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密件揭港英設「反共特別局」控制學校 麥理浩領跨部門監視大專生

博客文章

密件揭港英設「反共特別局」控制學校 麥理浩領跨部門監視大專生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密件揭港英設「反共特別局」控制學校 麥理浩領跨部門監視大專生

2024年07月10日 20:42 最後更新:20:53

許多Z世代的「黃友」,未在港英政府管治下生活過,卻深信那是個沒有管束、自由無垠的「美好時代」,經常掛在口邊說要回到「從前」。多得港大法律學院副院長吳海傑,他用了幾年時間翻查大批解密檔案,揭開隱藏在歷史中的真相,原來港英政府建立了一套無孔不入的「1984式」監控制度,各方面自由受到嚴厲束縛,部分手段令人心寒。他基於這些資料寫成《噤若寒蟬--港英時代對媒體和言論的政治審查》一書,我昨天報道了政府監控廣播、新聞、文藝表演和電影的「秘聞」,今天續講它對學校的控制,以及如何對付大專學生運動,部分從未被揭露過。

當年東西方進入冷戰時代,港英政府視教育領域為重要戰場,築起了一條嚴密防綫,堵截對學校的「政治滲透」。吳海傑找到了一些機密報告,都與此有關,其一是,政府於1949年7月在教育司署內部設立一個「反共」特別部門,名為「特別局」(the Special Bureau),英文名稱與政治部(Special Branch)相近,顯示任務類同,就是遏制共產主義和民族主義思想進入學校,並在教學上加以抗衡。

冷戰時期任港督的葛量洪,在教育司署內設立「反共特別局」,與政治部聯手控制學校,以防政治滲透,手段甚辣。

冷戰時期任港督的葛量洪,在教育司署內設立「反共特別局」,與政治部聯手控制學校,以防政治滲透,手段甚辣。

這個局由資深英籍教育官員領導,與警方政治部密切合作,互相交流情報,兩個部門的分工是,教育署官員巡查學校教材,政治部人員就監視校內活動,及調查教學人員的背景。

政府高層對此極為重視,港督和教育司每月都收到秘密報告,指那些學校「親共」,並列出受懷疑的教育界人士名單。一份政治部報告披露,政治部人員會追蹤親共教師的去向,以防止「系統性滲透」。

兩個部門最辣的手段,是根據新訂立的《教育條例》19A條授予港督的權力,將親共學校關閉,其中最轟動的,是封了位於青山的「達德學院」。

踏入70年代,外交官出身的麥理浩出任總督,嚴厲的政治監控稍為放鬆,吳漢傑根據政府內部文件指,麥理浩的策略之一,是要將香港樹立一個比內地更加自由的社會形象,藉此在未來與中國的談判中,增加英方的籌碼。

不過當時爆發的學生運動浪潮,以及有別於「舊左派」的年輕一代「新左派」,令政府感到憂慮。吳漢傑找到一份1972年的政府內部文件,披露當時港督和不同部門的高官,包括輔政司、民政司、副教育司、防衛司等,召開特別會議,討論監控學生會和「新左派」組織的策略,並成立一個跨部門的「學生事務督導小組」,就當時的學生行動頻密開會,商討如何對付。

70年代學運浪潮爆發,港督率領跨部門嚴密監控大專學生組織,並為此成立「特別小組」,警方政治部則貼身調查學運極分子,以及監視「新左派」激進成員的活動。

70年代學運浪潮爆發,港督率領跨部門嚴密監控大專學生組織,並為此成立「特別小組」,警方政治部則貼身調查學運極分子,以及監視「新左派」激進成員的活動。

與此同時,警方政治部則密切監視學運積極分子,收集他們的個人資料,以及各學生團體的會議紀錄、刋物等,以掌握學運內部情報。

根據內部文件,當時「大學及理工教育資助委員會」秘書長也有參加特別小組會議,共商「大學及專上院校學生騷亂的潛在危險」,他在會議中指,「中文大學學生比香港大學學生更令人擔憂」,因為他們「往往比港大學生更為激進」。

由以上的「秘聞」可見,港英政府當時雖然刻意改變高壓形象,予人漸「鬆綁」的感覺,但暗中的控制和監視,仍然繼續,無處不在。整套全方位的政治監控機制,到了回歸前才逐步拆除,過程無聲無息,留下的種種風險,就由接手的特區政府去承受。這正是李光耀所說的,「英國給回歸後的香港埋下許多地雷」。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案件續審「黎智英新聞學」成關鍵 李怡回憶錄揭黎老闆怎管傳媒

