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民國女子具膽色 巴黎和會以「槍枝」脅中國代表別簽和約

當年女子叛逆又有學識的,很多都成為了傳奇。

清末民初,中國遭遇幾千年來最嚴重的危機。內憂兼外患,整個民族都在生死存亡關頭,這段混亂的時刻,卻湧現出了不少讓人歌頌的傳奇。有一批人為了民族安危,在最前線戰鬥,卻不缺乏英勇無畏的女性,著名的有秋瑾、何香凝等。而今天要說這一名女子,正要趁「五四運動」一百周年時要提一提-鄭毓秀。

日本朝日新聞社1941年《最新支那要人傳》中的鄭毓秀 (網上圖片)

鄭毓秀在巴黎和會舉行期間,作為隨團成員,組織留學生數百人,包圍陸徵祥養病的醫院,要求中國拒絕簽字。據說她還以玫瑰枝藏在衣袖,與陸徵祥見面時頂住他,聲色俱厲說:「你要簽字,我這支槍可不會放過你。」極具膽色。故事轟動一時,成為一時佳話。事實上,鄭毓秀是民國時期出名的女性人物,她做了許多當時女性不敢做,甚至做不了的事。

1931年上海密勒氏評論報中的鄭毓秀 (網上圖片)

有這樣的表現,在鄭毓秀小時候已經顯露。她在1891年3月20日生於廣東新安縣,天性叛逆,自小已反對舊制陋習。當時女孩五歲要裹小腳,鄭毓秀無論如何都不願。她十三歲時,不滿父母給她定了一門親事,卻偷偷寫信告訴「未婚夫」兩廣總督的兒子,不願意接受安排,要求廢除婚約。父母當然憤怒,所以鄭毓秀就離家。

清光緒三十一年(公元1905年),鄭毓秀進入西式教會學校,兩年後跟著姐姐留學日本。期間經廖仲愷介紹加入了同盟會。之後一直為革命事業奮鬥。先後參與刺殺清政府頂層官員。到了民國元年(1912年)袁世凱上台後,因他大力打壓革命勢力而成為鄭毓秀等革命黨人刺殺目標,可惜消息洩露多人被捕並立即槍決。鄭毓秀僥倖沒被捉拿,但很快就參與下一場刺殺良弼計劃結果成功。

鄭毓秀與家人合影 (網上圖片)

1914年,鄭毓秀得知袁世凱計劃派人暗殺她,留在中國不安全,加上救國救民,除了熱情,還必須具備先進思想和技術,於是到法國留學。她取洋名蘇梅,進入巴黎大學的前身索邦大學學習。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勝國,在法國巴黎凡爾賽宮召開「巴黎和會」,中國作為戰勝國,也派代表出席。鄭毓秀因精通英、法兩語,被任命為中國代表團成員,擔任聯絡和翻譯。

《東方雜誌》刊登「中國參與歐洲和會全權委員」 (網上圖片)

當時,「巴黎和會」被西方列強操縱,相關條約都對作為戰勝國的中國相當不利。中國外交的失敗,引發國內反帝反封建的「五四運動」。由於國內局勢緊張,民眾要求拒約壓力很大,北京政府便把簽字與否的責任,推給當時代表中國出席巴黎和會的代表團團長陸徵祥身上。

巴黎和會代表合影。二排右四為顧維鈞 (網上圖片)

據指,陸徵祥左右為難,提出辭職又不准,便以患病為由,進入巴黎近郊的聖克盧德醫院養病。就在巴黎和會簽字的前一晚,即1919年6月27日晚上,鄭毓秀組織300多名留法學生和華工,包圍陸徵祥下榻處,要求他不要在和約上簽字。鄭毓秀被推舉為代表與陸徵祥談判。期間,鄭毓秀在花園折了一玫瑰枝,藏在衣袖,見面時頂住陸徵祥,說:「你要簽字,我這支槍可不會放過你。」陸徵祥最終未有在凡爾賽宮簽字,保留中國政府收回山東的權利。

法國留學時期的鄭毓秀 (中坐者) (網上圖片)

雖然另一代表之一顧維鈞後來憶述,當晚被鄭毓秀恐嚇的並非陸徵祥,而是代表團秘書長岳昭燏,而當時代表團內多數人也力主拒絕簽字。盡管如此,也不能否定鄭毓秀為了中國代表不要在巴黎和會上簽字的決心。

1925年,鄭毓秀獲得巴黎大學法學博士學位,成為第一位獲此殊榮的中國女性。同年歸國後,她和留學時代的友人魏道明(也是未來丈夫)在上海公共租界合作開設律師事務所。她也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女性律師。在當時洋人享有領事裁判權的上海,接一些華人面對洋人的案子,幾番為華人爭得權利,令事務所名聲大噪。

1931年上海密勒氏評論報中的鄭毓秀 (網上圖片)

鄭毓秀鼓勵女性有能力的可出國留學,可為人們帶來很大改變,解放思想。後來,鄭毓秀先後出任過上海地方審判廳廳長、監察廳廳長、上海臨時法院院長等職,後任上海法政學院院長、教育部副部長等職。1934年,丈夫魏道明作為胡適的繼任被委以駐美大使一職,於是鄭毓秀以大使夫人身份,隨夫前往美國。

1942年,魏道明任駐美國大使。魏道明夫婦合影 (網上圖片)

之後,鄭毓秀漸漸不再從事和革命相關的工作,選擇到巴西經商卻不順利。1948年,她與魏道明一同到了美國漸漸退出了政治舞台。晩年,鄭毓秀患癌症。1959年12月16日,鄭毓秀在美國洛杉磯去世,享年68歲。去世的前一年,她有一名外孫女在香港出生,就是香港人十分熟悉的著名演員楊盼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