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泛民私下抱怨 司馬文僭建累街坊

立法會今早復會,議程之一是泛民提出議案,要傳召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本月28日到立法會就僭建風波作證,但在審議此議案之前,會議先要處理向未成年人士賣酒的條例草案、《水務設施條例草案》,以及另一反對派議員朱凱廸提出的港珠澳大橋混凝土測試報告涉嫌造假的傳召議案。

為令立會可審議傳召鄭若驊議案,朱凱廸今早撤回其有關港珠澳大橋的傳召議案,但今早繼續審議禁止向未成年人士賣酒條例草案時,泛民質疑多名建制派議員就此發言,是在拉布,要令立會無法討論或表決傳召鄭若驊議案,而令議案失效。建制派召集人廖長江否認拉布,他相信今日可討論傳召鄭若驊議案,但能否表決要看有多少議員發言。

雖然泛民指責建制派阻撓討論及表決傳召鄭若驊,但有泛民中人卻私下慨嘆,他們現在追打鄭若驊的力度,已經大大受制。泛民的原本構想,是要在311立會補選前,踩盡油門開車,務求四方八面地追擊鄭若驊,借此先要逼建制派在立法會內硬挺,然後再加大馬力炮轟建制派參加補選的候選人。

不過,當中發生了泛民參加建測規界補選的候選人司馬文的僭建事件。司馬文住在新界的村屋別墅,內有多項僭建並長達10年,在今次補選之前才急急拆除部分僭建物,跟住向公眾道歉,並聲稱早已經向政府申報屋內有幾項僭建。但其後屋宇署派入入屋審查後,就發現他還有多處僭建並沒有申報。

司馬文爆出僭建事件,就打亂了泛民借追擊鄭若驊僭建,為選舉造勢的種種部署,現在雖還攻擊鄭若驊,但卻變得縛手縛腳、只能窒住窒住地攻擊,攻擊行為變得極不痛快。

但另一方面,對於司馬文的僭建,建制派亦不知為何表現得甚為忍手,沒有對司馬文窮追猛打。無論泛民或建制對追擊僭建問題,變成一個尷尬尬的局面,追究僭建問題的熱情,再沒有之前那般高漲了。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超級惡霸

本屆奧斯卡最佳電影之一《為副不仁》(Vice)講述2000年就任副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