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馬化騰:大灣區要抓住數字中國機遇,可搞「E證通」

騰訊主席馬化騰在2018中國(深圳)IT領袖峰會上發言,講解什麼叫「數位中國」或者「網路強國」。在主題演講中,馬化騰從「一縱」、「一橫」和「一新」 三個角度,闡述了對數字中國的理解。又建議大灣區要抓住數字中國機遇,可搞粵港澳三地通行的身份證叫「E證通」,推動電子支付和數碼身份認證。

1000

以下為演講全文:

馬化騰:大家上午好!在小加之後的演講壓力很大,大家聽到他很多生動的比喻,把很多複雜的東西講的很清楚,雖然超時大家都不忍打斷,我也聽得很認真,好像把後面中場休息環節都取消了。

我們今天大會的主題是數位中國,也佩服吳鷹主席在十年前就想到發展的趨勢,這麼早就把我們聯合會取名數字中國。昨天有一個閉門會議,有相當大的篇幅大家都談了科技、談創新,大家覺得科技的威力和優勢越來越明顯。

我在很多場合也說在這一兩年全球十大市值的企業從原來傳統資源型,比如能源、金融、運營商等紛紛變成了清一色的科技企業。十家裡面就有七八家科技型企業,所有行業不管原來是什麼,也需要用科技升級、用資訊技術提升、轉型升級等等。

正好今天看了一個新聞說,此前我們廣東省宣傳部部長慎海雄最近調到了中央電視臺,三台合一,他成為總台台長,他也強調央視需要科技和創新的轉型升級。央視都這麼努力,我們做科技企業的還能不努力嗎?

昨天閉門會議印象很深刻,偉中書記以他24年在科技部工作經驗,提出來說深圳的未來我們需要創新驅動,而且要更加注重基礎研究,提出了基礎研究+技術創新,再加成果轉化,再加金融支持,這四方面是一整套的支持。

我覺得深圳未來在對科技方面的支援,這是更加系統化的一個思考,給我印象非常深刻。

剛才小加談的岳父、岳母、姑娘、小夥子,勾起了我們十年前的回憶。

十年前我們也面臨這樣的選擇,那個時候所有互聯網企業全部去納斯達克,偶爾有去紐交所。大家都覺得那邊非常活躍,年輕小夥子非常熱烈,投資者很多,因為我們也是VIE架構,在國內也沒有辦法,唯一選擇就是香港和納斯達克。

那個時候所有跟我們推薦的投行都是做兩手準備,要麼兩地上市,反正兩手準備都行。基本我們當時選擇投行都是說具備兩地上市運作的這些才能入圍。但最後他說你們體量那麼小,兩地上市很難看,一邊流量很小,選擇一邊吧。最終我們選擇了香港。

很多人說香港市場那個時候氛圍不好,都是市盈率很低的傳統行業公司,十幾倍、幾倍的,你們像科技企業要追求高市盈率很難。我們想,我們抱著一個長遠的考慮,不是追求短期一兩年的高市盈率,好像投資者剛開始不認同你的價值就怎麼樣。

我們還是想我們用戶就在本土市場,他們也明白我們做的事,我們也希望我們的投資者跟我們在同一個時區,不要晚上才看盤。夫妻之間作息時間一致,這樣會比較好,會幸福一點。

我們堅信,我們雖然當時上市市值很小,估值6億美金,融2億美金,上市之後8億美金,這是很小的。我們覺得這也無所謂,反正先上了再說,看長遠發展。最終香港也沒有讓我們失望。

香港聯交所最終還是能夠成為中國科技公司的青睞之處,加上小加在過去幾年不懈的努力,要改變這麼多的傳統家族的上市公司等等,對A股同股不同權的觀念體制推動是非常難的。

很多人說我們介意不介意,我們沒有這個前提考慮。我們自己這樣想,如果你的投資者,剛才我們在下面聊,像我們在座很多基金、PE,在企業沒有上市之前大家都是女朋友。我們當時的女朋友覺得不錯,可以看長期,可以支援你的,也就是你的股東架構,不是同股不同權也問題不大,不會搗亂。我們的南非大股東17年如一日,到前幾天才賣一點點,還立刻承諾三年不會再賣。這樣的股東很難找。如果你的企業股東不是太忠實的話,簽婚前協議等等,這些也無可厚非。我的理解是這樣,不一定是哪種方式就好或就壞。

