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文藝娛樂盛世活現皇都 文物保護師冀保它的絕代風華

集合劇院與戲院一身的建築,彌足珍貴。

「我的人生前半生,與戲院分不開。」吳韻怡自小被北角皇都戲院湊大,每次重遊舊地,她似乎都有新的發現。近日再回到舊皇都戲院,她發現商場側面入口的頂部混凝土橫樑刻著一些水泥浮體字:「我出入了那麼多次,現在才發覺!」

成為一級歷史建築的舊皇都戲院 (1959),見證一帶娛樂事業發展 (資料圖片)

吳韻怡今次再到皇都才發現橫樑上的水泥字 (本網記者攝)

面對看似熟悉的東西,卻每次都有新的發現,的確令人著迷。這也有如你每隔一段時間,聽回一首你昔日最喜愛的歌,又或者重看金庸武俠小說,耳熟能詳卻令你耳目一新。建築文物保護師吳韻怡,獲新世界發展邀請擔任社區顧問,為大家講解北角舊皇都戲院,保留價值有多高。

吳韻怡自小在北角長大,至今也與「皇都」分不開 (本網記者攝)

吳韻怡自小在北角長大,初初住在新光戲院樓上,媽媽在皇都戲院商場開一家「韻怡童裝」店,生活與北角及戲院分不開。時間快推至2015年年尾,讀完建築、工作涉獵舊文物建築保育的她,發現有財團大規模收購皇都戲院大廈業權,熟悉舊地及建築專業的她,開始與其他研究團成員,著手了解一直陪伴她成長的地方。其實,一個以前對於她來說只是一家大戲院、商場有很多鞋店、戲院出口賣栗子、與其他小朋友在戲院大堂玩耍的地方,究竟有甚麼比起她童年更精彩的部分?

吳韻怡家人在1980年代在在皇都戲院商場開一家童裝店,以她的名字命名 (吳韻怡提供圖片)

經過多番研究及嚴謹的資料搜集,團隊向「古物古蹟辦事處」及「古物諮詢委員會」提交「文物價值評估」報告,講解更多皇都戲院的價值。2017年,皇都戲院由三級歷史建築獲評為一級歷史建築。

1950年代初,皇都戲院前身璇宮戲院,外貌今昔幾乎一模一樣 (網上圖片)

「我看到政府有採納民間團體的研究!」吳韻怡對這個階段性的結果感到欣慰。根據研究團隊所指,這個碩果僅存的舊式大戲院,由1952年「出世」至今歷史味道濃厚,成為它最具價值之處。研究團隊積極找回圖則以及當年的剪報等等多方的資料,將皇都戲院以往盛載著香港昔日娛樂事業的風華年代展現眼前:鄧麗君17歲時隨台灣歌舞團體來登台,上映過《仙樂飄飄處處聞》、《沙漠梟雄》等膾炙人口的荷里活猛片,還有西方文化藝術、粵劇及東亞歌舞表演等等,都有在皇都戲院留下腳印,見證香港戰後經濟騰飛下種種文娛藝術盛事。

報章報導維也納兒童合唱團來港,到北角皇都戲院演出 (網上圖片)

吳韻怡指,皇都戲院是個硬件,令大眾可形象化去勾畫成香港歷史進程。的確,置身於實體建築群更能了解歷史文化,要不然,不需千里迢迢去北京故宮及埃及金字塔親身體驗了。

粵語長片《再戀負心人》,在當時璇宮戲院外取景 (網上圖片)

除了盛載了大眾娛樂的歷史,讀建築出身吳韻怡表示,皇都戲院本身整套建築,也極具價值:「集合戲院、商場、住宅三個不同功能於一身的compound(建築群),皇都戲院在當年是一個很前衛的例子。」這個包括舊式大戲院在內的建築物,迄立了一個甲子,結構仍相當穩健。集合劇院與戲院一身的建築,港島區只剩下這一所,更顯彌足珍貴。

集合劇院與戲院一身的建築,港島區只剩下這一所,更顯彌足珍貴 (本網記者攝)

舊皇都戲院的外觀簡潔,樓頂以獨特的拋物線「拱橋式」混凝土桁架見稱,戲院的主入口上方,更有「蟬迷董卓」大型浮雕,出自著名畫家梅與天。除了反映出當時戲院中西合璧的本事、對香港的文藝娛樂事業發展的一種嚮往,吳韻怡更指,這個盡顯現代主義建築特色的建築,令周邊變得沒那麼單調之餘,更有著實用性一面:「拱橋式樓頂能承托著整個戲院,座堂部分不用樑柱支撐,觀眾視線就沒有阻擋,樓頂承托力也能吊著放映室,能避開英皇道熙來攘往的聲音震動,能給予在場觀眾一個沒被外界騷擾的空間,去享受戲劇電影。」

戲院大門上方「蟬迷董卓」大型浮雕 (資料圖片)

不過,舊皇都戲院在時代發展及轉變之下,光芒逐漸褪色。戲院在1997年結業後,改營為桌球城會所,輾轉也空置了。至於戲院地面的皇都商場,大多店舖仍保留昔日格局,但商舖十室九空,更顯破舊落寂。新世界發展有限公司的旗下公司,在今年10月尾,就皇都戲院大廈向土地審裁處申請強制拍賣,希望統一業權,展開重建。然而,集團有意在發展方案當中,保育大廈內前皇都戲院的相關部分,吳韻怡被邀請成為新世界社區顧問之一。

吳韻怡被邀請成為新世界社區顧問之一,最希望看到皇都,可以用來作表演或者播放電影的場地 (本網記者攝)

作為建築文物保護師兼北角皇都戲院及商場舊街坊,吳韻怡表示最希望看到皇都,可以用來作表演或者播放電影的場地。將戲院具有完美的建築及實用價值完全保留,無擬是個完美的結局。不過,吳韻怡很明白要令舊有建築成功活化,找到合適用途之餘,保留到建築精髓才更實在。

本網記者攝

在香港,被形容為成功活化舊有建築物的例子並不多,除涉及建築歷史價值、社會如何受惠等等的條件外,財團營運及財務等等更是重要一環。關於皇都戲院建築群重建的具體情況,新世界集團表示需獲得百分百業權後,詳細勘察及結構,才能計劃及落實發展方案。吳韻怡相信,要保留它的精髓並不困難,亦對重建皇都保持信心。

本網記者攝

「你越熟悉那樣東西,你未必為意,原來有很高的價值!」說法有如我們日常呼吸的空氣,你需要它時重要性才會突顯。皇都戲院是與北角社區緊緊連繫,吳韻怡希望,可由保育皇都戲院建築群開始,讓香港人留意多點身邊事。留意自己生活的社區,愛自己的地方,就能進而一起喜愛香港這片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