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知道交貴租、買貴樓與拉布有關嗎?

見到近日出爐的《施政報告》沒有快速增加土地和房屋供應的方案,就想起半年前與一名熟悉房屋政策的官員的對話。

 

當時我問該官員,在眾多可以提供大量土地的方法中,填海面對的阻力相對較少,就我所知,在香港島和大嶼山之間的西部水域,政府內部規劃,若作出大規模填海,可以做出一個能夠容納100萬人的新市鎮。為何不可以加快推行,大量增加土地和房屋供應呢?

 

那位官員聞言後微微一笑,說這是很長遠的計劃,十幾年都未搞到,政府打算做西部水域填海計劃的前期顧問報告,向立法會申請撥款。因為立法會財委會拉布,拖了兩年,還未通過。前期顧問報告還未做,還講什麼填海造地呢?即是說單是拉布,已經令到西部填海計劃起碼推遲了兩三年!

 

不說這種長遠大計,說些較近期的事情。今年7月立法會財委會最後一次會議上,原本有一個東涌新市鎮擴建計劃,涉及49000個單位,六成為公營房屋,向財委會申請撥款。最後因為拉布也擱置了。這樣搞來搞去,整個計劃要推遲一兩年也不足為奇。本來可以早點入住東涌新市鎮的49000個家庭,就要多挨多兩年貴租或者買貴樓,他們是否知道原因何在呢?現時「綠置居」計劃公屋居民買居屋後交回公屋單位,要一兩個月裝修,好多人煞有介事地討論,話原本輪候公屋的申請人要等多一兩個月,為何東涌新市鎮擴建因拉布大幅推遲,又無人講?

 

我提起可供100萬人居住的西部水域填海填海計劃,很多官員都覺得用這些超長遠大計去解決房屋問題,並無可能。不可能的原因是無論是向立法會申請撥款、做環評、諮詢區議會、城規會,需時都比之前大大延長。回歸之前,只需7、8年的填海大計,現時可能要10多年也未必搞得成,當中還未計算立法會無限期拉布拉出來的時間。

 

我們希望發展民主,樂見政制逐步開放。但在開放過程中,不能夠阻止選民選出一些激進的反對派議員。激進反對派的路線與泛民不同,他們在議會中只是絕對少數,由於他們要自己的意見受到重視,不惜採取拉布去癱瘓議會。而與他們道不同的泛民議員不但不會阻止,甚至有時會暗暗配合,因為覺得玩玩政府也不錯,可以增加自己的談判籌碼。

 

建制派也比較顢頇無能,怕採取激烈的剪布行動,會激發民怨,影響到自己的選情,因此往往窒手窒腳,不想做醜人。就是這樣拖拖拉拉,令到過去幾年,政府大多數的工程,被大幅拖慢了。以上一個財政年度為例,財委會批出的項目只有29個,遠少過對上一年的88個,批出的金額相差500億元,很多涉及民生及房屋項目,都擱置了。

 

這就出現了一個「怪圈」。年青人選激進議份子做議員去監察政府、推動民主,這些激進議員用拉布去癱瘓政府的撥款,結果就令到樓價和租金急升,到頭來受損的還是年輕人。因為社會上中年以上的人,很多都已擁有自置物業或者入住公屋、居屋,相對地不太受樓價急升的影響。而年青人剛進入社會,希望脫離家庭,單獨居住,或者結婚要另組家庭,有買屋租屋的需要,所以他們最受樓價及租金急升的打擊。在這個怪圈之內,年青人票選出激進議員去拉布,最後自己因而蒙受高租金高樓價的代價而不自知。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