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中國的國運之戰

美國下月進行中期選舉,最新的民調顯示,在野的民主黨很可能會得到眾議院的控制權,而執政的共和黨則保有參議院的主導地位。這局面不利中美貿易戰的緩解,因為反對黨不能透過全面控制國會通過議案去制止貿易戰。

最近到內地走了一轉,了解北京對中美貿易戰的最新態度,發覺阿爺對貿易戰的看法,已經產生了微妙變化。在貿易戰開打初期,普遍分析這是一場「貿易之戰」。美國對中國去年達到375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不滿,美國總統特朗普為求製造中期選舉議題,便發動貿易戰,藉此爭取選民的支持。其後亦有意見認為,中美貿易戰是「意識形態之戰」,美國是西方民主制國家,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兩國制度有著根本的分歧。中國開始崛興,就觸發了意識形態的糾紛,帶來了貿易大戰。

然而,現時北京最高層的思維,已經認為中美貿易戰不單是一場「貿易之戰」或者「意識形態之戰」,而是「國運之戰」。中國GDP總量已經超越美國GDP總量的60%水平,美國認為如果容許中國經濟繼續成長,去到美國GDP總量的80%時,將完全無法遏制中國的增長。所以當中國GDP達到了現時這個敏感水平,美國就要搶先出手打殘中國。這關乎中國的國運,如果中國在這場「戰爭」打輸了,中國將一沉不起。日本在上世紀末經濟開始衰退,一衰就是30年,就是一面很好的鏡子,可以預見中國可能出現的命運。

反之,如果中國能夠挺過這場挑戰,中國將會崛興,迎來更大的發展機遇。這場「戰爭」,關乎中美兩國的未來的國運。順著「國運之戰」這個思路去分析,可以有兩點延伸。第一、中美衝突不會停止。即使貿易磨擦在美國中期選舉後內能夠達成一些協議,但一年之後,即美國總統大選前一年,相信又會因一些小事再起波瀾,無休無止。

中美衝突並不止於貿易方面,也會在軍事方面。特朗普聲言單方面廢除與俄羅斯簽訂的《限制中程導彈協議》,解除了美國生產中程導彈的限制,特朗普提出的其中一個理由,是要拖中國落水,說中國並不受這個協議所約束。美國不止要對抗俄羅斯、暗搞歐洲,還擺明車馬要重返亞洲,甚至大量增加中程導彈,對象不講自明,就是要針對中國。

第二、中國要有定力、沉著應對。在貿易戰之初,中國採取等量回應,美國加徵500億美元中國貨品10%關稅,中國就加徵500億美美國貨品10%的關稅。在輿論上,中國也以重砲回應美國。但隨著中央對貿易戰的看法的變化,中國將採取較沉著的方式應對,口頭上的對罵將會減少。即使明年1月1日開始,美國對於美國開始打第二輪制裁中國的2000億美元中國貨品關稅由10%增加至25%,但相信中國不會等量回應,不會全面提高美國貨關稅至25%,事關很多美國輸入中國的貨品是必需品,加徵關稅只會讓自己的企業付多點稅受多點苦。

既然這是一場中國與美國的「國運之戰」,香港也很難置身事外,港人只能夠在祖國和美國之間,作出選擇,不可能再做牆頭草了。

盧永雄

江南集團穩步發展

江南集團(1366)為中國最大的輸配電系統以及電氣裝備用電綫電纜製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