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要徹底否定佔中

佔中四週年,媒體做系列的追訪報道,當中有驚人發現,有的士業團體透露,當年佔中前夕,《蘋果日報》記者約他們到壹傳媒的將軍澳大樓商量佔中,會上竟然建議的士業安排的士全面堵塞中環,希望用癱瘓交通來逼使使政府讓步。

最後因為的士業界害怕造成的壞影響過大,決定不參與。這種行為已涉嫌協助及教唆他人作公眾妨擾的罪行。傳媒介入政治之深,膽量之大,行動之過界,實在令人側目。

2014年經歷了79日的佔中運動,反對派人士長期佔據街道,搞到民不聊生。佔中結束之時,民調顯示只有26%的市民支持佔中,有74%市民反對,充分反映了民心背向。但4年過去,有些當日大力鼓吹佔中的媒體不斷地把事件浪漫化,把參與的人描繪成英雄,把事件包裝成一場理想化的政治運動,至於事件帶來極其惡劣的影響,卻隻字不提。

四年過去,現在已經可以蓋棺定論,佔中的餘毒深遠。第一、在經濟方面,2014年持續79天的佔中和2016年的農曆新年的暴動,除了在事件發生時直接令到經濟活動大受影響之外,在兩件事過後的一年內,來港的旅客人數亦大幅減少,內地遊客覺得香港不再是一個安全城市,覺得香港人動輒上街騷亂,旅遊及相關消費收益備受影響,損失驚人,令到相關的從業員生計大受影響。

第二是在政治方面,直接導致2017年香港沒有了普選。反對派不贊成政府提出先經過提名委員會提名之後再進行的特首選舉,便發動一場所謂公民抗命式的抗爭,據說原意是發動群眾上街,一日之後齊齊去自首,目的是要逼爆監倉、逼爆法庭,企圖借此逼令政府讓步,推出沒有提名機制的普選。佔中客觀上的確嚇倒了一班原本可能支持政改的溫和民主派,令到政改方案最終被否決,但也逼不出所謂「真普選」。2017年沒有了普選,而普選亦遙遙無期。

查良鏞最近過身,當年在《基本法》起草時一直反對查良鏞提出的「雙查方案」的李柱銘如今說,查良鏞很有智慧,當年可能已經知道中方會接受什麼方案,如果當年接受了查良鏞的方案,香港如今已有普選了。泛民就是這樣,永遠不會汲取教訓,只會堅持己見,不贊成任何形式的妥協,結果就一事無成,還拖慢了民主發展。

第三、在文化方面,佔中鼓吹了一種暴力違法的文化,鼓勵年青人對於不喜歡的事情,都以武力去抗爭,並把暴力違法行為美化成所謂「以法達義」的行為。佔中雖然過去,但提出這些歪理的法律學者繼續在學校及老師之間宣揚這些理念,餘毒甚深。

佔中雖然過去,但佔中遺留下來的毒害卻沒有消失,更因為有傳媒將佔中浪漫化,在文化上的毒害更逐步擴散,影響深遠。中國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當時的領袖毛澤東發動了文化大革命,要以暴力違法形式,達至理想主義的革命目標,結果演化成全國武鬥。毛澤東去世,鄧小平上台,於1984年提出要「徹底否定文革」,對文革的定性不再含含糊糊。其實,對於違法佔中,我們也應該同樣堅決,要徹底否定佔中,徹底否定違法暴力抗爭的理論。違法不能達義,違法只會流血。有不同的政見,當然可以表達討論,但對任何違法的抗議形式,都應該堅決反對,不能夠夠隨著時間,過去而變得態度模糊,任由歪理不斷傳播。

盧永雄