演講時間不多,我挑一些重點講。

一個是前不久剛參加完兩會,長達20天,我們廣東團,包括我們深圳團,八位代表20天如一日,朝夕相處。天天在一塊吃飯、討論。包括深圳交易所總經理也在我們組,所以我們也聊到怎麼回深圳A股上市、CDR等等。所以今天小加是來踩場的,他兜了半天還是幫香港打廣告。騰訊在香港上市多年,我兩邊都支持。

這次參加兩會給我印象很深刻的是總書記到廣東團那天的討論,其實外界沒有報導,這裡面資訊很豐富,特別受感動。剛才偉中書記講習仲勳老書記在主政廣東的時候提出建議,成立深圳特區。這次總書記也提到了他在清華讀書的時候,七十年代末就來過深圳,當時還在沙頭角坐過船,深圳當時還沒有成立,他到寶安縣的食堂吃飯,把細節描述的很細緻。可以看出,總書記對深圳、廣東的感情非常深。

所以我提到1984年來深圳的時候,我們家旁邊國貿大廈正在興建,那個時候三天一層樓,成為全國的口號,那個時候改革開放剛剛開始,普普通通“三天一層樓”的概念。總書記聽到這裡立刻脫口而出“深圳速度”,可見他對深圳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

今天深圳的速度在什麼地方呢?我想就是創新的速度。深圳創新速度還會保持下去。今後在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我相信深圳速度要繼續保持。在這個過程中我還舉了很多例子,我提到說這幾年移動支付非常普及,在西北一個農村可以看到農民在自己農作物邊上,在賣的時候就貼一個二維碼,上面寫著“支持微信支付”,而且滿50元送貨到車站,包送貨。總書記聽到這裡立刻說,之前在歐洲訪問的時候,有外國政府官員跟他說,聽說你們中國的移動支付很厲害。這個事情也是讓總書記印象十分深刻。

我在想為什麼最近這幾年各行各業談數位化轉型,我覺得最大的變化是從2010年前後開始,傳統的PC互聯網迅速轉向移動互聯網,這也得益於智慧終端機,就像郭總造出來的iPhone從07、08年開始普及,到2011年開始大爆發,所有安卓智慧手機迅速普及,大量生產。加上運營商3G、4G的普及,這樣有終端、有高速網路,整個基礎就讓整個社會經濟線上線下迅速融合起來了。也就是你拿一個手機基本上可以把線下服務跟線上,在身邊隨時隨地連起來。

所以我們在很早的時候,2012年我們就開始說二維碼是一個看似很簡單技術,但卻是未來連接線上線下一個最重要的橋樑。所以你可以看到我們在微信裡設計加好友的時候,有意設計成掃二維碼,讓大家知道掃二維碼就要掏出微信。不用藍牙感應、NFC,就是掃碼,這是最簡單的,反而最容易被消費者認可。所以線下移動支付也成為新中國四大發明之一了。

還有包括共用經濟當中的共用單車,如果沒有移動掃碼的話,我們現在就不可能有無樁的共用單車業態誕生。全世界共用單車這一類的,包括共用充電寶等等也都是有移動支付才有可能產生。在各行各業都想如何利用好資訊化、移動互聯網能夠把生產過程能夠升級轉型,甚至把製造,包括生產,消費者,以前要很多層流通領域,你不知道你的消費者是誰,中間賣給管道,就失去聯繫了。今天有這個利器後,就可以讓生產者和消費者連接起來,你是個製造者,你也可以擁有終端的使用者粉絲。這樣的思路完全改變了很多組織架構和生產關係。

所以說,中國的數位化進程因為有了這些變化,可以說比發達國家進步的快。看到中國政府推動也很快,2015年推出互聯網+,到2017年的數字經濟,今年又提出數字中國,我下面簡單快速地講講我們怎麼理解數字中國的發展,我想從“一縱”、“一橫”、“一新”這三個角度來解釋我的理解。

數字中國的“一縱”,先從互聯網+到數字經濟,2015年開始我們一直在講互聯網+或者+互聯網,它意思就是說讓每個行業利用互聯網資訊技術能夠去改造各行各業,看有什麼可以結合創新的亮點。過去大家認為新經濟跟傳統行業衝突的,是一個互斥的關係。後來大家逐步逐步認識到它們之間是互補的,可以深度融合的。過去我們談過金融等等很多行業都經歷了這個過程,我今天不提了。

就談談最近大家提的智慧零售,很多人說你們最近幾個月花這麼多錢買線下的零售企業股份,展開合作,看不懂這個故事。包括最近我們發財報很多分析師也問這個問題,很多朋友問這個問題,但外界對這個事的分析,我覺得還是不太到位的。

我們公開講,我們確實看到很多需求在變化,比如說現在很多零售店,包括超市等等,他們開始使用新技術,用我們提供的解決方案,比如微信小程式、公眾號直接掃碼就可以掃出線上店面,就可以直接完成訂單,非常方便。甚至說很多中間的服務商利用這種工具來給線下的商鋪提供服務,並不是每個小企業都要開發複雜的應用。我們主要目的是什麼呢?為什麼我們方案更加開放相容呢?

