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買不起樓還不起學生貸款,就當議員吧!

美國中期選舉結束,結果一如所料,民主黨雖然重奪失去8年的眾議 院控制權,但他們期望的選舉的「藍色浪潮」奇蹟,並無出現, 共和黨仍然控制著參議院,更增加了參院議席。

美國中期選舉結果是兩黨爭持的僵局, 僵局背後反映出幾方面的現象。第一、年青人、女性、 少數族裔興起。是次的選舉, 最耀眼的結果是有大量的年青人和女性當選。有87名女性贏得眾議 院席位,當中的75人是反對特朗普的民主黨人, 還首次有名民主黨的穆斯林女子當選國會議員。然而, 比較突出的是兩名同為29歲的女子民主黨新星科特斯(Alexa ndria Ocasio-Cortez)和芬肯納(Abby Finkenauer),成為美國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國會議員。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AP圖片)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AP圖片)

Abby Finkenauer(網上圖片)

Abby Finkenauer(網上圖片)

科特斯在紐約第13選區以超過70%的選票獲勝; 而芬肯納在愛荷華州第1選區得到過半數選票台分。 芬肯納的名句是「我與其他的千禧代一樣, 買不起房子並正在努力償還學生債務。」就是這種特性, 代表了年輕人的不滿,把她們送入了國會。一年前這些議員新貴, 還是普通不過的城市小白領。

香港的執政者也要反思,香港千禧世代面對的處境, 與這兩名美國政壇女新星一樣,政府如果任由樓價惡化、 任由年青人喪失找好工作機會,他們同樣會爆發強勁的政治潛力, 擊倒建制。

第二是黨爭加劇。英國BBC分析說,這次美國中期選舉, 反映了共和黨和民主黨兩黨的鴻溝加劇。特朗普的當選, 明顯是一種反傳統精英控制的民粹政治,但他的極端白人主義、 對女性及少數族裔的壓制,同時激發起另一浪的年青人的民粹浪潮, 與他抗衡。兩方的民粹力量各自動員, 造成了一個可以各自聲稱取得了勝利的選舉結果。 特朗普在眾議院的挫敗,並不代表民粹主義的退潮,而是恰恰相反, 反映了不同取向的民粹主義浪潮激蕩擴大。

第三是美國對華的敵視態度不會改變。 千萬不要以為特朗普在眾議院受挫, 等於美國對中國的敵視態度有變。 美國對華強硬已經成為民主共和兩黨的共識, 看不到民主黨人會在眾議院動議支持中國。傳統而言, 國會山傾向批評奉行自由貿易的總統,會阻撓總統的決定, 但特朗普倒過來玩之後,國會對他的制約就很少。 更重要的是外交政策不同於內政, 美國總統在外交及對外貿易上有主導權,他如何與外國達成協議, 國會可以質詢,但不可以左右總統的決策。

雖然大家很期望特朗普因為對華加徵關稅,引起中國報復, 令到美國農民受損,希望共和黨在農業州份大敗, 但最終只出現了一個僵持形勢。共和黨在大豆產區愛荷華州失利, 四個選區中有三個選區由民主黨眾議候選人勝出,兩年前, 特朗普還在愛荷華州大獲全勝。但其他農業州份, 例如印第安納州和北達科他州,共和黨仍然保有絕對優勢。 這個選舉結果顯示美國的農民極之傳統, 他們正在因貿易戰受到打擊和傳統價值之間,艱苦掙扎。

總體而言,美國這次的中期選舉熱度很高,但透射出來的訊息, 仍是一個民粹主義世界。民粹政治不但會影響一國的內政, 也會影響環球的經濟。本地的政府如果不能夠解決民眾的核心訴求, 最終有可能會被民粹政治湮沒。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