說便有連續不斷的反華制裁措施。

萬斯來自被龍蹂躪的家鄉,說故事更有說服力——能說powerful stories的人,不是大學的辯論隊長,這些人自以為能講出別人不知的道理,口若懸河以為是真知灼見,其實得啖笑。說故事贏得別人信任、接受你的觀點,在於你能夠營造出感同身受的觀點。萬斯走出來,不必多費唇舌,大部分人(主要是白人工人階層)會認同他們真的被少數精英剝削,同時被中國的廉價貿易、產能過剩,破壞了工作機會。假如「特萬配」競選勝出,兩人一唱一和,能挑起美國人情感與想像的最大公約數,很容易得出一個「美國優先」、「美國再偉大」、「全面對抗中國」的相同的結論。

根據法國群眾心理學家勒龐《烏合之眾》一書的描述來推斷,美國在右翼與民粹加持之下,所有政策將會更加不假思索,只會愈來愈敢於行動。萬斯已經急不及待公開指出中國是美國最大威脅,主張「退烏挺台」,讓中國不得完成統一。

無論如何,這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其中一幕戲,是文場還是武行,看「大小不良」如何出場,便有分曉。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