2024年07月23日 19:13 最後更新:19:55

各方注目的黎智英涉違《香港國安法》案,控方用了90日完成舉證,明天(7月24日)再續,辯方將作中段陳辭。此案關鍵之一,是黎智英是否操控旗下傳媒,以達到他的政治圖謀,姑且可稱之為「黎智英新聞學」。《明報》整理了控方披露的這方面案情,而一位傳媒老鬼也長期留意《蘋果》的運作,從中可看到「黎智英新聞學」的幾個要點。此外,曾為黎智英效力多年的已故作家李怡,在其回憶錄中,也披露了黎老闆當年怎樣管理報章的一些內情,提供了真確的補充說明。

黎智英案明天再續,將進入中段陳詞,而他是否為政治目的操控旗下傳媒,即所謂的「黎智英新聞學」,將是判案的一個關鍵。從《蘋果》高層的供詞,以及傳媒老鬼所知內情,「黎智英新聞學」有3大要點。

黎智英案明天再續,將進入中段陳詞,而他是否為政治目的操控旗下傳媒,即所謂的「黎智英新聞學」,將是判案的一個關鍵。從《蘋果》高層的供詞,以及傳媒老鬼所知內情,「黎智英新聞學」有3大要點。

「黎智英新聞學」完全顛覆傳統新聞學的理念,第1點是,《蘋果》是一副強大的宣傳機器,而非客觀持平的新聞媒體。據控方所披露,黎智英在反修例行動爆發後,吩咐下屬在媒體大力宣傳「反送中」囗號,其中包括叫社長張劍虹在長幡寫上「反送中」大字,隨報派給參加示威的市民。

此外,在2019年71大遊行當日,為了催谷市民參加,黎指令在當日《蘋果》頭版刊出「惡法未徹回 林鄭未下台 今日再上街」的煽情囗號,並隨報免費附送《逆權六月》刊物,圖文並茂講述6月的「抗爭」及警方如何「暴力鎮壓」。

「黎智英新聞學」的第2個要點,是新聞方針由老闆主導,以完成其 political agenda 。張劍虹及陳沛敏囗供都指出,2014年「佔中」後,黎的政治立場變得鮮明,開始積極參與編採,而《蘋果》的報格也明顯改變,趨向反政府和對抗中央。主筆楊清奇作供時也指,黎智英2018年訪美聽過副總統彭斯的演說後,察覺美國將與中國「反檯」,對華政策會變得強硬,自之後 《蘋果》因老闆的政治判斷,對中央的立場變得更激。

到反修例動亂爆發後,黎智英下令《蘋果》本地版及英文版齊齊推動西方制裁中國和香港特區,期望影響美國政治決策,令它「出手做啲敵對行動,保護香港和《蘋果》」。

傳媒老鬼也看到,黎智英當時寄望時任總統的特朗普出手,所以下令國際版不得出「唱衰特朗普」的新聞,以展示他的「親特」立場。

「黎智英新聞學」第3個特點,是黎老闆操控着《蘋果》的編採,成為真正的「總編輯」。張劍虹作供時說,集團管理層一般不會干預編採,但不包括黎老闆,他吩咐做的事「無得選擇」。副社長陳沛敏也說,黎老闆「冇出聲」時就有編採自主,他作風強勢,很有自己一套,對其意見很難置之不理。

主筆楊清奇的口供也透露,對黎老闆在自己專欄發表的觀點和立場,例如促國際制裁特區等,他寫社論時都必須考慮。他說編採自由是神話,實際的情況是「鳥籠自主」,須在黎老闆設定的框架內行事。

他這套辦報哲學,與西方媒體「老闆不干預新聞編採」的原則和傳統,可說南轅北轍。聽幾位《蘋果》高層的供詞,黎老闆對編採具體做法頻下指令,而且「天威難逆」,大多數情況下都不容反對,只能服從。

傳媒老鬼看李怡《失敗者回憶錄》一書,當中披露了他與黎老闆共事的一些第一身經歷,反映了黎老闆怎樣管理報社。他說有一年71大遊行,《蘋果》的頭版標題是「不見不散」,他不同意這樣做,因那不是新聞,會失去公信力,但黎老闆堅持己見,認為應「站在民主、反共立場」,對抗親建制輿論。

幫黎打工多年的已故名作家李怡,在其《失敗者回憶錄中,披露了一些黎智英如何管理傳媒的秘聞。

幫黎打工多年的已故名作家李怡,在其《失敗者回憶錄中,披露了一些黎智英如何管理傳媒的秘聞。

李怡又透露,他獲黎老闆邀請主編「論壇版」,但因當時黎老闆明令禁止旗下報刊刊出支持本土派的言論,不容許「論壇版」意見多元,與他的想法不相符,最後黎老闆撤換了他的「論壇版」主編職務,令版面變成一言堂。

西方政客和傳媒振振有詞說,黎智英是須受保護的「新聞工作者」,但觀乎上述那套「黎智英新聞學」,他是「政治玩家」還是「新聞工作者」 ,答案不是很清楚嗎?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