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樓價掏空兩代人一生積蓄

大家都說樓價高,講得多了,已經變得麻木,已沒有了感覺。最近與一位專業界朋友聊天,講起他幫子女買樓的故事,才赫然驚覺,樓價真是貴得驚人!

這位專業界朋友兩夫婦都是「拼命三郎」,以拼搏起家,生活方面,更加是「低消費一族」。他們一年不會去多過一次旅行,出外食飯也要考慮過之後才去。他們的入息頗高,但仍這樣辛苦慳錢,所為何事呢?說穿了,原來是為了要幫孩子買樓。他有兩個兒子,都學業有成,也是專業人士。

小兒子在工作上還很成功,畢業不久就已經月入數萬元,還儲到100萬元的積蓄。小兒子想買樓自住,但這些錢做首期只能夠買到新界一、兩百呎的納米樓。最後爸媽出動,幫他在荃灣買了一間800餘呎的新樓,樓價近17000元一呎,再加上紗3.75%印花稅,埋單計數要1400萬元。這種大碼樓,銀行現時只提供五成按揭,即是要拿出近700萬元。孩子自己出100萬元,爸媽要出600萬元做首期。

這個故事其實未完,這個朋友還有另一個孩子需要買樓,還可能要再拿出500、600萬元。我覺得朋友的兒子已經是同輩中很成功的人士,不然的話,即使現時的利息很低,要供餘下五成即600多萬元按揭貸款,也不可能。縱然是這樣成功的年青人,買樓也要「靠父幹」,可見現今社會已扭曲得很厲害。

朋友問我對於他們死慳死抵幫兒子買樓,有什麼看法?社會上或有評論,話爸媽幫子女買貴價樓,是他們自己的選擇,怨不得人。甚至對這種「靠父幹」的行為,抱一個酸葡萄心態,會冷嘲熱諷。但我比較有同理心,覺得父母愛子女之心,難以用筆墨去形容,盡全力幫兒子買樓,預備他將來結婚居住,也無可厚非。

對香港樓價高企,最通常的辯解是全球央行放水,這是環球現象,不是香港獨有。在2008年,我很同意這個講法,因為當時的樓價相對而言,仍是較低。去到2012年,我已開始不同意央行放水放水的講法,我覺得主要是香港的土地房屋供應太慢,令到香港樓價飆升的情況,比其他地方嚴重。

到今天,我就更加不同意啦,其實香港政府可以做更加多的事情去壓抑樓價上升。核心問題不是推出限制外地人買樓的打擊炒樓措施,而是如何盡量加快土地供應。當我知道政府搞了一個「覓地小組」去詳細討論如何搵地,其後發現該小組要明年年底才能夠提出建議,我的心真的涼了一截。即是說,到明年的《施政報告》,也不會有什麼增加土地的建議。到「覓地小組」提出建議,社會公眾當然又要議論一番,政府的決策可能又要車前褪後,恐怕去到2020年,還未有覓地方案。到定出方案,恐怕政府也快要換屆。

以香港現時的政治環境,即使現成有土地要改用途,還要過城規會,又要過區議會。就算是「乾淨」的土地可用,建樓也要五至七年,如果講到要填海、或者利用郊野公園建樓等等方法,沒有十幾年都不能夠成事。如果單是討論如何覓地都要花兩三年的話,到有樓出現,恐怕現時的年青人,到時已經要退休了。

年青人要成家立室,不買樓都要租樓,開支也愈來愈重。父母基於愛子心切,不惜花大量金錢去幫子女買樓。就淘空了兩代人的一生積蓄,既令到父母大半生儲蓄一下耗盡,子女也孭上一條很大的債。這實在需要政府加把幹,做點事,救民於水火之中呀!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