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團結?講比做容易

泛民主派選委最後一如所料,絕大部份都要投票給曾俊華。先不論他們提出的理據,選舉格局已經形成。一邊是泛民支持曾俊華,另一邊是中央及建制支持林鄭月娥。

 

選舉期間,曾營提出最響亮的宣傳焦點是說選曾俊華可以加強團結,減少撕裂,而支持曾俊華的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就話,曾俊華「距離西環最遠,與香港人最近」。

 

聽完這些論述,發現問題來了。如果不論候選人的能力,只論能否減少香港社會的撕裂,是否選泛民支持的候選人做特首,香港便沒有撕裂呢?

 

從歷次立法會選舉,我們可以見到支持反對派與支持建制派的兩大陣營壁壘分明,支持泛民及激進派的市民大約有55%,而支持建制的約有45%。在這次特首選舉中,曾俊華及林鄭月娥的民望支持度,也多多少少反映了兩大陣營的支持者的差距,這可以說是歸邊的現象。所以,支持誰做特首,並非看候選人的能力,甚至也不是看團不團結,而是看政治傾向。

 

邏輯上無論選了甲方或者乙方的候選人,都不能夠減少撕裂,因為甲贏,就是乙輸,沒有減少撕裂的作用。理論上,要減少撕裂,在建派背後的中央,與泛民雙方,都要各自讓步,各自放棄死硬堅持的原則,才可找出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政改如是,解決其他政治問題也如是。

 

但我對香港在特首選後,能否減少撕裂,殊不樂觀。因為無論是中央或者泛民,都不太具備作出重大讓步、謀取妥協的可能。

 

先講泛民。泛民其實表面風光,內裡脆弱。因為香港的反對陣營已經分裂成泛民及激進兩派。整個反對派陣營得到55%的支持,但現在已有接近20%落到激進派的手上,泛民只餘35%的支持。

 

激進反對派原本只佔香港幾個百分點的選票,但2014年一場佔中,令到年青人急速激進化,令激進派的支持度大幅冒升,大量搶奪傳統泛民的地盤。泛民於2014年佔中前夕,明知違法佔中有問題,不但不肯大力制止,還加入其中,直接帶來自己地盤被大量搶走的惡果。到去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之中,泛民少壯派也走激進路線,向激進派趨同,力保年青人的票源。

 

泛民在被動支持佔中策略的失誤,導致在反對運動中,雖然仍佔多數,但已失去主動權。所以,即使林鄭月娥當選,想拉攏泛民妥協,已經比2010年的時候難上10倍。他們在選舉中已培養出激進化的傾向,已經很難再回到能夠與中央妥協的地步。

 

至於中央方面,在胡溫掌政的年代,是中國經濟粗放成長的年代。由於信貸濫發,經濟增長得很快,貪污亦隨之滋生。財閥與官員勾結,壟斷了國家經濟。2012年習近平上台之後,在經濟方面做出結構調整,在政治方面亦大力打貪,令到局勢逐步受控。另外2011年中國經濟總量超過日本,招到美國和日本之忌,令到美國要重返亞洲制約中國。

 

中央面對內部及外界的壓力,自然會走強硬的路線,沿著其認為正確的方向前進。而香港由佔中所觸發的港獨運動,帶出分裂國家的主題,與中央治國路線激烈碰撞。所以,要求中央再與泛民大量妥協,亦會遠比2011年的時候艱難。

 

政治妥協是要各行一步,不是要一方全面讓步,另一方全贏。既然兩方面都不具備大幅讓步的條件,即使未來特首有多努力,無論是林鄭月娥做或曾俊華做特首,也很難做得成這個「紅娘」。團結,講比做容易。

 

另一特首候選人為胡國興。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