其實對騰訊來說,我們看重的點是什麼呢?我們希望微信用戶能夠和線下越來越多的服務連接,只要能連起來,用得好,這就是我最大的目的。

這裡面有什麼好處呢?

第一,對支付有好處。支付後面還帶著金融服務。

第二,對雲的發展。雲計算未來支撐實體行業大資料在雲端用AI來處理大資料,我認為是所有企業必須做的。如果說我們連得好,我們雲就更加有優勢。

第三,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是廣告,這麼多線下、品牌商,他們過去利用傳統地推也好、發傳單也好、傳統投放廣告也好,效率並不高,大部分錢都浪費掉了。

未來如果用數位化方式,在我們社交體系裡面,採用效果廣告的方案會更好。這決定了我們互聯網未來是否能夠成為以廣告收入為主這樣的平臺,這是非常重要的。這是為什麼我們看重這個機會。正因為這樣,我們的心態是開放的,我們並沒有自己去做零售,我們對很多人說我們不做零售、我們甚至不做商業,我們只做連接器、做底層的東西,用雲、AI等這些基礎設施來幫助你。

甚至,我們可以把系統集成也讓給所有合作夥伴,系統集成商照樣可以跟我們合作,你們多年耕耘的精力、很多系統都不會白費,只要再加上我們零配件就可以做的很漂亮方案。

所以現在有一大群開發者生態慢慢成長起來,包括小程式。我在公司裡也說,小程式是我們一個門檻非常高的創新。我過去是程式師出身,寫了很多年程式,學的程式設計語言都是美國的,不管是C也好,JAVA也好等等這些。小程式成為現在中國程式設計者一個非常熱門的程式設計環境和正在熱情學習的語言環境。

你去書店或者網上書店一搜小程式,大量的開發、應用的書籍就已經出來了。可能外界不覺得怎麼樣,我作為程式師出身會感到很激動、很自豪,我特別看重這一塊,因為這也是中國IT行業一個成果。

其實縱向深化融合還有很多例子,剛才零售只是其中一個。還有工業化,工業很多企業把製造和互聯網進行整合,原來他是生產者,現在他很擔心被旁路,甚至被同類企業做的更好,他被淘汰了。是有這個可能的。

包括汽車行業,現在汽車行業希望是把從汽車製造商變成以後出行服務商,他不甘於以後只是生產車,以後需求量不大或者共用經濟非常發達,以前汽車大家使用時間可能只有不到10%時間,因為你自己用。如果共用化使用時長10倍、20倍增長,新車購買需求就沒有那麼大了,乾脆做出來直接提供服務。

這樣就需要有互聯網連接,需要知道怎麼運營出行服務。這就是一些案例。包括我們之前提到三一重工生產挖掘機的這些都變成服務化,他可以按使用時長來收費,不用買這麼大型重型機械了,可能就是挖幾下,租就行了。這些都是可以用物聯網、大資料、雲計算搖身變成製造業轉型升級。

農業也有很多需求,消費升級,中產越來越多,大家都希望農產品更加可靠,除了可追溯源,對品質要求也提升了。比如現在雞都是速成的,45天養成,從出生到宰殺45天。這個肉質能好到哪去?你說我多花一倍錢,買一個90天養的雞能不能做到,這個需求很好。按照過去,養殖場沒法弄。但是如果有需求,有資訊手段,有訂單,我就要90天雞,就要散養,要運動步數要多少步的。

京東賣跑步雞,還有透明指標。它真的跑了多少步,賣貴一點很合理。消費升級之後,很多人有個性化差異化,農業工業跟消費者連接起來,這些差異化需求的滿足就會變得可行了。因為過去沒有這個手段。養雞的人可能會感到,我多養兩天雞,我就虧了,因為別人不這麼幹。這是因為大家都沒有透明的指標,看不清品質,或者有這個需求的消費者養雞人不知道,也拿不到訂單,以後這些都會得到改變。我只是舉一個案例把縱深跟數字經濟結合跟大家介紹了。

