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政制開放. 搵地難. 人禍

特首林鄭月娥講及房屋問題是其施政報告的重點,現香港最主要問題是沒有地,有地的話她一定會起樓。而政府委任的覓地小組主席黃遠輝就說,填海不是唯一方案,因填海造地需時15至20年。

在國內,填海造地可能5年就完工,香港則要20年,這15年的額外填海起樓時間,無論住劏房,或過擠迫生活的貧民,或捱貴租等上車的中產,十幾年都是漫長的時間,正所謂是人生有幾個15年?究竟香港現在的狀況,是天災還是人禍?

填海究竟要多久?沒有一名官員講得準確,按覓地小組講的數字,至少要11年,小組主席黃遠輝就說要20年,在這10多20年的冗長時間裏,除了必須的顧問研究、具體工程施工外,其餘大量時間就花費在各種程序,從城規會到區議會到立法會等等,光是立法會拉布已可無限期拖延,終審庭最近放生了新界東北撥款的暴力示威者,他們持大竹撞毁立法會玻璃大門的一幕, 仍然歷歷在目,令人猶有餘悸。

我與政府官員談過,他們都搖頭歎息,覺得政制愈開放,填海工程施工就愈拖愈長,單以城規會為例,每發展一個地方,或起樓或填海,也會引起當地人反對,因既增加供應,又可能影響景觀。政府為防止相關人士進行司法覆核,也會容許反對者有充份時間表達意見,城規會的處理方法,是每個到來表達意見的,都讓他們講15分鐘,即使項目只是地區人士的反對,也可以發動幾百人來表達意見,也要開幾個月的會,由朝坐到晚,就是聽這些千篇一律的反對意見,完成這些程序,就減少了成功司法覆核的機會。

立法會的撥款申請也排大長龍,即使並沒有很大的政治爭議,反對派也利用各種程序,拖延各種類型的撥款,逼政府在其他問題上讓步。

表面上,議員為民請命,每個政黨都為大家好,每個特首候選人選舉時都探劏房、搭地鐵、見貧民。選舉時每個特首候選人都承諾縮短公屋輪候時間,結果輪候時間就愈來愈長。

我年青時都十分支持發展民主制度,因討厭當時的殖民地政府的專制,但想不到香港逐步發展民主,政制逐步開放,會有這麼多流弊,而源起於有更多立法和區議會議席可供爭奪,每個政黨、每名候選人,都會就其狹隘的利益發聲,加起來公共利益(common good )就會湮沒。更有甚者,就是特首由選舉產生,不要少看大選舉團的壓力,內部利益紛紜,人人都去游說特首候選人,結果就令選出來的特首,要討好各方人等, 輕則做事不敢孭飛,重則向利益低頭。以覓地小組本身的存在為例,就是拖長了土地供應起碼一年,搞覓地小組諮詢民意也是有型有款的事情,顯示特首尊重民意,但實際上這樣又拖多一年。劏房戶未能上公屋,每月俾多6000元租金, 一年就俾多7.2萬元,政府這些美輪美奐的民意包裝,就由受影響的市民找數埋單。

在開放政制下,特首要顧全民望,見到爭議就避,就出現很多緩慢決策,甚至拖延不決策的狀況。若個個特首都只做一屆,不怕人罵,不怕民望低,只以改善人民生活為己任,其實有可能大幅縮短填海的時間,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政黨只看政治利益,特首又只看連任機會, 表面上好好睇睇,實質上一事無成。香港民生問題從房屋、到教育、到油價,都無人理,也不會解決。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