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器官捐獻協調員王璐選擇了不同的救人之路 曾被同行質疑「玷污醫生榮譽」

她們是延續生命的天使!

王璐是中國啟動器官捐獻試點後,首批持證上崗的器官捐獻協調員之一。在成為器官捐獻協調員之前,王璐是佑安醫院肝移植中心的大夫,接管的也大多是肝硬化晚期和肝癌患者。對於這些患者來說,要麼等待肝臟移植手術,要麼等待死亡。

专家进行器官评估(網上圖片)

每天,王璐工作之餘都會穿上白大褂,接近逝者家屬問到「您願意捐獻器官嗎?」頭兩年,她十有八九會被拒絕。直到2012年,王璐接手了第一個器官捐獻者,一個12歲女孩。當時女孩因車禍去世,其父母主動找到王璐表示自願捐獻女兒器官。最後女孩的器官救了多個孩子。

王璐表示,器官捐獻推廣之初,最大的阻礙是醫院的同行。每當王璐出現在他們面前,都會被趕走。很長一段時間,器官捐獻協調員被認為是站在了醫生的對立面,玷污醫生救死扶傷的職業榮譽。

王璐在病房为患者看诊(網上圖片)

國內醫院還未建立起科學、規範的器官捐獻和移植的管理辦法,王璐只有不斷地去借鑒和總結。為了宣傳器官移植,王璐結合了大量文獻和實踐做出了宣傳冊,開始對外宣傳。而協調員隊伍也從最開始的一個人到現在的9個人的「團隊作戰」。

因為社區居民普遍老齡化,對自願捐獻器官的認可度較低。每次宣講引出器官捐獻時都會被罵和被質疑。為此,宣傳人員更是耐心引導。團隊甚至還編寫出國內首部器官捐獻移植的教材,供國內大學開設器官捐獻高等教育課程。

佑安医院器官捐献协调员团队,左二为王璐(網上圖片)

過去的2017年,她們共接收到2000多條自願捐獻的消息,但是最終只成功了20多例。當被問到對哪個捐獻案例印像最深,王璐表示「我記得每一個捐獻案例,每一個。」

获取器官前,医生为捐献者举行默哀仪式(網上圖片)

到目前為止,王璐已經接觸了近500名潛在捐獻者,成功協調30多例器官捐獻。這條路,王璐走了8年,她還想繼續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