下面講講“一橫”,就是數位化從經濟擴展到民生、政務等領域,橫向發展到一定程度,就成為整個數字中國。

民生方面比如交通、醫療、教育等,雖然它們是產業,但也會涉及很多民生問題,也是政府最關心的問題。這裡面有大量互聯網+和數位化的機會。這裡沒有時間展開多說了。

我舉個政務的例子,跟廣東有關。今年馬省長給我們一個任務,讓我們做“數字廣東”,可以說是我們廣東省一號工程,給我壓力很大,只能成功,不能失敗。成功了,可以去各個省推廣。

兩會期間,我正好坐在馬省長後面,前面一排都是各個省的省長,我積極去談方案,馬省長也幫助推廣。很多省都表達了意向,他們也希望我們過去發展。

另外,還有個例子是,我們幫助雲南省做了“一部手機游雲南”,簡稱一機遊,非常好。一部手機可以把整個旅遊所有的資訊、資料彙集起來,所有大家在旅遊中抱怨的不透明、宰客等問題,比如有些酒店、餐飲,覺得你去玩一次,反正你再也不來,就宰你,現在針對這些亂象,我們完全可以用資訊化的手段管起來,讓遊客在手機上評分,也可以“一鍵投訴”,政府配套建立一整套投訴處理機制,可以迅速跟蹤進度、跟蹤到位。

這樣管起來的話,我相信資訊透明,而且整個體系都非常到位的話,大家的旅遊體驗會非常好。我們在3月1日在在北京開了發佈會後,很多省市,特別是旅遊大省,關注旅遊的直轄市也很感興趣。因為旅遊產業也屬於消費升級後,正在爆發巨大需求的產業。這裡面痛點非常多,包括以前很多人提到三亞旅遊,大家出遊可以感觸到很多痛點。這些都可以用資訊化解決,而且可以做很多事情。

最後我想談談“一新”。這次總書記在我們廣東團有一段話讓我印象特別深刻,就是說中國經濟正在從高速度發展轉向高品質發展,高品質發展靠的是創新,創新靠的是人才。這個邏輯很對,非常有道理。

聯想到我們深圳,包括粵港澳大灣區,我在過去兩年也提了這樣的建議,今年也有,我希望提一些具體的,包括能不能做一個粵港澳身份證,比如叫“E證通”。因為現在香港、港澳他們覺得在內地,比如用不了移動支付,主要問題是什麼呢?

主要問題是我們很多內地的互聯網服務,包括金融服務對港澳的身份證認證不了,不像我們內地的身份證有公安部系統可以連,提供服務的時候可以識別你是誰,知道對不對。但是港澳地區現在系統沒有連通,所以用不了我們內地的這些服務。

但是,我們要講大灣區,總不能灣區內互相身份都不認吧,包括出入境能不能再簡化流程,能不能用電子證件就可以通行等等。咱們先不談大的,最基本的人才流動能不能解決。這些都是跟人才、創新有關係的。

另外,我們還希望培養年輕人,粵港澳大灣區他們孩子交流,因為最大的隔閡還是文化的隔閡。大家很多年沒有太多往來,要讓孩子們、青少年互相熟悉和認可,未來才能真正融合,我們需要做一些事情。所以,我們去年搞了一個夏令營,請了港澳和廣東三地的學生參加夏令營,參觀深圳很多企業的科技成果,包括大疆、萬科等等。今年我們還會繼續辦,香港大的企業,哪怕是房地產也有很多創新,也有科技成分,他們也願意出錢出力出資源讓孩子去他們企業看一看等等。我想今年,也希望深圳更多的企業一起來參與。

總之,數位化轉型對未來是一個重大機遇和挑戰,按我的理解,互聯網+是手段,數位經濟是結果,數位中國或者網路強國是目的。

最後想說四個觀點:

第一,中國實體經濟要走向數位化舞臺,成為真正的主角,借助互聯網這種工具箱和新型基礎設施實現轉型升級。

第二,公共服務,就是民生、政務等領域也要通過數位化升級,解決社會痛點,改善民生,創新社會治理。

第三,希望大灣區能夠抓住數字中國機遇,跨界創新,打造世界級灣區。

最後,希望數位中國建設能夠加速全球數位化進程,為世界提供“中國樣本”和“中國方案”。

謝謝大家!

科技控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