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請回到2014年佔中之前…

七警打人案判決,襲擊罪成。令我想起一年前的一個小故事。

 

去年農曆年初一,旺角發生暴動,磚石橫飛。事後有做中學校長的好友邀請我到他的學校演講。接到邀請的時候,心生疑慮,因為明知講勸說學生不要妄動,年青人不愛聽。最後還是硬著頭皮出席,主要是不希望年青學生因為參與暴力示威,最後犯上刑事罪行,終生前途盡毀,萬一傷害到別人性命,更會後悔一生,所以出席講座。

 

我當天說了什麼,已不重要。但演講完了到答問環節的一幕,仍歷歷在目。當時有一位戴著眼鏡、外表斯文的女學生舉手發問:「請問七個警察打人,可以沒有後果,為什麼我們不可以打差人呢?」

 

對於這條提問,理性的答案是香港並沒有出現暴政,香港也不像1862年雨果筆下的《悲慘世界》狀況,無需搞暴力革命。問題是理性的答案看來說服不了學生,學生的提問反映出了一種情緒,台下有同學拍掌和應。這讓我深以為憂,擔心暴力風氣,在年青人之間正不斷蔓延。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